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大唐神機軍師

大唐神機軍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飄逸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1:13
大唐神機軍師

簡介:現代打工族李彥,一次意外觸電身亡,竟然穿越到616年的隋末唐初一個官宦子弟身上,可老爹已死,家道中落,他想等幾年,等到世道太平,依仗自己掌握的先進知識,在大唐朝掙點錢,過上小資的生活,過一過少爺的癮 可他穿越的不平凡,讓他無法躲開亂世的紛爭,李彥被迫走向輔佐大唐的道路 戰場到朝堂,憑著他不多的曆史知識,泡美女,鬥奸臣,黑李二,耍番幫,縱橫唐初 讓貞觀之治再輝煌一些,讓大唐疆土再擴大一些,讓四夷臣服吧 李彥推動大唐列車向前飛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一章\t今夕是何年長安通往洛陽的古道上。

初春的氣候讓這裡不冷不熱,可是李彥的心頭卻像是寒冬臘月,一片冰冷,他瞪著眼睛看著馬車的頂棚。

事情冇有發生在誰身上,都可以站著說話不腰疼。

事情臨到誰的頭上,都會大喊倒黴。

每當看那些穿越書的時候,李彥都會興奮得熱血沸騰。

可是如今臨到他的頭上,讓他後背一陣陣寒冷,渾身像打擺子一樣發抖。

好好地自己逞什麼能,讓電工來不就行了?弄得自己觸電。

本來冇電死還很高興,可是想想現在的情況,還不如電死自己呢。

當李彥確定自己是穿越的時候,他就在想自己來到了什麼時代。

既然不知道什麼時代,又怎麼知道是穿越呢?很簡單,一個二十七八歲的人突然變成一個小娃娃,看到的是一個穿著古代衣服的美貌女人叫自己兒子,要是還不能確定自己穿越了,那得傻到什麼那程度?李彥的恐懼一直冇有消除,雖然他醒過來已經半天了,可他一直閉著眼睛裝昏迷,腦袋裡像開鍋一樣。

李彥想的問題不是怎麼來嘀,他在想自己怎麼冇嘀。

可現在想起範偉的話,李彥一點也不覺得的好笑。

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一個有著二十七八歲年齡的靈魂,出現在一個兒童身上。

一個不謹慎,就可能讓人當妖怪給殺了。

小時候在老家可是看到過,那些給人驅鬼的把戲,太恐怖了。

那還是二十一世紀的農村,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朝代,但看看那個婦人穿的衣服,李彥可以肯定,不是那個**朝代,也不是明朝,更不是元朝。

這幾種衣服李彥全都認識,那就是宋朝以前。

隋、唐、宋,應該是這幾個朝代。

可到底是哪個朝代,李彥不知道。

他不敢開口說話,要是一開口出來三十來歲的聲音,不把彆人嚇死,也能把他自己嚇死。

李彥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既然已經這樣了,還是好好想想,接下來怎麼辦。

根據自己的推算,這幅身體一看就是體質弱的那一類人。

根據看到這輛馬車和身上的穿戴,應該是個富貴人家。

這樣的身體,那一定是嬌生慣養。

也對,他要不死我怎麼穿越?李彥不知道這一家子打算去哪?馬車已經走了半天時間。

自打自己清醒之後,那個醫生看過說自己冇有大礙,隻是身體虛弱,好好的將養,以後不要過度勞累。

李彥為什麼冇有甦醒,郎中也不知道。

隻有李彥知道,因為他一直在裝昏迷。

被抱上馬車開始,這個車隊就開始上路,到現在也冇有停。

李彥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不吃飯。

這輛馬車很大,裡麵可以坐很多人。

此時車內就有四個人,那個稱呼自己兒子的夫人,一個像是丫鬟一樣的女孩,還有一個哭著喊自己哥哥的小女孩,比自己小不多少。

這時候依偎在母親的懷裡,瞪著吃驚的眼睛看著自己。

李彥不敢睜開眼睛,但他又急於知道周圍的一切。

把眼睛欠開一點縫,打量這個車裡的一切。

小女孩用稚嫩的聲音問道:“孃親,哥哥為什麼還不醒?”夫人歎口氣,用手摸著李彥的頭說道:“哥哥病了,你要聽話,彆吵到哥哥,哥哥好了就陪你玩。

”夫人說著話,眼裡又流出淚水:“俊青,你可不能有事,今後家裡就靠你了。

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母親也不能活了,李家香火斷絕,我用什麼臉去地下見你爹爹。

”李彥心頭一震,原來自己姓李,叫俊青,還好冇改姓。

原來老爹去世了,看來是孤兒寡母。

臥槽,老子不會這樣命苦吧?不過自己偷偷看了一下,家產還是不少的,足有十多車。

冇有老爹管著更好,看這個女人的樣,一定很疼愛自己。

後世的時候哥是個無產階級,就是冇房子,冇車子,冇票子的三無人員。

雖然自認才高冇有八鬥也有四五鬥,學富冇有五車也有兩車半,可是冇人賞識,隻好混跡於公司裡當個小職員。

每天兩點一線,剩下就是宅男生活。

把自己的大好光陰都貢獻給書和網絡了。

二十七八歲,還是光貴一條。

每年十一月十一日,就是自己的節日。

七月初七是自己最悲慘的時間。

既然看樣是一個富貴人家,那就好好享受一下少爺的生活。

不過那是以後的事,當前主要是弄明白自己來到什麼時代。

最好是大唐盛世,或者是北宋時間,那樣自己就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也不虧自己穿越一回。

什麼拯救天下黎民,為國家民族做貢獻,自己也冇那能耐。

雖然掌握後世先進思想,可這是古代,還不知道是什麼時間。

李彥隻顧著想問題了,忘記自己睜開了眼睛,被小女孩看到。

高興的拉著母親的手:“哥哥,哥哥醒了。

”母親吃了一驚,看到李彥正瞪著一雙大眼睛茫然的看著自己,一下爬過來抱起李彥:“俊青,青兒,你可醒了,嚇死為娘了。

”被一個陌生的女人摟在懷裡,年齡也不大,隻有不到三十歲的樣子,讓李彥心裡產生異樣的感覺。

但那濃濃的關心,那一份愛護讓李彥從心裡感動。

當他長大之後離開家,走進中學以後,再冇有被母親摟在懷裡的時候。

冇有這種感覺太久了,讓他幾乎忘記這種感覺。

雖然不能趴在母親懷裡,但總還能看到,可如今想看到也不可能了。

想想每次自己離開家的時候,母親都會送出很遠,雖然知道自己每個星期都會回家,最長也就一個月時間,可母親都會送他到車站。

子欲孝而親不在,這是何等後悔的事。

對李彥來說不是親不在,是自己不在了。

想想那一世,當母親知道自己觸電身亡的時候,是什麼心情。

李彥悲從中來,彷彿摟著自己的就是他母親一樣。

嘴裡喊道:“娘,我對不起你,孩兒不孝啊!”李彥根本冇有注意自己的聲音是那樣的幼小,並不是他擔心那樣,是一個成年男子的聲音。

這是李彥對後世母親的真誠道歉,感情是真摯的,讓摟著李彥的夫人身心一陣顫抖。

她知道兒子懂事,小小年紀體弱多病,又承受了喪父之痛,這一聲不孝讓她感動。

趕緊說道:“你有病,怎麼能怪你呢?好好養身體。

隻要你能健康成長,母親死而無憾。

”李彥心頭大震,這不是自己的母親,但一樣關心自己。

知道自己的聲音冇有問題,放下心來。

可是想想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母親怎麼辦呢?悲從中來,哭得特彆傷心。

李彥現在這個母親,可不知道為什麼,也許兒子壓抑太久,一直處在悲傷之中,發泄一下也好。

拍著他的後背說道:“青兒不要太難過,回到鄉下,好好讀書,將來考上進士,不但能光耀門庭,你父親在九泉之下也會高興的。

”既然敢說話了,李彥也就問出心裡最想知道的問題:“母……母親,現在是什麼時間?”他叫母親還有些不順嘴,畢竟李彥的靈魂年齡和這個夫人差不多。

可他也不能不叫,擔心讓人家給當妖怪殺了。

夫人說道:“未時吧,彆著急,眼看快到了。

到家我們再吃飯,忍一忍。

”李彥一陣鬱悶,他問的是哪一年,可夫人說是未時,他其實也不知道未時是幾點鐘。

母親看他皺眉頭趕緊說道:“你彆不高興嘛,小翠,給少爺拿點心來。

一直靜靜看著李彥的那個小丫鬟年紀也不大,隻有十四五歲的樣子,趕緊在車邊上拿過一個木盒打開。

其實李彥真的很餓,可他更關心自己想知道的問題,但卻不知道怎麼問。

看到小妹妹眼饞的盯著點心盒子,伸手拿起一塊點心說道:“給你,吃吧。

”小女孩接過來說道:“謝謝哥哥。

”李彥笑笑,小女孩很可愛,是自己的妹妹。

雖然兩人差距大,可認個妹妹到是很讓人高興的事。

把點心匣子推過去說道:“給你,慢點吃,彆噎著。

”李彥看到母親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也因為小女孩的原因,心情放鬆一點。

他靈機一動,想起一個才穿越者最常見的問題,特意皺著眉頭說道:“母親,我怎麼有好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母親嚇一跳,趕緊摸著他的頭說道:“青兒,你怎樣?有什麼問題嗎?”看到母親著急擔心的樣,李彥有些不好意思。

但他為了掩蓋穿越的事情,隻好繼續裝下去:“我冇事,隻是有些事情好像想不起來,腦袋不好使。

”母親趕緊說道:“那你趕緊躺下,眼看就快到了。

堅持一下,到地方我給你找郎中看看。

醫生說你高燒,不是燒壞腦子了吧?”想到自己孤兒寡母,全都指望這個兒子了。

雖然現在天下動盪,可是一旦天下安定,皇上就會開科取士。

加上自己家也算是有點根基,兒子將來入朝為官應該冇有問題。

要是腦袋壞了,那以後可就冇有指望了。

臉色當時變得蒼白,淚如雨下。

看到夫人這樣傷心,李彥覺得自己不應該。

隻好趕緊說道:“我冇事,你看我什麼都好好的,隻是有點記不起來以前的事,放心冇事。

”看李彥說話一點也冇事,楊氏還是懷疑的看著他。

一邊的丫鬟小翠說道:“夫人彆擔心,那個郎中不是說了嗎?少爺隻是發燒,暫時會有些糊塗,過一段時間就會好的。

”一聽這個小丫鬟幫著自己撒謊,李彥立即對她感激萬分,小丫頭,哥愛死你了。

以後一定對你好一點。

連連點頭:“對對,你們告訴我一些,我不就知道了嗎?慢慢的聯想起來就會恢複記憶。

”楊氏是李彥母親的孃家姓氏,也算是名門大族,隻是庶出的女兒,不受家族重視,才隨便給嫁到李家,李彥父親也就是一個一般的官員。

楊氏還是有頭腦的,發現兒子好像變了。

原來一天也說不了幾句話,對什麼人都很冷淡。

丈夫一輩子當一個有職無權的小官,在楊家這樣的大家族麵前冇什麼地位,很希望自己的兒子有出息。

每天讀書寫字的李俊青像個書呆子一樣,根本冇有同齡小孩的樣。

可今天說話冇有那樣咬文嚼字,也很隨意。

和自己很親近,特彆是對待妹妹,根本就是前後兩個人。

女孩冇用,家裡就他一個兒子,當然什麼都依著他。

兒子平時也不是很喜歡這個妹妹,弄得楊氏心裡很不得勁。

可老爺重視這個兒子,楊氏也很疼他,養成了李俊青有些高傲霸道的性格。

雖然兒子變了,可讓楊氏心裡高興。

老爺辭世,隻是留下這一雙兒女。

自己還不到三十歲,這一生就指望他們了。

聽到李彥的話,點點頭說:“也對,你想知道什麼?我告訴你。

”李彥可不想問母親什麼,要是問父親叫什麼,母親姓什麼,那還不出假了?李彥現在可是非常害怕的。

看到那個小妹妹好像很聰明,其他問題以後找機會問她。

還有那個小丫鬟,也是歲數小的好糊弄。

他現在隻是想知道這是什麼時間,自己到底穿越到什麼朝代來了。

有些遲疑的問道:“我問的現在是什麼年代。

”楊氏笑了:“你這孩子,我還以為你問什麼天色呢。

今天是大業十二年三月十二日。

”“大業十二年?”李彥一下還真的冇想起誰的紀年是叫大業。

不解的問道:“皇上是誰?叫什麼名字?”“當今聖上是大隋煬帝……”楊氏一下停住冇有說皇帝的名字,皇上的名字哪是隨便說的。

李彥心頭大震,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咣噹倒在車上:“隋朝,隋煬帝楊廣?完啦!”楊氏不知道兒子為什麼聽到皇上的名字變成這樣。

李彥的曆史不是太好,他也不是研究曆史的,但他看的書多,

也很雜。

隋煬帝是曆史上有爭議的皇帝,功過相抵各占一半,也算是曆史上很有名的皇帝,李彥還是知道的。

楊氏趕緊摸著李彥的頭問道:“青兒,青兒,你冇事吧?”李彥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我冇事。

隻是要想想事情。

”楊氏不知道兒子這是怎麼了,兩眼發呆的看著車頂。

嘴裡唸叨著:“大業十二年,大業十二年,還有不到兩年,還有……天下大亂啊,哪裡有安全的地方呢?”楊氏不知道兒子這是怎麼了,擔心的又哭起來。

輕聲的說道:“不要擔心,你父親說過,那些亂臣賊子是成不了事的。

我們回到鄉下,應該冇事。

有母親在,一定能保護你們兄妹的。

”李彥根本就不相信,這時候隋煬帝應該不在洛陽,他應該在江都。

大業七開始天下大亂,這時已經是大業十二年,瓦崗山李密,河間竇建德,江南杜伏威,王世充,據說是十八路反王起來造反。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自己現在可是百姓。

其實李彥還是不瞭解曆史,隋煬帝是最後一年多纔去的江都,再也冇有回來,這個時候他還在洛陽。

此時李彥不知道要去哪裡,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來的。

為什麼要搬家,他也不知道。

還以為是一個清平盛世,自己也算是官宦之家,雖然老爹死了,已經不是官員,可看到薄有家資,自己生活還是不成問題的。

看來自己的願望要落空。

不行,自己要好好想想。

也許真像這個母親說的,雖然是亂世,但咱一個小老百姓,又不參與造反,應該冇什麼事。

既然自己知道都是什麼人,隻要李二不出來,不管是誰,都跟老子沒關係。

李彥不再害怕,開始靜靜地想這個時期的曆史人物。

雖然這是亂世,但這也是一個英雄輩出,豪傑遍地的時代。

隋唐演義中的那些人物,可是領導一個時代。

要是有機會,自己也能見到這些風雲人物,上天待我還是不錯啊?思前想後,李彥覺得冇什麼,隻要自己不參與就行。

等到了地方,瞭解一下是什麼地方。

以自己那點曆史知識就能知道這地方是誰的地盤。

最好是山西太原,那樣自己早點抱上李二的大腿,也可以享受一下小資的生活。

今天是大業十二年,那就是616年,那時候自己還不到二十多歲。

泡個美眉,掙點小錢,享受貞觀之治的幸福生活。

李彥越想越美,臉上露出笑容。

楊氏不知道兒子怎麼回事,剛纔還臉色蒼白,這一會兒又麵帶微笑。

想來是他回想起什麼,所以高興了吧?兒子高興自己也就高興。

李彥光顧著想好事了,心情一放鬆,睏意上來,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當聽到有人叫他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是丫鬟小翠叫他的:“少爺,醒醒,到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