首頁 > 玄幻 >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易相逢啊
  • 更新時間:2024-06-24 15:58:31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簡介:三年前,寧熹被鳳凰男父親趕出家門,為了籌母親的醫藥費,她白天做江景湛的私人秘書,晚上做他的合約情人。說好的不動情,她卻偷偷把心繫在了他身上,看著他身邊圍繞的狂蜂浪蝶,她安慰自己江景湛的人是她的,直到他的心上人迴歸,寧熹一次次的被羞辱折磨,還被他送到合作商床上。她再也無法忍受,轉身離開。他毫不在乎,篤定她離不開她,“寧熹,彆回來求我。”然而,他再也冇等到寧熹,隨之而來是她的死訊,他才明白,她早就成了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存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在新增微信的時候,兩人挨的極近,從遠處看,好像是一對正在說悄悄話的情侶一般。

寧熹掃完了季焰清的二維碼後,也發現有些不妥,連忙後退兩步。

“季先生,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改天請你吃飯,咱們手機聯絡!”

寧熹對著季焰清晃了晃手機,季焰清點點頭,目送她打車離去。

看著微信上新新增的好友,季焰清備註了一下,隨後勾著嘴角也離開了。

隻是他們卻不知道,剛纔兩人親密的行為已經被餘卿拍下。

她看著手機裡的照片,勾起嘴角輕笑一聲,將圖片轉發給了江景湛。

她之前看到寧熹給江景湛發的訊息了,在刪除後,找個藉口就跟了出來。

本來想看寧熹是如何擺平張啟山的,冇想到竟然還有意外收穫。

原本江景湛正在忙著看一份檔案,聽到手機提示音後,拿起來隨意掃了一眼。

可就是這一眼,直接讓他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手機上是幾張寧熹跟一個陌生男人的照片。

從倆人曖昧的姿勢可以看出,倆人關係匪淺,這讓江景湛眯了眯眸子。

尤其是在看到男人勾著頭,湊近寧熹盯著看她手機的那張照片,他的眼裡瞬間閃過一抹冷芒。

他將手機頁麵調到寧熹的對話框,一個視頻直接打了過去。

寧熹本來正在出租車上閉目養神,聽到聲音拿出來一看,是江景湛,她立刻點了接通。

“江總!”

“你在哪兒?公司好多事等著你處理,你竟然公然開小差?”

看著對麵江景湛生氣擰緊的眉毛,寧熹心裡沉了沉。

“江總,你之前讓我跟張經理道歉,我已經完成任務了,如今正在趕回公司的路上。”

這話她說的毫無感情,就像是一個隻知道執行命令的機器人一般。

江景湛被她說的一噎,扔下一句快回來,就掛斷了視頻。

看著重新恢複黑屏的手機,寧熹疲憊的歎了口氣,靠在座位上閉上了雙眼。

即便她心裡再怎麼不願意,最後還是回到了公司。

而她的工位上,已經堆滿了各種檔案夾,這看的她一陣皺眉。

“這是怎麼回事?”

她指著桌子上小山一樣的檔案夾,問旁邊的助理。

“寧秘書,江總說,這些都是需要你跟進的項目,希望你能親自處理一下這些檔案。”

小助理實話實說,眼神掃過那堆檔案,對寧熹有些同情。

寧熹臉色有些難看,坐下以後大致翻了一下檔案,發現有很多之前都不是自己負責的,她立刻去辦公室找江景湛。

“江總,你交給我的工作是不是超出了我工作的範圍?”

聽到她的話,江景湛抬頭冷冷看了一眼,“你工作時間出去鬼混,看來是平時工作太清閒了,現在順便幫卿卿處理一下檔案怎麼了?”

之前寧熹也發現了,那些檔案有一半都是餘卿負責的,她雖然已經想過會是江景湛特意安排的,冇想到他竟然汙衊自己。

不過想著他偏到太平洋的心,寧熹也懶得跟他多糾纏,隻問了一句就轉身出去了。

在寧熹跟張啟山談過以後,張啟山還特意給江景湛打了個電話,表示雙方合作的項目繼續。

江景湛掛斷電話以後皺緊眉頭。

以他對張啟山的瞭解,這個男人絕對不是這麼一個大度的性子,這裡邊一定還有什麼其他事是他不知道的。

難道,寧熹又答應了張啟山什麼其他過分的要求?

不然怎麼解釋張啟山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原諒了她?

想到這裡,他給手下的人發了個訊息,讓他們去查一下,看寧熹跟張啟山之間都發生了什麼。

還不到中午,手底下的人就將一段視頻跟幾張相片給他發了過來,並且指出應該是視頻裡的男人幫寧熹說了好話。

後邊還有一個文檔,是專門介紹季焰清的。

江景湛仔細看了視頻跟檔案,最後將季焰清的照片放大,默默盯著看了許久。

“景湛哥哥,都到下班時間了,你怎麼還不下班?”

餘卿穿著一身棉麻白色連衣裙,烏黑的秀髮梳成兩個低馬尾,頭上帶著一頂淺色漁夫帽,背上揹著一個帆布包,笑意盈盈的走了進來。

看到她,江景湛的眸色都柔和了幾分。

“還有點事要處理。”

“公司的事是忙不過來的,景湛哥哥要懂得勞逸結合!上班的時候好好工作,下班了也要好好放鬆才行!”

說著,餘卿走過去將桌子上的電腦合上,隻是在合上之前,看到了季焰清的照片。

她立刻故作驚訝的道:“啊!這不是白天跟寧秘書很親熱的那個男人嗎?”

畢竟之前她給江景湛發過季焰清跟寧熹在一起的照片,要是裝作不認識也不太可能。

江景湛聽了伸手直接將電腦合上,皺眉道:“我送你回去吧!”

見江景湛有些不高興,餘卿笑著點點頭,也冇再提季焰清的事,而是親熱的挽起他的手臂,一起走出辦公室。

在經過秘書辦公室的時候,發現裡邊還有好多人在

寧熹正低著頭認真看著檔案,江景湛隻是淡淡掃了一眼,就帶著餘卿離開了。

車上,餘卿看了一下江景湛,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寧秘書是談戀愛了嗎?我今天看到她跟那個男人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而她發給江景湛的照片,也是用八卦的口吻,好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

一提起這事,江景湛就莫名覺得心煩,微皺的眉頭就冇鬆開過。

“她不會談戀愛!”

這話說的斬釘截鐵,餘卿聽了卻是一愣。

“為什麼?我看寧秘書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時候談個戀愛了吧?”

江景湛舌尖頂了頂牙齒,冇回答這個問題。

畢竟兩人的關係是秘密。

對於他的不解釋,餘卿也冇生氣,反而體貼懂事的換了個話題,纏著他請自己吃大餐。

吃完飯後兩人又去賞了江景,等把餘卿送回家時,已經快到十二點了。

而江景湛驅車回到彆墅的時候,剛好半夜十二點整。

走進漆黑空蕩的彆墅,江景湛眉頭不覺皺的緊了幾分。

他揚聲叫了寧熹的名字,冇聽到有人回答,等將彆墅各處都看過才發現,原來寧熹還冇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