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之冉魏帝國

重生之冉魏帝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程誌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1:10
重生之冉魏帝國

簡介:衣冠南遷,胡狄遍地,漢家子弟被屠戮殆儘 血雨腥風,刀槍劍影,血性男兒的絕地反擊 以挽吾漢之既倒,扶華夏之將傾 他垂危受命,力挽狂瀾,創立大魏武卒,橫掃天下! 這裡有勇冠天下的冉閔、有東山再起的謝安、王羲之、王猛、劉牢之;魏晉士子風流俏佳人,花前月下,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恨纏綿 且看後世一個叱詫風雲的黑道大佬,如何玩轉五胡亂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排名是隨機的,不分先後。

毛當。

前秦武平侯,與石越齊名,並列秦之驍將。

公元370年,王猛督十將伐燕,攻克晉陽城後以毛當鎮守。

公元373年,前禁將軍毛當和徐成率三萬眾出劍門,入侵梁、益。

戰後,苻堅封毛當為梁州刺史,鎮關中。

公元378年,擔任右將軍的毛當和領軍將軍苟池、強弩將軍王顯率四萬眾出武當,會攻襄陽。

次年,毛當、王顯率二萬眾自襄陽東會合俱難、彭超攻淮南,六萬秦兵圍幽州刺史田洛於三阿,東晉朝廷大震。

東晉右衛將軍毛安之率四萬眾屯於堂邑。

毛當、毛盛率二萬騎兵突襲堂邑,毛安之等晉軍驚潰,但由於謝玄大敗俱難、彭超,是以此戰得不償失。

戰後,苻堅以毛當為徐州刺吏,鎮彭城,防備謝玄。

公元380年,苻堅置東豫州,以毛當為刺史,鎮許昌。

淝水之敗後,慕容垂反叛前秦,其侄慕容鳳連同燕國故臣之子王騰、遼西段延等起兵,歸附丁零人翟斌。

平原公苻暉派武平侯毛當討翟斌。

慕容鳳道:“鳳今將雪先王之恥,請為斬此氐奴。

”乃擐甲直進,丁零之眾跟隨,大敗秦兵,陣斬毛當。

由於毛當和石越併爲秦之驍將,苻堅使其助二子守河北,繼而相繼戰死,人情騷動,所在盜賊群起。

後毛當被追諡為武侯。

梁成。

前秦猛將,其父為前秦開國功勳梁平老。

苻生為帝時,梁平老擔任禦史中丞,與苻堅交好。

由於苻生殘暴不仁,酗酒怠政,梁平老率先建議苻堅取而代之。

苻堅繼位之後,以梁平老為尚書右仆射,後委任為持使節、都督北蕃諸軍事、鎮北大將軍,封朔方侯。

梁平老鎮守北地十餘年,匈奴、鮮卑等族既憚且愛。

公元372年,梁平老積勞成疾,病卒。

苻堅追諡為“桓侯”。

梁成身為將門虎子,通曉兵法,深得苻堅之信任。

公元370年,王猛遣梁成、鄧羌攻打榮陽,擊退燕樂安王慕容臧。

滅燕之後,苻堅以功封中壘將軍梁成為兗州刺史。

會攻襄陽之戰後,梁成被委任為荊州刺史,配兵一萬,鎮襄陽,以防東晉。

淝水之戰中,苻堅任命衛將軍梁成作為先鋒,率五萬眾屯於洛澗,柵淮以遏晉軍。

謝石、謝玄等距離洛澗二十五裡處駐軍,忌憚梁成的驍勇,不敢靠近。

晉將胡彬糧儘,遣使告謝石等道:“今賊盛,糧儘,恐不複見大軍!”秦軍捕獲信使,送於陽平公符融。

符融大喜,飛報苻堅道:“賊少易擒,但恐逃去,宜速赴之!”苻堅便留大軍緩行,自率八千輕騎趕至前線,並派遣東晉降將朱序去說降謝玄等人。

朱序來到晉軍中,對謝石、謝玄道:“若秦百萬之眾儘至,誠難與為敵。

今乘諸軍未集,宜速擊之;若敗其前鋒,則彼已奪氣,可遂破也。

”謝石聽聞苻堅在壽陽,甚是恐懼,欲堅守不戰。

謝琰勸謝石聽從朱序之言,於是,謝玄派大將劉牢之率五千北府軍精銳偷襲洛澗。

劉牢之軍未至洛澗十裡內,身經百戰的梁成已然沿岸列陣以待。

劉牢之見偷襲不成,決意一鼓作氣直渡洛澗,及兩軍相交,北府軍大破秦軍,陣斬梁成和弋陽太守王詠;劉牢之又分兵斷其後路,秦軍步騎皆崩潰,爭渡淮水逃離,死者達一萬五千餘人。

洛澗之戰後,秦、晉兩軍局勢逆轉,劉牢之為謝玄的淝水之勝打下堅實基礎。

楊定是楊宋奴之孫,楊佛奴之子。

公元337年,仇池氐王楊毅被族兄楊初襲殺,楊初自立為仇池公。

公元355年,楊毅幼弟楊宋奴刺殺楊初;楊初之子楊國複殺楊宋奴,並繼為仇池公。

楊宋奴之子楊佛奴、楊佛狗投往前秦苻堅處,苻堅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楊佛奴之子楊定,並拜為尚書領軍。

關於楊安和楊定的關係,我一度困惑過,併爲此查閱了李祖桓先生所編寫的《仇池國誌》,裡麵提到《晉略》的一條評述:“史載楊安,一以為還國,一以為留秦......安與佛奴父祖相仇殺,先後奔秦,安為大將而佛奴晏然與之同朝。

”這點正是我所不解的。

楊安和楊定之間有血海深仇,但前者為前秦大將,後者為苻堅女婿,雙方如何相處?很遺憾,冇有人能給出答案,我們隻能在這裡做無用的感歎。

楊定被認為是前秦最後的將星,他的首次出場就在苻堅的危難之際。

公元385年,慕容衝與前秦左將軍苟池、右將軍俱石子戰於驪山,大敗之。

困守長安的苻堅欲派遣部將前去迎戰,這才發現昔日將星雲集的帳下竟無人可用。

這時候,他的女婿楊定挺身而出,率軍去抵禦慕容衝。

或許是慕容衝輕視這位名氣不大的前秦皇親,楊定的初戰大獲全勝,俘虜鮮卑萬餘人。

苻堅見此大喜,將這些鮮卑人悉數坑殺,以泄心頭之恨。

儘管楊定接連獲得幾場勝利,但他無法改變前秦的頹勢。

慕容衝依舊包圍住長安城,並縱兵暴掠,以致關中士民流散,道路斷絕,千裡無煙。

這種局麵延續至五月,楊定在一次戰鬥中意外遭擒,讓苻堅徹底喪失抵抗的信心。

於是,苻堅相信讖語“帝出五將久長得”,率領數百騎從長安逃往五將山,後殞命於姚萇之手。

楊定遭擒之後,西燕尚書令高蓋欣賞他的才華,將他收為義子。

冇過多久,慕容衝派高蓋率五萬眾討伐後秦,結果高蓋大敗,降於後秦。

隨軍出征的楊定趁機逃跑,去隴右收集舊部。

他很快在曆城站穩腳跟,並自稱龍驤將軍、仇池公;後又取天水、略陽之地,自稱秦州刺史、隴西王。

及苻丕繼位後,楊定向其稱臣,並邀苻丕共擊後秦為苻堅報仇。

公元394年,前秦末主苻崇為梁王乞伏乾歸所逐,遂投奔楊定。

楊定率眾兩萬和苻崇討伐乞伏乾歸,而乞伏乾歸派軻彈、詰歸率眾三萬抵抗,雙方戰於平州,楊定小勝。

軻彈、詰歸畏懼引退,其司馬翟瑥激勵主帥,軻彈便儘眾而出,終大敗楊定。

這位重振仇池的一代名將和前秦末代君主苻崇一起死於亂軍之中,由於他冇有子嗣,是以堂弟楊盛稱仇池公,追諡楊定為武王。

楊安是仇池國君主楊初之孫,仇池公楊國之子。

公元356年,楊俊(楊國的叔伯)謀殺楊國,並自立為仇池公,楊安隻有避難於秦國。

苻堅繼位以來,楊安屢次參與軍事,多有戰功,獲封前將軍。

公元370年,王猛和鎮南將軍楊安等十將率六萬步騎以滅燕。

次年,楊安以功加封為使持節、都督益、梁州諸軍事、梁州刺史。

同年,楊安隨西縣侯苻雅攻仇池,大敗仇池主楊纂於峽中。

楊纂麵縛出降,苻堅加楊安為都督南秦州諸軍事,並鎮仇池。

公元373年,東晉梁州刺史楊亮攻打仇池,為楊安所敗;冬,苻堅派眾攻打梁、益,楊安趁勢克梓潼。

前秦兼併梁、益二州後,苻堅以楊安為益州牧,鎮成都。

公元378年,時任荊州刺史的楊安擔任前鋒,同征虜將軍石越一起兵出魯陽關,參與會攻襄陽之戰。

此後,史書中再也冇有出現楊安的名字。

公元380年,苻堅以左將軍都貴為荊州刺史,由於苻堅調任將領的頻率實在過快,所以我們無法確定都貴是否接任楊安。

不過我查詢那一年苻堅委任刺史的記錄,絲毫找不到楊安的蹤跡。

想來楊安很可能在此期間去世,又或是告病卸職。

徐成是前秦的一員猛將,可惜史料記載太少。

據《太平禦覽》有錄:“徐成純直亮,素為王猛所知,長不滿六尺,醜極當時。

”伐燕之戰中,王猛命徐成偵察燕軍陣營,約以中午;冇想到徐成及至黃昏才返回,王猛惱怒,欲行軍法問斬。

鄧羌求情道:“今賊眾我寡,詰朝將戰;(徐)成,大將也,宜且宥之。

”王猛道:“若不殺成,軍法不立。

”鄧羌再次求情道:“(徐)成,羌之郡將也,雖違期應斬,羌願與成效戰以贖之。

”王猛不許。

鄧羌大怒還營,擂鼓召集部眾,欲攻打王猛的營寨。

王猛強忍怒火,責問其故,鄧羌道:“受詔討遠賊;今有近賊,自相殺,欲先除之!”王猛聞言,拍腹大笑,稱讚鄧羌“義而有勇”,安撫道:“將軍止,吾今赦之。

”徐成獲準將功贖罪,鄧羌遂罷兵拜謝,王猛拉著鄧羌的手道:“吾試將軍耳,將軍於郡將尚爾,況國家乎!吾不複憂賊矣!”雖然這一則故事是徐成僅有的記述,但主要卻說得是王猛和鄧羌的衝突,尤其是王猛在鄧羌翻臉後的應對,為北魏崔鴻讚道:“猛能容其所短,收其所長,若馴猛虎,馭悍馬,以成大功。

”緊接著,鄧羌向王猛求官,得許後持矛衝入燕軍之中,隨同者有張蠔、徐成等人。

滅燕之後,苻堅封射聲校尉徐成為幷州刺史。

公元371年,徐成隨苻雅、楊安征仇池。

公元373年,升為鷹揚將軍的徐成和毛當率三萬眾出劍門,攻打梁、益。

淝水之戰後,徐成在抵抗姚萇的叛軍時兵敗被俘,姚萇對前秦舊將甚加禮遇。

公元392年,姚萇病危,其子姚興納部下之言,儘殺前秦舊將,徐成亦在其中郭慶。

前秦猛將,擅奔襲、迂迴。

公元370年,王猛伐燕,慕容評率三十萬燕軍以拒秦。

王猛見燕軍人心不穩,乃遣遊擊將軍郭慶率五千騎兵,連夜從小道繞至慕容評營寨後方,燒燬燕軍輜重,火光連鄴城中亦可得見,燕主慕容暐為之大懼。

鄴城告破後,慕容暐攜部分大臣逃往龍城,苻堅派遊擊將軍郭慶追趕,及於高陽,俘獲慕容暐等人;宜都王慕容桓奔往遼東,郭慶遣部下硃嶷追擊,斬殺慕容桓。

戰後論功行賞,郭慶僅次於王猛、鄧羌、楊安,苻堅封其為持節、都督幽州諸軍事、幽州刺史,鎮薊,賜爵襄城侯。

公元376年,苻堅討伐代國,擔任右禁將軍的郭慶隨苻洛率二十萬步騎出征,大敗拓跋什翼犍。

此後郭慶不見於史書,會戰襄陽無其蹤影,想必病逝或引退。

石越不僅為一名能征善戰的將領,還頗具謀略,擅判大局。

公元369年,苻堅派黃門郎石越出使燕國,慕容評示之以奢,欲以誇燕之富盛,石越回國後進言燕國可攻。

公元378年,征虜將軍石越率一萬精騎出魯陽關,及秦兵至沔北,東晉梁州刺史朱序認為秦軍無舟楫,不以為虞。

冇想到石越率五千騎兵浮渡漢水,突至襄陽城下,朱序惶駭,唯有固守中城。

緊接著,石越攻克襄陽外城,獲百餘艘船以濟其他軍隊,苻丕大軍得以狂攻襄陽中城,使得桓衝擁七萬眾不敢進前。

公元380年,苻洛謀反,時任屯騎校尉的石越自東萊率騎一萬,再次浮海突襲和龍城,斬殺平規(後燕還有一個平規),幽州悉平。

苻堅以功封其為平州刺史,鎮守龍城。

公元382年,苻堅在太極殿提出南下伐晉之事,擔任太子左衛率的石越反對道:“今歲鎮守鬥,福德在吳。

伐之,必有天殃。

且彼據長江之險,民為之用,殆未可伐也!”苻堅道:“昔武王伐紂,逆歲違卜。

天道幽遠,未易可知。

夫差、孫皓皆保據江湖,不免於亡。

今以吾之眾,投鞭於江,足斷其流,又何險之足恃乎!”石越又回道:“三國之君皆**無道,故敵國取之,易於拾遺。

今晉雖無德,未有大罪,願陛下且案兵積穀,以待其釁。

”苻堅不聽,終遭淝水之敗。

淝水之敗後,慕容垂辭彆苻堅,前來鄴城。

石越勸苻丕道:“慕容垂,燕之宿望,有興複舊業之心。

今複資之以兵,此為虎傅翼也。

”及慕容垂不允入祖廟,毀亭殺人,石越又進言道:“(慕容)垂敢輕侮方鎮,殺吏燒亭,反形已露,可因此除之。

”苻丕道:“淮南之敗,(慕容)垂侍衛乘輿,此功不可忘也。

”石越道:“垂尚不忠於燕,安能儘忠於我?失今不取,必為後患。

”苻丕不從。

石越無奈告退,對左右道:“公父子好為小仁,不顧大計,終當為人擒耳。

”慕容垂反叛後,其子慕容農拉攏其一批舊部起事,苻丕派石越率一萬餘步騎討伐。

慕容農對部下道:“(石)越有智勇之名,今不南拒大軍而來此,是畏王而陵我也;必不設備,可以計取之。

”由於石越所部軍心不穩,故不敵慕容農之軍,幾次失利後,石越死於陣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