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秋收玉米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52
此生隻做逍遙王

簡介:顧幸一朝穿越,本以為自己就是天命之子,拚儘一切算儘一生,結果最後卻隻落了孤家寡人一枚,毒酒一杯。時光回溯一切重來,顧幸心態擺正,徹底躺平,那個位置誰愛坐誰坐,反正自己不坐,重新來過的顧幸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前世打了一輩子仗了,難道今世還不該享受享受嗎?杯中美酒,懷中美人,遊遍天下,豈不快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來嚐嚐這魚湯,這可是母妃親自下廚熬得哦,”三人落座,顧幸先為賢妃盛了一碗,然後又為顧夢盛了一碗,開口笑道。

“母妃親自做的?”顧夢一聽兩眼一亮,趕忙低頭品嚐了一口。

露出了一副滿足的表情!

顧幸也為自己盛了一碗,低頭喝了一口!

熟悉的味道瞬間在整個口腔爆炸開來,久久不曾散去。

“母妃,快再給我一碗,”在賢妃身邊,顧夢從來冇有一個公主該有的端莊樣,就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一碗魚湯三兩口就見了底。

雙手捧著一個空碗,眼巴巴的看著賢妃!

“你呀,”賢妃眼神輕輕瞪了顧夢一眼,伸手接過顧夢手中的空碗,為其盛滿了魚湯。

看著眼前的一幕,顧幸滿臉笑意,曾幾何時自己好像也是如同顧夢這丫頭一般,在母妃麵前,隻會一味的伸手索取。

卻從未想過是否應該,母妃是否會為難!

彷彿一切都是天經地義的一般!

現在想想,是多麼的可笑,多麼的混賬!

“哥,你想什麼呢,想的如此出神?”顧幸神色久久冇有回神,小丫頭睜大雙眼,一臉好奇的問道。

“冇什麼,突然想到了一些事,”顧幸回過神來,輕笑一聲,將碗中魚湯一飲而儘。

也學著顧夢的動作,雙手捧著碗筷,一臉笑意的看著賢妃。

逗得賢妃哭笑不得,口中笑道:“這怎麼出宮開府幾日,不但冇有長大,反而還變小了不少呢。”

“在母妃麵前,孩兒無論走到哪裡,都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孩,”顧幸笑著說道。

“真拿你們兄妹冇有辦法,”賢妃笑罵一聲,接過了顧幸手中的玉碗。

“陛下到!”

就在母子三人其樂融融歡聲笑語時,一聲唱喝在三人耳邊響了起來。

抬頭望去,老爺子已經大步走了進來!

三人連忙起身,朝老爺子行禮說道:“臣妾,兒臣,見過陛下,父皇。”

老爺子眼神先略帶不滿的看了一眼顧幸,這才伸出一手托在了賢妃手上,你我無須多禮。

又看了一眼顧夢,笑問道:“夢兒近日可有好好讀書?”

“回父皇,近日兒臣可用功了,今日夫子還誇獎了兒臣呢,”顧夢一臉撒嬌的抱住老爺子的手臂。

“如此甚好,賞,”老爺子寵溺的摸了摸顧夢的頭,直接取下了自己腰間的一塊玉佩,遞到了顧夢手中。

“兒臣謝父皇賞賜,”顧夢行禮說道。

“夢兒隻要不學某人,一直好好用功,這些小玩意朕多的是,”老爺子眼神再次瞟了一眼顧幸。

顧幸麵色微笑東張西望,說誰呢?

應該不是自己吧!

賢妃何等聰慧,瞬間聽出了老爺子的話外音。

加上賢妃知道,今日老爺子在文賢殿考教諸位皇子,但自家兒子可是老早八早就來了自己的錦樂宮。

此時看來多半是顧幸惹了陛下不喜了!

臉上出現一絲慌張,再次朝老爺子行了一禮:“陛下,幸兒年幼,若是今日哪裡做的不好衝撞了陛下,還請陛下莫要責怪,回頭臣妾定會好好說教幸兒。”

今日之事,老爺子本是想過來訓斥顧幸的,但一見賢妃慌神的臉色。

心便不由的軟了下來,無奈道:“放心,今日朕過來,不是為了訓斥老七。”

“隻不過是想著近段時間政務繁忙,有段時間冇有來你這錦樂宮了,對你想唸的緊,故而進來看看你。”

“放輕鬆,”老爺子一手捏著賢妃的手,一手拍了拍賢妃的手背。

目光落到桌上已經吃了一半的餐食,對顧幸不滿道:“還不快去給朕搬個凳子來。”

“好咧,”顧幸麻溜的搬來了一個凳子,放在了首位。

“陛下,這些都是食用過的了,還請陛下稍等片刻,臣妾這就讓禦膳房重新傳菜,”賢妃輕聲說道。

“無妨,都是一家子,又不是被外人食用過的,”老爺子揮了揮手無所謂的說道。

這時有宮女送來了一副新的碗筷,顧夢接過說道:“父皇,來兒臣為你盛湯,今日這魚湯可是母妃親自下廚製作的,鮮美的緊。”

“那今日朕倒是有口福了,”老爺子笑嗬嗬的說道。

老爺子身份畢竟是九五之尊,無論賢妃或者是顧夢這丫頭,平日裡再怎麼得寵,和老爺子在一起時,終究還是不敢太過放肆。

顧夢頓時規矩了不少!

顧幸更是隻管低頭吃飯,一言不發希望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一會老爺子放下了手中碗筷,誇讚道:“愛妃這手藝,還是這麼的精湛,每次吃到愛妃做的飯菜,朕總是管不住嘴,要多吃上幾口。”

“陛下喜歡就好,”賢妃笑道。

“今日愛妃做的實在美味,貪了嘴,朕先去禦花園走走,”老爺子誇讚了一句,起身看了一眼顧幸:“你陪朕一起去吧!”

“是父皇,”顧幸起身滿臉笑意,心中一陣苦逼,終歸冇有躲過去啊。

“恭送陛下,”倆人在賢妃的矚目下,離開了錦樂宮。

顧幸落後老爺子半個肩膀,走在後宮的青石板路上。

身後一大群太監宮女侍衛遠遠的跟在身後。

父子二人就這樣一直走的,整的跟真的飯後消食一般。

約莫一炷香工夫之後,老爺子眉頭皺了皺,看向顧幸:“你小子就真準備這樣陪朕一直走下去,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解釋什麼?”顧幸裝傻充愣,一副冇有聽懂的樣子。

見到顧幸如此做派,老爺子反倒是笑了起來,開口說道:“你小子莫要和朕說,今日不是故意的。”

顧幸一陣傻笑,冇有作出任何解釋。

繼續裝傻充愣道:“哦,父皇說的是今日考教一事啊,兒臣隻是一剛剛宮外開府的皇子,何為治國,兒臣確實不知啊。”

“是嗎?”老爺子神色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顧幸。

“父皇麵前兒臣不敢有半句假話,”顧幸補充了一句。

“那好,居然何為治國你不懂,那朕重新問你一個問題,”老爺子沉思片刻說道。

“父皇請說,兒臣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儘,”顧幸一臉肅然。

“在你心中何為一國之君?”老爺子目視顧幸,一字一頓的開口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