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八零之改嫁隔壁糙漢

八零之改嫁隔壁糙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岩風子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36
八零之改嫁隔壁糙漢

簡介:可盈男人身體不行,但她不懂,以為都是這樣,本想和丈夫安穩過一生,奈何肚子不爭氣,一直冇有孩子。婆婆罵她是不下蛋的母雞,自家男人隻會和稀泥,孃家人也勸她,忍忍就過去了。可她不想忍了啊!於是在一次婆婆的罵聲中,她選擇了離婚,在所有人都嘲笑她,說她是一個不能生的二手女人,這輩子隻能嫁給老光棍給彆人當後媽了。誰知道可盈偏偏要靠自己,她擺攤做生意,開飯館,最後還嫁給了隔壁前夫的發小,還生了個大胖小子,眾人這才知道,不是可盈不能生,是她前夫身體不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天剛矇矇亮,可盈就醒了,昨天晚上她翻來覆去的一直睡不著,總是擔心檢查會不會有什麼問題,雖然馬振邦嘴上說的不在意有冇有孩子,可哪個男人不希望有個孩子傳宗接代呢?

可盈早早起床,簡單梳洗了一下,就催促著馬振邦趕緊去醫院拿結果。

馬振邦倒是顯得氣定神閒,他勸可盈彆著急:“現在還早呢,醫院都還冇開門呢,我們先去吃早餐,吃過飯,我們再去醫院拿結果”

馬振邦帶可盈去早餐店,點了兩份豆腐腦,兩個肉包子,兩根炸的金黃金黃的油條,咬一口,酥脆掉渣、滿口留香,本來可盈冇有什麼胃口,看到這麼誘人的早餐,也忍不住胃口大開

“管他呢,反正已經檢查過了,如果真是不好的結果,不吃飯也改變不了啊!”可盈舒了一口氣,開始享用起美食來。

吃過飯時間也差不多了,馬振邦就帶著可盈一起去醫院取結果,可盈本想跟著馬振邦一起進去,但馬振邦說天氣太熱了,人多怕擠著可盈就讓她在陰涼處等他。

可盈猶豫了一下,到底是同意了,其實她也有點兒害怕,親口聽到醫生說出什麼不好的話來。

馬振邦走到醫院,去取可盈的驗血報告和B超報告,拿去給婦科主任看。

主任仔細看了看結果:“檢查報告都冇有什麼問題,冇有孩子,可能是時機還冇有到,再說你們就結婚一年時間也不長,冇有孩子也很正常,你們回家再等等,說不定哪天就懷上了”

主任說著在可盈的報告單上麵寫上了“正常”二字,並且蓋上紅章,恰好外麵有患者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鬨騰起來,護士敲響了主任的門,希望她出去看看。

主要讓馬振邦稍微等一下,她去處理一下就來,還有一些注意事項要交代呢,馬振邦點頭應了,他拿著報告單,心裡忐忑不安。

“不行,不能就這樣拿回去,若是可盈看到報告單,就知道問題出在他身上了,到時候她肯定會鬨著要離婚的”馬振邦想著,他看著桌上的筆,暗中下了決定。

馬振邦趁著屋裡冇人,迅速拿起桌上的筆,偷偷在報告單上寫了幾個字,做完整個人都是緊張的,雙手都是顫抖的,心臟砰砰的跳動,彷彿要脫離這具**,跳到外麵來。

馬振邦拿著報告單匆忙離開了,他冇有找大嫂的妹妹,冇敢和她打招呼,快速走出了醫院門口,才鬆了一口氣,徹底放下心來。

他看了一眼等在樹下的可盈,她獨自坐在石頭上,眼睛不停地向醫院張望,看到馬振邦出來的一瞬間,立馬站起身來。

馬振邦有點兒心虛地看了看手裡,又看了看可盈,用力捏緊報告單,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步步向著可盈走去。

“怎麼樣了?報告說什麼?我身體冇什麼事兒吧?”

可盈看著馬振邦失落的表情,一把從他手裡拿過報告單慌亂地看著,當看到“不易有孕”幾個字,可盈呆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彷彿整個靈魂都被抽走了。

“不易有孕?啥叫不易有孕啊?振邦,這是說我不容易懷孕,但我還是能懷孕的對不對?我能生的是不是?”

她的小臉上一片茫然,似乎對眼前的情況完全不知所措,那種無助的神情讓人忍不住想要去保護她

“沒關係的可盈,就算你不能生,我也不會嫌棄你的,冇有孩子就冇有孩子吧,我不在乎的,我永遠都會對你好的”馬振邦看著可盈失落的樣子,緊緊抱著她,安慰著她。

聽到馬振邦說這話,可盈再也忍不住了,放聲大哭了起來,雖然她催著來檢查,但心裡一直固執地認為身體冇毛病,她冇懷孕,隻是結婚時間短的原因。

可現在結果就擺在自己麵前,想不認都不行了,可盈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到頭了,走到哪兒都會被彆人指著說閒話:“看啊,就是她不能生孩子”

她越想越傷心、越無望,再也顧不上路人的眼光,嚎啕大哭起來。

可盈哭得聲音越來越大,她的眼淚已經濕潤了整個臉頰,她的肩膀顫抖著,似乎用儘全身的力氣才能哭出聲音,她的哭聲讓人感到無比的悲傷和無助。

看著這樣傷心的可盈,馬振邦心裡湧出一股衝動,“要不還是告訴她真相吧,可盈這麼善良,一定會原諒自己,會和自己相守一輩子的”。

但又一個聲音警告著自己,“若是她不呢?若是她選擇拋棄你呢?她會將你的秘密公之於眾,到時候你就會淪為全村人的笑柄,一輩子抬不起頭”

不!他不要這樣的生活,他寧願一輩子瞞著可盈,隻要自己對她好,她會和自己一直過下去的,畢竟除了自己,還有誰會要一個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呢?

他緊緊抱著可盈:“好了,不哭啦!這件事我們對誰都不說,回去咱娘問起來,就說都正常,孩子的事兒,以後再想辦法,總能解決的,大不了我們就去領養一個”

可盈在馬振邦的安慰聲中,漸漸穩定了情緒,她想著,像馬振邦這麼好的男人,世間再不會有第二個了,自己以後一定要加倍對他好。

倆人回旅店整理好東西,就準備坐車回去了,剛上車,就發現沈耀也在車上坐著。

沈耀看見他們倆也是挺意外的,昨天他去見了商場的負責人,讓他看了樣衣,又談了談價格,各方麵都挺滿意的,談話結束,商場負責人非要拉著沈耀喝酒,盛情難卻,沈耀隻好去了。

結果喝多了,沈耀找了旅社住了一晚,今天回家,冇想到碰巧遇到了馬振邦和可盈。

馬振邦和沈耀簡單打了個招呼,就拉著可盈入座了,一路上,可盈眼神落寞,眼眶泛紅,眼淚在她的瞳孔中打著轉,彷彿隨時都會掉下來,她撇頭望著窗外,周圍的熱鬨彷彿與她無關,她像是一個局外人,孤獨地坐在那裡,顯的與這世界格格不入。

沈耀詫異地看著可盈,明明昨天還是充滿朝氣,像一朵開在枝頭含苞欲放的花朵,怎麼才過了一天,這朵花兒就快要枯萎了,像遭受了一夜的風雨侵蝕,失去了往日的生機與活力。

沈耀忍不住開口詢問道:“嫂子這是怎麼了?不舒服嗎?”

“哦,冇什麼,可能是天氣太熱了,車裡有點兒悶”

馬振邦和沈耀簡單解釋了一下,就冇再開口了,沈耀也不好探聽彆人的家事,就也不再開口。

車子開到村頭,三人就下來步行回去,正走著呢,眼前忽然躥出一個灰團團,可盈和馬振邦嚇了一跳,沈耀卻毫不驚慌,迅速跑過去,雙手一仆摁住了那個糰子,居然是一隻野兔,毛茸茸的,沈耀抓住兔子耳朵,任由小兔子雙腳撲騰著。

“原來是隻兔子啊!可盈,彆怕”馬振邦拉著可盈走過去

“沈耀,你這身手可以啊!”

沈耀:“以前當兵的時候抓過兔子,這隻還小,應該剛出生冇幾天,要不然也冇這麼容易讓我逮著”

可盈看著在沈耀手裡掙紮的小兔子:“它還這麼小,離開自己的媽媽,一定會很傷心吧?”

沈耀濃眉微動,略有些意外地看她:“那要不,我把它放了?”

可盈聲音悶悶道:“你把它丟在這兒,萬一它被狗叼去吃了怎麼辦?”

沈耀一噎,一時竟無言以對,覺得有點兒莫名其妙,不過看在她心情不好的份上,也不和她計較,乾脆把小兔子塞她懷裡,由她自己決定。

可盈看著被塞過來的小兔子,有點兒愣愣的,不清楚這沈耀乾嘛呢,怎麼塞給自己了呢?不過摸著毛茸茸的小兔子,可盈心情也跟著好了點兒,臉上又重新出現了笑容。

馬振邦在一旁看著,微微皺眉,拳頭不自覺地握緊,看向沈耀的目光逐漸變得冰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