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

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白玨與蝶
  • 更新時間:2024-05-28 19:02:24
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

簡介:新晉社畜薑若梨熬夜加班猝死,穿進了一本架空世界的古代言情小說,成為了書中赫赫有名的鎮國公府家的養女。好訊息是,鎮國公府地位尊貴,吃喝不愁,大將軍的三個兒子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壞訊息是,這一大家子全是阻礙男主奪取帝位的絆腳石,書中妥妥的反派,每個人都不得善終。而她,隻是書中一個打醬油的路人甲,最後和一眾仆人死在抄家滅族的屠殺中。薑若梨:……看著溫潤如玉的大哥,薑若梨惋惜:【我的白月光大哥啊,想到你被人陷害科考舞弊案,最終慘死獄中,我就心痛啊!】薑家老大:小妹在詛咒我?看到打仗歸來卻帶回個女子的二哥,薑若梨無語:【二哥這戀愛腦不用可以捐了,她肚子裡的孩子根本不是你的啊!】薑家老二:不要怪我我隻是一個純情小男生。薑家人:那老三呢?【三哥啊,不過是被人挑斷手筋腳筋扔到河裡餵魚罷了。】薑家老三:我能聽到小妹心聲,牛哇牛哇!突然有一天,薑若梨發現這一家子反派不但冇有慘遭毒害,地位反而直線上升,而男主卻越來越慘。而本該暴斃身亡的終極大boss,順順利利登上皇位,轉頭握著她的手深情表白:你願不願意做我的皇後……薑若梨:好好好,大家全都癲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當今聖上有四個孩子,三個皇子和一個公主。

大皇子蕭玉琰,為後宮柔妃所出,性情憨厚,前兩年搬去宮外的府邸生活。

二皇子蕭玉璟為當今太子,是當朝皇後唯一的孩子,才思敏捷,行事穩重,如今協助處理朝政也是遊刃有餘,是大承極其合格的儲君。

三皇子蕭玉珩,乃後宮寵妃嘉貴妃所出,性情溫和,不乾政事,因嘉貴妃疼愛兒子,聖上特地準許蕭玉珩在宮中居住,哪怕他已到了出宮的年紀。

公主蕭玉瑤,與大皇子一母同胞,性格卻與皇兄截然相反,活潑任性,很會哄聖上開心。

聽到剛剛的話,太子蕭玉璟緊緊皺眉。

是誰膽大包天,敢在公主府詆譭皇子,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蕭玉璟環顧四周,發現除了公主府的下人外並無其他人。

難道是他的幻覺?

可剛剛的那道聲音明明那麼清晰......

蕭玉璟斂下思緒,抬腳向花廳走去。

“太子殿下駕到!”

隨著一聲唱和,花廳裡又嘩啦啦跪了一片。

薑若梨忍不住吐槽:

【這哥倆就不能一塊來麼!】

又聽到這個聲音,蕭玉璟一愣。

不是他的幻覺。

但看在場的人麵色平靜,蕭玉璟心想,莫非這個聲音隻有他能聽到?

這個陌生的女聲,會是誰呢......

掃了一眼女眷的方向,蕭玉璟淡淡開口道:“平身吧。”

“謝太子殿下!”眾人齊聲道。

薑若梨站起身,偷偷向太子看去。

一身鎏金廣袖長袍,鏤空金玉腰帶收緊,寬肩窄腰,顯得更加氣度不凡。

頭戴雲紋金冠,五官俊美,麵容如玉,那雙眼睛卻如一汪深潭,深沉的讓人不敢直視。

薑若梨對上蕭玉璟的視線,趕緊低下頭。

呼,真可怕。

這可是終極大BOSS,隨時隨地殺人的那種。

蕭玉璟信步向前,在上首落座,眾人見此紛紛回到自己的位置。

因為太子的到來,原本還有些喧鬨的花廳此刻異常寂靜。

都說太子為人謙遜,可立儲十二年,能將太子之位坐得如此穩固,自從聖上身體不好後,蕭玉璟便開始輔助處理朝政,手段殺伐果決,頗有幾分先皇的淩厲。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如外表那般溫和?

看到太子到來,蕭玉珩眼中閃過一抹陰鷙。

麵上笑意加深,溫聲道:“難得皇兄有如此閒情雅緻,這賞菊宴怕是有好多年不曾參加了吧。”

蕭玉璟略一點頭,開口道:“近來無事,便來姑母府上湊湊熱鬨。”

寧陽長公主聞言,打趣道:“能得太子殿下賞光,本宮還真是榮幸。”

說罷,麵帶笑容,對下麵的人說道:“大家不必拘束,都放開些,不然本宮可將太子趕回去了。”

眾人聞言一笑,看著這天家三人,到底也不敢太過放肆,隻是小聲交談起來。

薑夫人與旁邊的朝臣夫人攀談起來,薑若梨坐在位置上,眼睛正盯著麵前矮桌上擺放的一疊菊花水晶糕出神。

半透的水晶糕中夾著點點菊花花瓣,上麵撒了一層乾桂花做裝飾。

一看就很好吃。

薑若梨內心肯定道。

但是她在來時的路上吃了不少點心,現在肚子還有些脹脹的。

聽孃親說一會還有午宴,眼下是不能再吃了。

薑若梨遺憾的揉了揉肚子。

這時,有人問道:“長公主殿下,今年賞菊宴可否還有賦詩會?”

薑若梨一激靈,賦詩會!

差點忘了正事......

寧陽長公主聞言,笑道:“自然,今年還和往年一樣,以“菊”為題作詩。拔得頭籌者,今年的賞賜是一代名家顧亭琅的畫作——”

“《千山飛鳥圖》”

嘩——

此話一出,底下一片嘩然。

顧亭琅身為大承名家,其畫作深厚凝重,雄壯逼真。

在他逝世後,作品更是被抬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一畫難求。

寧陽長公主竟將如此難得的作品當作獎賞,饒是對作詩冇有興趣的人也有些蠢蠢欲動。

薑若梨沉吟。

【我記得男主就是在賦詩會上認識的駙馬爺私生子。】

【私生子一首秋日絕句驚豔眾人,大出風頭,這才讓三皇子注意到,後來在三皇子的協助下考取狀元,日後在朝中成為扳倒太子的有力乾將。】

【就是不知道哪一個是啊......】

聽到這個聲音,蕭玉璟眉頭一緊。

駙馬爺的私生子?

餘光看向蕭玉珩。

老三麼......

越發好奇這聲音是從何處傳來。

薑若梨的話讓薑夫人和薑辭錦麵色微凝,原來這時候三皇子就已經開始謀劃了......

母子倆對視一眼,絕對不能讓三皇子和那人接觸到!

思及此,薑辭錦將小廝福安招過來,對他耳語幾句,便將他吩咐下去。

有著《千山飛鳥圖》作誘惑,賞菊賦詩會也開始了。

不一會,薑辭錦身邊的小廝也回來了。

聽著場內一首首詩作,薑若梨腦海中靈光一閃。

她記得這個私生子的詩,好像是......

趕忙招呼了下福果,在她耳邊一陣嘟囔,過了好一會,問她:“都記住了嗎?”

福果點點頭,心想您都跟我說三遍了。

“去吧。”薑若梨道。

福果便急匆匆去找福安,又對著福安耳朵一陣嘟囔,問:“你記住了嗎?”

福安摸摸鼻子,點頭道:“差不多吧。”

“你一定要記住啊,這可是小姐特地囑咐的。”福果焦急道。

福安點點頭,福果又悄悄對他說了一遍,待確信福安都記住了,兩人才分開。

福安來到薑辭錦旁邊,將薑若梨所說的內容悄悄轉述給他。

薑辭錦聽完,眼睛一亮,看向薑若梨。

小妹啊小妹,真有你的。

接收到薑辭錦的視線,薑若梨微微一笑。

二哥,看你的了!

這時,寧陽長公主身邊的嬤嬤說到:“下麵哪位貴人願意賦詩?”

“我來!”薑辭錦舉了下胳膊,朗聲道。

“嗤——”一陣嗤笑自席間傳來。

“我說三少,什麼時候你也能作詩了?”薑辭錦的好友揶揄道。

薑辭錦麵上微紅,嗆聲道:“小爺願意!你管得著麼。”

說完,麵向上首,開口道:“三位殿下,麵對公主府內如此美景,臣心有感慨,詩興大起,還請三位殿下指教。”

看著薑辭錦這耍寶的樣子,寧陽長公主忍俊不禁:“你且說來聽聽。”

“臣遵旨。”薑辭錦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秋菊盛開映日輝,清香四溢沁心懷。金風送爽傳佳訊……”

最後一句是什麼來著?

薑辭錦看向薑若梨,薑若梨無聲的朝他做口型。

“金風送爽傳佳訊,玉露沾珠潤國台!”

話音剛落,整個花廳內鴉雀無聲。

眾人驚訝地看向薑辭錦,誰也無法相信向來紈絝的薑家老三能作出如此驚絕的詩句。

將賞菊與家國情懷聯絡起來,恰逢前段時間薑家小將軍大勝北辛國,京都正是一片喜氣洋洋的景象,這首詩實在太應景。

“好一句`玉露沾珠潤國台',不愧是鎮國公老將軍的兒子,好詩!”蕭玉璟稱讚道。

寧陽長公主錯愕之後,心下也十分高興:“確實是首好詩,看來今日有望爭一爭頭籌啊!”

蕭玉珩眯了眯眼,薑家老三何時有了這等才情?

眾人紛紛誇獎,稱讚薑小公子胸有大義,真是才情無雙。

薑辭錦難得被誇的有些臉紅。

平時聽到的評價不是說他不務正業就是說他紈絝,陡然一群人誇他還怪不好意思的。

唯有一人,內心無法平靜。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有人跟他用了一模一樣的詩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