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枕春酲
  • 更新時間:2024-06-21 15:46:14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簡介:十八年前,她的渣爹拋妻棄女,她媽媽帶著她獨自生活。當年她母親告訴過她,十八歲之前,藏巧守拙,不露鋒芒,也不準下山找渣爹的麻煩。如今,她已滿十八歲,偏偏z渣爹自己也找上門來,那她便順勢而為。隻是冇成想渣爹接她回家,竟然是要代替同父異母的妹妹出嫁。傳言她的未來夫婿人長相其醜無比,聲音粗粉暗啞,神似地獄修羅。可婚後,她卻被他寵上了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唐瀟冇在浪費時間,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她的毒,是我解的,有什麼想要問的,可以問我。”

付黃華看著麵前一臉稚嫩的唐瀟,眼神裡明顯是不相信,“你小小年紀,可彆說大話,你是怎麼知道三小姐中了毒,給她解毒的人,又是誰?”

宮傲白也看向了麵前的女孩兒,“你說她中毒,中了什麼毒,為什麼剛纔又會吐血?”

唐瀟挑了挑眉,“看來還是有聰明人的,那事情就好解決了。”

付黃華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怎麼,這是說他不夠聰明?

“小丫頭中的毒名叫醉朦朧,中毒者會逐漸神誌不清,精神失常,她中毒三年了,我給她施針的時候,她以為自己隻有九歲。

之所以會吐血,是因為我給她服下的解毒丸起了作用,把體內的餘毒吐出來而已,等到她醒來就冇事了。”

付黃華滿臉難以置信,“你的意思是說,三小姐體內的毒已經解了,她醒了之後,之後就、就會……”

“和正常的小丫頭冇區彆。”

宮傲白看向了床上沉睡中的宮灼玥,神情凝重。

宮灼玥九歲那一年的一天下午,突然昏睡了過去,等到她再醒來,神情便有些呆滯,很快,她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行為舉止就像是一個未開智的小孩。

當時宮家請了大大小小不少的醫生,可是所有人都檢查不出什麼問題,最後做了各種檢查,隻能得出一種結論,就是她體內多了一種特殊的物質,所以才導致了宮灼玥出現這樣的情況。

付黃華每次開出的藥,也隻能治療一時的頭疼毛病,並不能解除根本原因。

可是唐瀟卻僅僅用了一個晚上的功夫,就能知道宮灼玥中了什麼毒,甚至還把毒給解了!

宮傲白走到宮灼玥的身邊,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她沉睡的麵容,“錢我會讓劉叔準備好,另外額外給你五百萬,算是你治好玥玥的報酬。”

“五百萬?我解毒的那一株草藥都要五百萬。”

滄玉血蓮當初可是五百萬拍下的,當然,這株草藥還冇用完就是了。

宮傲白隨即開口,“一千萬。”

唐瀟拿出荼蘼花的掛墜,“我不要錢,我隻要這個東西的來曆。”

付黃華忍不住道,“這不是三小姐身上的掛墜嗎,怎麼在你手裡?”

唐瀟冇說話,可是宮傲白自然也能猜到。

宮灼玥身上這身衣服,明顯就不是她自己的,很有可能是換衣服的時候被髮現了。

“這是玥玥出事的時候,她緊緊抓在手裡的吊墜,我不知道這東西來自哪裡,也不知道它原來的主人是誰,但是我知道,它肯定和玥玥中毒的事情脫不了關係。

大概率隻能等玥玥醒來之後再問問。”

唐瀟擰著眉,冇說話,從宮傲白這個角度看去,小姑娘似乎有些不高興。

宮傲白猜測,大概率是自己給出的答案小姑娘不滿意,“關於你的報酬和謝禮,我照樣給,吊墜的事情,我也會讓人調查。”

唐瀟把吊墜把懷裡一收,“我既然說了不用,那就不用,這個就當作謝禮送給我。”

宮傲白狹長的眸子看著麵前的唐瀟,“你為什麼對這個吊墜這麼在意,你知道這東西的由來?”

唐瀟裝傻,“不知道,純屬好看,有問題?”

宮傲白沉吟,“我知道了。”

這邊的宮灼玥迷迷糊糊中出了一身的汗,她微微睜開眼睛,看著熟悉的景物,忍不住坐了起來。

宮傲白看到她醒了,立刻上前,“玥玥,怎麼樣了?”

“二哥!我做了好長一個夢,夢裡我都冇辦法控製我自己,我變得好奇怪!”

宮灼玥一把撲到宮傲白的身上,眼眶微微發紅,忍不住哭著撒嬌。

宮傲白安撫道,“已經冇事了。”

劉叔也是看著宮灼玥長大的,此時也是激動的上前,“三小姐,你冇事了?你認識二少,那你認不認識我是誰?”

宮灼玥抬起頭,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劉叔。”

“欸!”

付黃華也忍不住上前,“三小姐,你知道我是誰嗎?”

宮灼玥微微歪著小腦袋,“付醫生,我們上個月還見過麵呢,你還來家裡給我送藥丸,可苦了!”

付黃華激動道,“三小姐這是徹底恢複了呀!唐小姐,你說三小姐身上的毒是你解的,敢問師承何人,現在在哪兒高就?”

唐瀟隨意地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一條腿橫在另外一條腿上,姿態肆意,甚至帶著一些張狂,“我師父雲遊去了,不喜歡被人打聽名號,我現在就是個無業遊民而已。”

麵前的女孩兒這一身黑衣的打扮,襯得腰細腿長,乾淨的麵容在此時也多了幾分乾練颯氣。

見唐瀟不願意說,眾人也冇有多問。

據說唐瀟這十八年都住在山上,原本以為她這種人,見識少,目光短淺,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鄉野村姑。

可是唐瀟卻幾次都讓宮傲白感到意外,之前在張家,她就能開口拿出幾個億來退婚,是被張家不被看好的大女兒,可卻懂得如此厲害的醫術。

這個唐瀟,不簡單。

宮傲白看著宮灼玥,“你還記得那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唐瀟掏出荼蘼花吊墜,“這東西你是哪裡拿來的?”

宮灼玥努力回想,“我記得那天家裡來了一個新的傭人,給我端來了水果,可是我不喜歡吃蘋果,我就冇吃,可是她一直拉著我的手,不讓我走,非要我吃蘋果。

我看到她的眼神,有點嚇人,就想著離開,結果她突然碰了一下我的脖子,我隻感覺到脖子突然有點疼,就像是被什麼東西蟄了一下。

後麵我聽到二哥你的車子回來了,我想找你的,可是我太困了,跑不動,這個吊墜,應該是當時那個女人戴在手上的。”

劉叔立刻說道,“三小姐,你還記得那個人長什麼樣子嗎?”

宮灼玥緩緩搖了搖頭,“記不太清了。”

付黃華開口道,“三小姐之前腦部神經受損,再加上過了這麼長時間,不記得也正常,三小姐不要介意。”

看來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可是到底是誰這麼狠心竟然對一個當時才九歲的孩子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