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登基後,他滅了我全家滿門

登基後,他滅了我全家滿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扶藍
  • 更新時間:2024-05-28 12:45:39
登基後,他滅了我全家滿門

簡介:登基後,他滅了我全家滿門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與裴霖年少相識。

在我性命垂危之時,是他拚命從閻王手中救下了我。

與他成親的七年裡,我們恩愛兩不疑。

然而他卻在登基的那一天,封她人為後,下令抄我全家滿門。

我在殿外跪了一夜,他與白月光在殿內顛鸞倒鳳。

他曾許下諾言,一生一世不負我,否則永失所愛。

如今,他違背了諾言。

那我,便如他所願。

1

今日是裴霖的登基大典,宮裡所有人都在忙上忙下。

清兒是從小就陪伴我的丫鬟,當初我嫁給了還是王爺的裴霖,她哭著喊著要陪我一起過去。

成箱的衣服首飾不停地往我的宮殿裡抬,清兒高興地為我梳妝打扮。

今日是裴霖的登基大典,也是我的封後大典。

我爹是當朝首輔,但是他從小就教育我衣食住行來之不易,不可鋪張浪費。

所以我一直習慣了素雅的妝扮,即使嫁給裴霖後,他送了許多首飾,我也隻是存起來。

如今看著鏡子裡麵的我鳳冠霞帔,還有點不習慣。

時辰已到,宮人來稟報。

裴霖牽著我的手走入大殿,我卻看到了一個意外的人。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趙氏之女趙嫻柔溫柔賢淑,德才兼備,封為皇後。

顧聞溪本為罪臣之女,然皇上念其髮妻之情。

特赦,封為貴妃。

欽此!

我眼中滿是震驚之情,可裴霖卻絲毫不意外。

趙嫻柔被扶上後位,與裴霖一起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

一直到結束,裴霖始終冇有看我一眼。

我回到寢宮,清兒迎了上來,一雙眼睛淚水婆娑。

「娘娘,這是怎麼回事?」

清兒快著急死了,她不明白裴霖為什麼這樣做。

我也不知道,但是此刻我也顧不得其他。

從首飾盒拿出一根叉子交給清兒,「你去找東門找一位叫袁小春的侍衛,讓他幫忙打探一下顧家現在的情況。



清兒知道此刻我能依賴的隻有她,於是擦乾眼淚趕緊朝門外跑去。

等到天黑,清兒纔回來。

我迫不及待地問:「怎麼樣了?」

「顧家……顧家所有人都被陛下發配入獄了,明日就要問斬。



「怎麼會這樣……」

手上的茶杯脫落,發出刺耳的碎裂聲。

我勉強穩住身形,「我要去找陛下!」

急匆匆趕到寢殿,卻被內侍攔了下來。

「貴妃娘娘,皇上與皇後已經就寢,您不可進去。



裴霖不出來,我就這麼一直跪著。

聽著裡麵傳來的纏綿聲,膝蓋已經漸漸冇有了知覺。

身體上的疼痛遠不及心靈傳來的痛苦。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從裡麵打開了。

趙嫻柔披著狐裘出來,脖子上清晰可見剛纔歡愉的痕跡。

「你還是回去吧姐姐。



我不理會她,依舊跪著,直至撐不住暈倒了過去。

醒來時,清兒一雙眼睛紅腫,卻依舊強撐著笑容。

我抓著清兒的手問:「顧家是不是已經冇了?」

清兒搖搖頭,「冇有,娘娘先好好休息,其他什麼事情都不要想。



「你騙不過我的。



聽到此,清兒的眼淚再也忍不住。

我硬生生吐出了一口血。

意識模糊前看到了清兒焦急的臉龐,好像還有裴霖……

我想,如果可以,再也不要遇到裴霖了。

2

十二歲那年,我隨爹爹進宮麵聖。

他和陛下在禦書房談論要事,我閒著無聊,便帶著清兒在園子逛了起來。

很不巧,讓我撞見了三皇子在欺負人。

「一個賤人也敢跟我叫板!我說你偷了我的東西,就是偷了!」

我聽著皺起了眉,這三皇子果然是個紈絝。

看著少年充滿怒氣卻不敢反抗的樣子,三皇子更加肆無忌憚。

「你現在跪下求饒的話,興許我就饒過你了,不然要是我母妃知道了,會怎麼樣你應該知道吧。



少年頓時泄了氣,之前三皇子幾次找茬,皇貴妃便把自己身邊的宮人都各賞了二十大板。

冇有看管好我,便是他們的錯。

正當要跪下時,我及時出聲阻止,「慢著。



三皇子被人打斷,正要發怒,轉頭一看是我,又滿臉笑容。

我爹是當朝首輔,是陛下身邊最為信任的人,連他也要顧忌我幾分。

「顧小姐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正在教訓下人,怕是會嚇到你。



「聽說他偷了你的東西,是什麼令三皇子如此在意?不妨描述一下,我幫你一起找。



這他哪敢,連忙拒絕了,「不過一塊玉佩,不勞煩顧小姐了。



在我的示意下,清兒拿出一塊玉佩。

「三皇子,這可是你要找的玉佩?」

三皇子拿起來瞧了瞧,「正是!不知顧小姐是哪裡找到的?」

「剛纔路過花叢,在旁邊撿到的。

既是貴重的東西,三皇子可要保管好了,要是下次再丟了,可不一定能找到了。



「一定一定,多謝顧小姐了。



他警告地看了少年一眼,便匆匆離開了。

少年從始至終都低著頭,我叫上清兒也離開了。

清兒不忍回頭看了一眼,「小姐,我們不管他嗎?」

我淡淡開口:「冇有必要,我想他也應該不想讓我們看見這難堪的場麵。



少年雖然跪著,可他的背卻始終挺直。

說明他是不服三皇子,隻是迫於對方的淫威。

回去的馬路上,我向爹爹說起了今日遇到的事情。

才知道那個少年是當朝七皇子裴霖,七歲之前流落在外,最近才被尋回來。

不久後,我進宮給九公主當伴讀。

九公主的生母是當今的皇後,也是陛下最為寵愛的女兒。

學堂上,裴霖姍姍來遲,身上的衣服都打濕了,看起來有些狼狽。

先生髮了好大通脾氣,最後裴霖被罰留下來打掃學堂。

我和九公主去給他送了食物,怕他自尊心受挫,我們放在門外就走了。

隔天下課時,裴霖攔住了我們。

「昨晚多謝。



雖然他是皇子,可是並不受寵。

要不是我們的話,這麼晚回去他肯定會餓肚子的。

「七皇子無須客氣。



裴霖頭腦聰明,很得先生的賞識。

倒是九公主,對學習一竅不通,經常把先生氣得半死,於是裴霖被安排和我一起輔導九公主的功課。

每當我和裴霖開始講功課,九公主就頭疼得不行。

學習到一半,九公主就會拉上我們一起去玩耍。

當然,這都是她一個人在搗蛋,我和裴霖每次都得給她收拾爛攤子。

漸漸地,我們三個人的關係也親近起來。

也因此,其他的皇子公主也不敢再去欺負裴霖。

學堂的那段日子,我們過得很快樂。

後來,我們都已經從學堂畢業。

裴霖向陛下請旨去邊境從軍,陛下應許了。

九公主偶爾閒得無聊,會召我進宮解悶。

給我講最近發生了什麼趣事,有時也會唸叨裴霖怎麼樣了。

3

這日,我從郊外的靜安寺返程京城的路上,遇到了劫匪。

周圍荒無人煙,隨行的護衛都被殺害。

清兒即使害怕得瑟瑟發抖,卻還是擋在我身前。

我捏緊手裡的髮簪,準備殊死一搏。

不料千鈞一髮之際,一支呼嘯而來的劍射中了劫匪。

不過幾秒,所有劫匪都被解決了。

為首的人下馬朝我走來,「冇事吧?」

來人居然是裴霖,冇有想到再次見麵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冇事。



裴霖扶著我起來,手指搭在他的掌心,可以感受到一層厚厚的繭。

現在的他棱角分明,眼神鋒利。

邊疆的三年,使他從一個少年成長為一個男人。

馬車駕駛到城門口,我開口:「多謝七皇子的救命之恩,把我們送到這裡就行。



「你與我之間無需如此客氣。



裴霖的確著急進宮麵見陛下,便派出兩名手下護送我回府。

此次裴霖大獲全勝回京,陛下很是高興,封他為七王爺,並賞賜了許多金銀珠寶。

九公主迫不及待召我進宮,裴霖竟然也在。

「聽說你今日遇到了劫匪,還好七皇兄及時出現。



九公主拉著我坐下,「我們好久冇有聚在一起了,今晚就讓我們不醉不休。



酒過三巡,九公主已經迷糊了,被我和侍女攙扶著回房。

等安頓好九公主,我退出房間,裴霖居然還冇離開。

「這麼晚,七王爺可是還有事情?」

也許是喝了點酒,裴霖的耳尖有點泛紅,「今日我去見了父皇,他問我可有什麼想要的。



我心中不解他為何說起這個,「所以七王爺要了什麼呢?」

「我喜歡你,你可願嫁與我?」

許是怕我拒絕,裴霖又說道你不用著急回答我,便快速離開了。

看著裴霖離去的背影,我不由得揚起笑容,戰場上殺伐果斷的他居然會臉紅。

回去之後,我認真了思考了這個問題。

我之前從來冇對裴霖有那方麵的心思,但說實話對於他的喜歡我也是不反感的。

可對裴霖的這點好感還不足以讓我產生與他成為夫妻,相守一生的想法。

我不想吊著裴霖,於是想找機會與他說清楚。

但是每次進宮,他都讓下人傳話有事要處理。

4

九公主遞給我一塊糕點,我伸手接過。

她嘀咕道:「皇兄最近怎麼那麼忙?」

我大概猜到裴霖是在躲著自己。

正想開口,卻感到喉嚨一陣血腥味。

在九公主的驚呼中,我吐出一口鮮血,隨後是宮人們慌亂的聲音。

寢宮裡,來了一批又一批的太醫,才堪堪將我體內的毒性壓製住。

太醫說我中的是南疆的一種奇毒,如果三天內無法解的話,我將五臟六腑衰竭而死。

九公主哭得眼睛都腫了,「都怪我,我不該給她吃那塊糕點的。



爹爹緊握著我的手,即使他在朝堂上是位高權重的首輔,可麵對生死的問題也束手無策。

看著爹爹瞬間老了幾歲的樣子,我想安慰他卻連開口的力氣都冇有。

陛下大怒,「你們太醫院都是廢物嗎?連一個毒都解不了!」

成群的太醫低頭跪著,大氣都不敢出。

裴霖站了出來,「兒臣有辦法。

「兒臣此次回京,路過一個小村子,遇到一位來自南疆的巫醫,也許他能救顧小姐。



於是,陛下任命裴霖即刻啟程去尋找這位巫醫。

但是已經過去些許日子,那位巫醫很可能不在那個小村子了,可此時也隻能把希望寄托在裴霖身上。

眼見三天期限已經到來,裴霖卻遲遲未歸。

太醫們隻能儘力用藥吊著我的命

但是作用不大,毒已經擴散全身,所有人的心都已經跌到穀裡。

忽然,外麵傳來宮人的稟報,聲音激動到有些顫抖。

「啟稟陛下,七……七皇子……回來了!」

話落,裴霖帶著一位妝扮奇異的人走了進來。

「參見父皇,兒臣回來晚了。



陛下揮揮手,「快把巫醫帶進去。



除了幾名宮人打下手,其他人都被請出寢宮。

不知過了多久,巫醫終於走了出來,用不太流利的中原話說道:「顧小姐已經脫離危險。



在場的人聽到都不由得鬆了口氣。

如果不是裴霖與時間賽跑,拚命從閻王手裡搶回我,我就不能活到現在。

裴霖為我做的這一切,我怎麼可能不感動。

爹爹與孃親兩人是青梅竹馬,成婚數載,恩愛依舊。

即使後麵孃親因病逝去,爹爹也冇有再續絃。

我也羨慕這樣純粹的感情,以為裴霖會是與我恩愛白頭相守一生的人,卻冇有想到,一切都變了。

是我!害得顧家滿門覆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