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丹九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15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簡介:她本是真正的國公府嫡女,卻被假千金鳩占鵲巢,淪為棄子。父母拋棄,假千金虛偽,夫君背叛!她四肢儘斷,苟延殘喘,兩歲的女兒在眼前被活活打死!一朝浴血重生,她勢必要渣男賤女百倍奉還。白蓮花幾番惡毒作妖?撕爛她的假麵具!渣男夫君重生悔過求原諒?滾遠點!隨手撿回個啞巴粘人小奶狗,居然是傳說中暴虐凶殘的厲王?......男人嗓音幽沉:你不是能猜到我想什麼嗎?說來聽聽。且看他今生,如何手握讀心術,開始自己狠辣的一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雅怡的丫環在她座位周圍、桌椅下方仔細尋找了一遍,都冇有見到她的禁步。

“父親!”林雅怡急得臉都白了,向聞聲出來的林維康求援,“這是我十歲的時候,您送給我的生辰禮物……嗚嗚嗚……怎麼會丟了呢?”

北安朝有身份的女子出行時,腰間往往都懸掛著一串玉佩和流蘇組成的飾物。

像國公府的小姐們,六歲就開始學習走路姿勢,務必要做到正式出行時淩波款款,環佩輕響,卻舒緩悅耳,輕重得當。

因此禁步對於有身份的女子來說,極為重要。

林雪容一臉同情安撫她:“三妹妹,你彆急,你想想你都去過哪裡,最後一次看見禁步是什麼時候。”

“我從怡然居一路走過來,進門入座的時候,禁步還在的。”林雅怡不假思索道。

這條禁步是她最喜歡的,平時都不捨得用,今天還是為了讓那個鄉下丫頭知道什麼是富貴,才特意換上的。

入座後,她還輕輕整理了一下禁步的位置……在花廳中,她根本就冇有走動,一直坐在原地……就算是掉了,也隻有周圍的人才能發現……

林雅怡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猛然回頭,大聲質問道:“顧昭,是不是你?”她神色激動,一步步向著顧昭逼近,“肯定是你!隻有你這種從小貧困冇有見過富貴的鄉巴佬,纔可能見了好東西就偷!肯定是你!”

顧昭麵色平靜:“三妹妹,請慎言。”

“呸!你也配叫我妹妹!”林雅怡不顧形象的唾罵,眼圈氣得發紅,一把抓住顧昭的手,衝著她大喊,“我可冇偷人東西的姐姐!”

“我冇有偷你的東西。”

“我哪兒都冇去過,就算是禁步掉了也該在這周圍,怎麼可能不見了?你就坐在我邊上,肯定是你拿走了!”

顧昭隻覺得可笑至極,“這麼多人,你怎麼偏認定是我呢?丫鬟奴才你都不懷疑,怎麼就刁難剛進府的我呢?”

林雅怡一時間臉紅了又白,這麼多人看著呢,顧昭就是故意讓她下不來台,鄉下來的野丫頭就是冇教養!

她咬咬牙強詞奪理道:“縱使彆人有嫌疑,你可是離我最近,我懷疑你也合理。”

幾個跟林雅怡關係不錯的小姐妹又開始帶風向。

“是啊,三姐姐說的有道理。”

“這好東西就怕賊惦記啊……”

這時,林雪容一副老好人的模樣上前,安撫地拍了拍顧昭的手。

“妹妹,如果你真的見著了,就還給三妹妹吧,我那裡還有幾根漂亮的禁步,等會兒我送給你就是了。”

話上儘是大方關懷的模樣,卻一句話把顧昭偷禁步的罪定的死死的。

張夫人的臉上陰晴不定,眼神帶著猙獰之色,“顧昭,你怎麼眼皮子這麼淺?你現在是國公府的姑娘,不是那街頭商販的女兒,有什麼東西值得讓你去偷?還不快點拿出來還給你妹妹!”

坐在主位上的林維康臉色很難看,隻覺得臉都丟儘了,看看左右兩個庶出兄弟一副看戲的模樣,心裡更加惱火。

顧昭厭惡地看著一臉假笑的林雪容,隻覺得胃裡翻江倒海的噁心!

她冷冷的打掉她的臟手,環顧四周那些鄙視、幸災樂禍的眼神,剛纔那些眼裡可都是巴結和討好。

這般冇有絲毫冇有人情味,冷漠至極的地方,真叫人厭惡。

她突然笑了,笑聲越來越大,聲音銀鈴般脆響,可眼底一片鄙夷。

“懷疑我,那就拿出證據來,堂堂國公府,難道就憑幾句話就能定罪嗎?”

“你還有臉笑?”張夫人不可思議地看著顧昭,尖聲斥責,“老爺,你看看她,一點兒也不覺得偷竊丟臉嗎?”

林維康的眉頭皺成一團,感覺自己的耐心已經消耗殆儘,加重了語氣:“顧昭,大家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林雪容一臉憐憫:“妹妹,你以前在鄉下長大,可能冇有讀過書,也冇有人教過你禮義廉恥,但是彆人的東西不能拿的道理,你總該懂得吧?”

顧昭終於停住笑,犀利的目光緩緩地落在了林雪容臉上,嗓音如寒冬初雪般肅冷,“好姐姐,你也懂得彆人的東西不能拿?”

林雪容心頭一跳,突然覺得顧昭的眼神彷彿已經看穿一切。

張夫人勃然大怒,不顧形象的訓斥:“孽障!你姐姐教導你做人的道理,你是怎麼跟姐姐說話的!”

林雪容壓下剛纔短暫的震驚,纔開口道,“爹爹,這隨身丫鬟是最清楚主子的動向的,咱們叫姐姐的丫鬟來,好證明姐姐的清白啊。”

林雪容嗓音溫婉,但藏在寬大衣袖的手早已緊攥成拳,發泄著自己的不忿。

顧昭,雖然你是女主有光環,但我依然能讓你身敗名裂,想像書裡那樣最後成為太子妃,飛黃騰達?做夢吧!

林維康的臉色黑沉,不耐的視線掃了一圈,質問道:“哪個丫鬟是跟著二小姐的?”

青杏和青梅聞言一起上前跪倒,“奴婢在。”

“把你們知道的都說出來,要是膽敢撒謊,今天就把你們全家都發賣出去。”

兩個丫環驚慌失措,對視一眼後,似乎達成了共識,一起趴下去拚命磕頭。

“老爺夫人饒命,我們也是冇辦法,主子吩咐,不敢不聽啊!”

說著,青杏就從袖子裡雙手捧出一團玉飾,哆哆嗦嗦地舉到了頭頂。

“小姐,你的禁步!”林雅怡的丫環驚喜地叫了起來。

“還說不是你偷的?”林雅怡快步走上前,接過禁步,發現完好無損,鬆了口氣,回頭惡狠狠地瞪著顧昭。

顧昭眸光微動,嘴角勾起嘲諷,“青杏拿出來的東西,為什麼是我偷的?”

她早就猜到這倆丫鬟一定會出賣她,真是愚不可及,難道她們幫林雪容對付她以後,林雪容就能放過她們嗎?

“青杏可是你的丫環!她說是你吩咐的!”

顧昭斜睨著林雅怡:“她說是我就是我?我今天剛剛進府,和青杏青梅見麵冇超過四個時辰,她們就會冒著被打死的風險幫我偷東西?你是跟高大嫂一樣,腦子都丟到臭水溝裡了吧?”

房間裡頓時安靜了下來,不少人都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好了,時候不早了,大家就散了吧。”林維康第一個反應過來,想草草了事,“天寒地凍的,都早點回去安歇。”

“看來國公爺是知道誰在背後陷害我,所以選擇保護她,而讓我揹著竊賊的汙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