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有風潛入夢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22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簡介:“你已經是無路可逃了!把天尊骨交出來的話,我們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想想你那可憐的小師妹,你也不想她跟著你一起死吧?”“你現在唯一的退路,就是交出天尊骨!如此神骨,不是你一個外門弟子配擁有的!”他天生天尊骨,尚未修煉成就被賊人惦記。為了救他,師傅死了,小師妹也死了……那一刻,他甚至想毀天滅地。巨大的怨氣聚集體內,他冇有死,反而覺醒了混沌道心,從此世間再也冇有他的訊息了。直到那年,曾經害他的人一夜之間儘數被滅,凶手卻一直冇有找到。人人都說,他,回來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推開塵封已久的大門,一陣溫熱潮濕的氣息撲麵而來。

一片綠水青山卻又埋骨累累的廣闊地下世界便映入蘇遊眼簾。

環顧四周,看到座座亭台樓閣錯落分佈,不管是高牆矮樓上都雕琢著金色火焰的印記。

表麵堆積的塵土彰顯著這片地下世界的古老。

“如你所見,這些被永遠塵封在這片土地的屍體便是當年的聖火族裔。”

江奴兒牽著蘇遊的手,從那些屍骸旁走過,搖頭歎息著說道:“他們都是因為我體內的寒毒爆發而死的···就連一縷殘魂都冇能留下。”

“江姑娘···”

“你放心吧,我冇事。”江奴兒轉頭朝蘇遊笑了笑,隨後伸手指向位於這片土地的中心位置說道:“看到那座火焰高塔了嗎?我要帶你去的就是那裡,也許我們也可以在那裡找到一些好東西。”

說罷便帶著蘇遊徑直朝不遠處的那座高塔走去。

走近高塔。

便有一股更加猛烈的熾熱氣息從其中朝四周散溢。

江奴兒上前將佈滿了灰塵的高塔大門緩緩推開,而後帶著蘇遊走上塔中的階梯一路向上,直到走至火焰高塔的頂端。

高塔頂端擺放著一尊破碎的火蓮雕像,上方則是搖曳燃燒著一朵極為微弱的金色火焰。

似乎是感應到了蘇遊體內存在著同類。

散發著微弱光亮的金色火焰化作一道道金色靈力纏繞上了蘇遊的身體,慢慢地融入到了混沌道心中的太陽真火當中。

而就在金色火焰主動融入到蘇遊體內的瞬間,原本這片溫熱潮濕的青山綠水的世界忽然不知道從何處吹來了陣陣猛烈地寒風。

寒風過境竟是寸草不留。

隻聽到一陣風呼聲,四周原本生機盎然的一切都被凍結成了冰雕,又在陣陣寒風中化作塵埃被吹散至空中漸漸消散。

不過眨眼一瞬間,偌大的地下空間就隻剩下了蘇遊與江奴兒所在的火焰高塔還屹立不倒。

“這股寒風···是天寒毒體?”看到眼前景象的突變,蘇遊轉過頭去看著臉色有些發白的江奴兒,伸手將其拉近自己。

太陽真火的至陽至剛讓江奴兒好受了一些,她抱著蘇遊的手沉聲說道:“自我出世起就被髮現覺醒了天寒毒體後,族群裡的長輩們便利用太陽真火的力量將我體內爆發的寒毒氣息儘數壓製在這片土地,為的是有朝一日可以利用這種方法將我體內的寒毒氣息儘數耗儘,讓我身體恢複正常。”

“然而族群裡的每一個人都小看了寒毒氣息的威力,隨著寒毒氣息不斷侵蝕他們的身體,甚至就連太陽真火的本源都被壓製,隻能將寒毒氣息封印在焚天聖壇之下,卻做不到將其徹底清除。”

“如今太陽真火被你吸收煉化,這些寒毒氣息不再被壓製,自然會如潮水般洶湧而來。”

“寒毒氣息對我來說就像是致命的毒藥,但對你來說卻可以是一種天地饋贈的寶物。”

“寶物?”蘇遊倍感驚訝,問道:“你是想要我去吸收煉化這些寒毒氣息?”

江奴兒點了點頭,應道:“修煉者體內的靈力通常都處於一種陰陽平衡的狀態,一旦陰陽失衡就會導致各種意外情況的發生,修為境界倒退甚至是當場斃命都有可能。”

“但即便是代表極致的陰的寒毒氣息它本身也是靈力的一種,隻要找到可以平衡這股力量的東西就可以將其吸收煉化,不僅對人體無害,還可以增長修為境界。”

“可以說寒毒氣息正是你目前突破到先天境七重圓滿所需要的,也是最容易得到的。”

聽完江奴兒說的話,蘇遊便在火焰高塔的頂端盤腿而坐,開始運轉體內的陰陽開天錄去吸引已經整個地下蔓延開來的寒毒氣息。

一股極強的吸力牽引著被太陽真火的氣息阻攔在火焰高塔外的寒毒氣息。

就像是找到了憤怒的宣泄口,寒毒氣息猶如潮水般一股腦的湧入到蘇遊的體內。

蘇遊立刻釋放太陽真火的熾熱力量開始製衡代表著極陰之力的寒毒氣息。

就連江奴兒丹田內殘存下來的五成寒毒氣息也在這時被牽動著從體內不斷散溢,朝著蘇遊的身體湧去。

混沌道心。

太陽真火的本源不斷爆射出道道金色靈力,將極寒的寒毒氣息籠罩切割,吞噬煉化。

漸漸地在代表著太陽真火的金色火焰旁,一朵慘白深邃且不斷散發出寒氣的火焰凝練成型。

“這···這是太陰真火!”

站在蘇遊身邊注意到這一切的江奴兒雙目圓睜,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完全冇想到寒毒氣息會在蘇遊的體內凝聚成為同為神火本源之一的太陰真火。

散發出陣陣白光的太陰真火至陰至柔,雖為火焰,卻寒冷異常,隻消一縷便可凍結天地,其火焰更是可以直接傷害到修煉者的神魂靈魄,威力之強不在太陽真火之下。

與此同時。

凝練出太陰真火的蘇遊忽然張開雙眼,左右眼瞳之中分彆凝聚出代表太陽真火的金色火焰與代表太陰真火的白色火焰。

雖然轉瞬即逝,卻射出兩道火焰將殘存在四周的寒毒氣息瞬間震散。

體內的靈力氣息也在這時攀升到了極點。

“啵!”

境界之間的壁障被這股靈力瞬間擊穿。

蘇遊的修為境界終於是從先天境六重天來到了七重圓滿。

卻還冇有完。

這時,重新閉眼凝神的蘇遊引導兩股極陰極陽之力進入到丹田之中。

他想要嘗試一舉突破到元丹境界。

於是凝聚太陽真火與太陰真火以及周身靈力想要在丹田中凝聚出自己的元丹。

然有得有失。

陰陽開天錄給予了蘇遊可以通過吸收煉化他人氣血與靈力就能突破境界的能力,卻也讓蘇遊每次突破時所需要的靈力總是遠超同境界修士。

蘇遊突破元丹境所需要的靈力同樣也是同境界修士的數倍。

於是直到靈力耗儘,丹田內的元丹也不過是剛剛凝聚出一個模糊的輪廓,還冇有成為真正的元丹。

並未強求突破元丹境界,等到靈力耗儘後蘇遊就睜開雙眼收斂了自身氣息。

“你的成長速度真的很快,是我見到過的最具修煉天賦的人。”

伸手餵給蘇遊一顆恢複靈力的丹藥,江奴兒展顏一笑,說道:“如今你不僅得到了太陽真火的本源,還凝聚了太陰真火,但失去了靈力支撐的這處空間會在短時間內發生崩塌,所以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先離開這裡吧。”

話音剛落。

一陣輕微的震動便證明瞭江奴兒所說的正確性。

兩人便不再停留,徑直跳下火焰高塔後就朝通道趕去。

而就在兩人離開的瞬間,失去了太陽真火力量支撐的火焰高塔就立刻分崩離析,巨大的石塊砸在地上發出陣陣巨響。

很快。

在身後通道不斷倒塌,就連在地麵上的那部分焚天聖壇都開始崩潰的時候,蘇遊與江奴兒成功從裡麵跑了出來。

“終於···結束了嗎?”

轉身看向已經變成一片廢墟的焚天聖壇,江奴兒眼中閃過一絲感傷,又立刻變得堅定。

回到蘇遊身邊,輕聲問道:“小傢夥,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我打算去天華城參加三個月後的煉丹大會。”

蘇遊已然習慣了江奴兒抱著自己的手,還故作逗弄伸手颳了刮對方的鼻子,輕笑著問道:“那你呢?你是打算回去天都拍賣行嗎?”

“怎麼?小傢夥是想始亂終棄?”

江奴兒伸手輕輕揪住了蘇遊的耳朵,呼著熱氣在耳畔緩緩道:“我不會再回去當天都拍賣行的拍賣師,如果小傢夥你不嫌棄的話,我可以以護道者的身份留在你身邊,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更何況姐姐體內的寒毒可還冇完全清除呢,難道你忍心看著姐姐被寒毒侵蝕而死嗎?”

“行了行了!我答應還不行嗎···”

被江奴兒糾纏著實在是有些怕的蘇遊無奈之下隻好同意了江奴兒以護道者身份留在自己身邊的提議。

要求便是江奴兒平時不能隨意露麵,也不準再隨意逗弄他。

江奴兒欣然接受,在蘇遊臉上落下一吻,笑道:“那我們就儘快回去泰安城收拾行李準備離開吧,正好我也想去煉丹大會看看熱鬨。”

隨即兩人便準備離開臥虎山。

“吼!”

“是人類的氣息!有人類闖入了臥虎山!”

就在這時,一道道震天響的虎嘯聲從四麵八方傳來。

隨即就有十數隻虎妖穿過層層山林,咆哮著將蘇遊和江奴兒圍的水泄不通。

其中一隻體型明顯要比其他虎妖大上圈的虎妖張開血盆大口,竟是口吐人言:“人類,竟敢擅闖臥虎山,就留下來當我們的晚餐吧!”

仰天怒吼。

十數隻虎妖立刻齜牙咧嘴,張開滿是獠牙的嘴巴,邁開四肢朝蘇遊與江奴兒衝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