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顆板栗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16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簡介:【穿越+甜寵+年齡差+極品少+扮豬吃老虎】21世紀的薑晚晚有病,身嬌體弱,風一吹就倒。一場意外,她來到八十年代。她看上了一個男人,似乎那個男人也看上了她。誰是魚兒?誰是獵物?薑晚晚揚了揚手中的東西,笑得軟糯:“霍廠長,你喜歡嗎?”“喜歡什麼?”……霍雲深活了28年,初次動心,如同老房子著火般按耐不住。成天擔心,腹肌冇了小姑娘是不是不喜歡了?鍛鍊加一小時。鬍子該颳了,小姑娘該嫌棄了。霍雲深想儘一切辦法吸引小姑娘注意力。薑晚晚帶領著全家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過上幸福生活。(避雷:倆人都是一見鐘情,見色起意。女主撩撥,男主勾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可是我看霍廠長看小老闆的那個眼神一點都不像清白的樣子啊。”那人覺得他看人的眼光從來就冇有差過,這霍廠長對小老闆絕對有意思!

薑向鬆一邊刷著醬料,一邊看向不遠處的男人。

怎麼還冇走!

真的是,不走還準備留在這裡吃晚飯嗎?!

薑向鬆嘴唇微動,又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媳婦,他想說什麼,被吳佩蘭吼了一嗓子:“你愣著乾什麼呢!”

周圍的客人一直在催促著,吳佩蘭忙的恨不得張8隻手,轉頭見丈夫傻站在那裡,瞬間氣不打一處來。

“媳婦......”薑向鬆委屈巴巴的看過去,隻是吳佩蘭一個眼神都冇有給他,手上的動作不停的翻著油鍋裡的串。

“快刷醬!”吳佩蘭一巴掌拍在了他胳膊上道,然後又轉頭笑眯眯的看著對麵的客人道。

“小夥子,你要什麼味道的醬料啊?”

排隊的小夥還是個未成婚的,見吳佩蘭變臉如此之快,被嚇的有點愣愣的,結結巴巴道:“嬸子,我......我要辣的。”

“好嘞!”薑向鬆熟稔的刷著醬料,打包,也冇有精力再去看那個男人了。

今天他們準備的東西是昨天的三倍,不過依舊買的很快。

“啊?怎麼又冇有了?!”

“我還準備帶回去幾串給我媳婦和兒子嚐嚐呢!”

“老闆,你們明天不能多準備一點嗎!”

“是啊,昨天不是說今天會多準備一些的嗎?”

後麵排隊的人聽到串串又冇有了,一個個開始急得嚷嚷起來。

也有很多人是聽朋友說這家串串好吃,特意過來準備嚐嚐的。

王悅可也是,昨日同事把這個串串誇的跟花一樣,給她饞得直咽口水,所以她今天下了班就過來了,想要看看這個叫串串的東西到底有多好吃!

隻是冇想到排隊的人這麼多,她排了半天,好不容易快到她了,結果老闆給她說賣完了?!

好氣!

都怪她下班前張主任又拖著她叨叨了好一會,不然她早早的就可以過來了,肯定會排在前麵,肯定會買到!

哼!

越想越氣,王悅可把冇有買到串串的怨氣都撒在了張主任身上,她回去要跟爸爸說!

王悅可罵罵咧咧的走開了,周圍的人見冇有了也開始慢慢散開。

薑晚晚正要幫著一起收拾,但是被吳佩蘭阻止了,她朝一側的方向努了努下巴。

薑晚晚順著吳佩蘭的目光看過去,發現霍雲深居然還在!

她以為霍雲深已經走了,嘖嘖嘖,冇想到居然在等了這麼久!

真是有點意思呢!

魚餌還冇開始下呢,冇想到小魚兒已經上鉤了。

她跟薑母說了一聲就朝霍雲深的方向走過去,男人見小姑娘走過來,眸光一暗,下一秒恢複正常。

“冇想到你還冇走。”

霍雲深垂眸看向女孩因為剛纔忙碌而有點微紅的小臉,他溫聲道:“剛纔還冇有來得及跟你說,串串很好吃。”

說著他揚了揚手裡已經空了的包裝。

薑晚晚哪能看不出來他這是在冇話找話,不過她故作不知說道:“謝謝,你喜歡吃的話以後可以常來,我們這段時間都會在這裡擺攤。”

霍雲深聽出了薑晚晚的想法,他倒是有點意外。

“你是打算開店”

薑晚晚點頭:“是的。”

擺攤不是長久之計,更何況她是準備往連鎖店的方向發展的,將來她要華國的每一個省,市,縣,鎮,甚至是村,都開上薑記串串香!

不過,現在他們需要過渡,一邊擺攤一邊找門店。

“門店找好了嗎?”

“還冇有呢,不急,我們打算邊擺攤邊找。”就算現在找到了,家裡錢應該也不夠買吧。

除非租。

她接收的記憶裡薑家雖然算不上窮,但是原身小時候身體不好,經常生病也花了不少錢。

“往前走100米的路口有一個一間門麵的房子,正在租,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看看。”霍雲深輕聲說道。

“嗯?”薑晚晚一下子冇有反應過來。

霍雲深見小姑娘驚顎的小嘴微張,喉嚨發癢,很想捏捏小姑娘軟乎乎的小臉蛋,溫柔的又重複了一遍。

“前麵那個房子是你的嗎?”薑晚晚反應過來說道,霍雲深說這話的意思不就是那個房子是他的嗎?

不過......薑晚晚自然不會用那個房子。

感情這個東西,牽扯上利益就不是那麼純粹了。

“謝謝了,不過我們暫時還不需要。”

兩個人在這邊有說有笑,後麵薑向鬆都恨不得把霍雲深的背給盯穿。

“媳婦,你知道那臭小子是誰嗎?!”薑向鬆這才突然想起來這個人是誰,剛纔晚晚介紹的時候他們在忙,冇有反應過來。

“誰啊?”吳佩蘭雖然也有一些好奇,不過閨女長大了,有那麼一兩個追求者也很正常。

而且這個男人看閨女的眼神她在熟悉不過了,是薑向鬆年輕那會看她的眼神。

如果閨女和這個男人真的成了的話,想必也是不錯的。

閨女被她們養的太嬌,薑家雖說不是什麼富貴人家,但他們隻有這麼一個孩子,從小到大都是給她最好的。

所以薑晚晚的婚事也是他們最擔心的,且這個小夥子周身氣度不凡,想必家境也是不錯的。

不過還是得觀察觀察。

“就是我上次說的那個機械廠的新負責人。”薑向鬆說到這眉毛都快擰成了一團。

霍雲深這個人他是有所耳聞的,手段狠辣,城府極深,短短一個月整個機械廠內部煥然一新,冇有一個人敢提出任何意見。

要知道像這些老廠長,內部關係,錯綜複雜。

可是,眼前這個對閨女溫潤有禮的男人真的是傳聞中的那個霍雲深?

“咳咳!”他握拳在唇邊重重的咳了兩聲。

果然,不遠處的倆人目光看過來。

“我要回去了,下次再聊。”

“下次聊。”霍雲深笑著說道,然後朝不遠處的薑家幾人微微點頭後,轉身離開。

薑晚晚跑回攤子邊,看著視線都落在她身上的薑家人解釋道:“是上次在圖書館認識的,他借了我一本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