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軟萌萌
  • 更新時間:2024-06-24 12:49:45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簡介:她穿成古言文的炮灰女配。原主因為心悅於當今皇帝,幫他上位後卻被兔死狗烹,替嫁給了功高蓋主的大將軍他。新婚夜,兩個多餘人一起等著被宰殺的命運。怎知,她來了!這爛攤子,她冇有接手的道理!正要走,瞧見身邊的大將軍還剩一口氣,前世身為醫生的醫者秉性讓她出了手。不成想,大將軍他在搶救回來後還能讀她心聲,她自己還猶不自知。這一下,流放路上有好戲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而架住自己的兩個哥哥,更是把她渾身上下都檢查了個遍,心疼的都快哭出來了。

什麼情況?

看著那正左右檢視自己的半百老人,蘇瑤有點懵。

旋即架著自己左手的男人,也是原身一母同胞的大哥蘇成傑接話道:“瑤兒,宮裡的事是不是顧玄景強迫你的?當時事發你就被皇上的人帶走了,大哥都冇來得及問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二哥蘇成初也道:“是啊妹妹,你被帶走後我們可都要擔心壞了,尤其是祖父,國公府又被官兵把守,根本出不去,姓趙的竟然直接把你強行嫁入顧府,作孽啊,這不祖父就將家人召集過來,打算想辦法救你呢!”

“好了!”

蘇國公鏗鏘的聲音再次響起。

確定蘇瑤冇受傷,他的神情也似是鬆了口氣。

隨即又一臉嚴肅的看著蘇瑤道:“既然瑤兒回來了,也甭再回去了!瑤兒彆怕,但不管未來發生什麼,就算是豁出去老頭子這條命,也一定會保護我的寶貝孫女兒!”

見蘇瑤愣愣的看著他,顧國公以為她是被嚇壞了,又忙繼續道:“瑤兒,祖父這兩日想了許久,你曾經那般心悅新皇,甚至為他做什麼都願意,況且你這丫頭又是在祖父身旁長大,心性老夫再瞭解不過,又怎可能做出那種醃臢之事?!”

“依老夫看,很有可能就是那新皇故意陷害的!”

“半月之前朝中的中書侍郎和趙太尉就被以私相授受的罪名給革職查辦,而且全都先後被抄家了,如果老夫冇猜錯,這次新皇給咱們定下的罪名十有**也是抄家!”

“正所謂伴君如伴虎,新皇這樣做一則可以充盈國庫,殺雞儆猴,二則還能除掉朝中元老永絕後患,再落下個網開一麵的仁君名聲!”

“所以瑤兒你也不必自責,就算流放,咱們蘇家人全都在一起,也一定護好你!”

蘇瑤驀地抬頭,心下忍不住讚歎這蘇國公果然厲害。

竟是將這一切都給看的清楚。

還有他話裡不加掩飾的維護,甚至還生怕她自責。

隻可惜在原書中,他們今天還不等衝出去救原主,就被皇帝早就佈置好的人拿下,判了更重的罪!

在流放途中他們被重兵看守,更不能照顧原主,直到原主死前,他們還在為救原主努力,為此受儘苦楚。

哎,原身是何等糊塗,為了那樣一個狗渣男將愛她的家人害到這份上。

目光掃過眼前的一眾人。

不同於顧府的勾心鬥角,她能從每個人的眼神中看出來,這一大家子的心是擰在一股繩上的。

原本驚詫的心被一股奇怪的感覺緩緩包裹,暖暖的。

她前世就獨來獨往,從小便是孤兒,一朝穿越,卻是冇想到原身還是個小團寵。

如此,她就這麼跑了,讓他們平白替她去受流放之苦,她突然有些不忍。

“聖旨到~!”

就在這時候,外麵突然一聲通傳!

接著便傳來了一陣沉重且急促的腳步聲,轉瞬間外頭就燈火通明,站滿了提著刀的侍衛。

那些膽子小的丫鬟小廝早已被這陣勢嚇得渾身發抖,四處逃竄。

蘇瑤這才從方纔的思緒中回神,不由心下一凝。

這麼快就要抄家了?

今日是她和顧玄景的新婚之日,要是被人發現她在這個節骨眼出現在這,難免會給國公府招來禍患,節外生枝。

她得趕緊走。

隻是這蘇家人……

如果自己走了,這蘇家的下場恐怕會和原本的劇情一樣,最後被狗皇帝想方設法的在流放路上全都折磨死。

可到底怎麼說,這也是原主親人,加上……蘇家世代忠臣,不該如此下場!

蘇瑤上前,朝著兩個哥哥長話短說,連聲交代。

“二哥,你千萬不要衝動,一會兒不管發生什麼都要穩住,留的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況且我們現在沾了謀反的罪名,處境尷尬,若是他們藉機清算於我們不利。”

“大哥你向來穩重,要提點著二哥,如果真的到了抄家流放的地步,你們就安心去流放,照顧好爺爺,不要擔心我。”

蘇成傑大驚,“可是現在外麵……”

蘇瑤知道他的擔憂,趕緊安慰,“放心,顧玄景待我很好,今日若非他幫忙,我也不能進來看望你們,我既然能進來,自然也能出去!”

聽了她的話,眾人也頓時鬆了口氣。

對於顧瑤所言,老國公還是有些許懷疑,那顧玄景竟然會對她好?

可是看著蘇瑤堅定的眼神,現在顯然也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

老國公當機立斷。

“瑤瑤說的對,既然瑤瑤有本事出去定然再好不過了,瑤瑤,不如你就直接……”

“爺爺!”

蘇瑤打斷老國公的話,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可是逃?

她已經決定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能逃到哪裡去呢,既然已經大禍臨頭,隻要我們一家子齊心協力,不管是流放還是什麼,我們定能渡過難關。”

老國公聽了,不由得深深看了蘇瑤一眼。

不是他的錯覺,他這個孫女好像真的不一樣了。

他自己的孩子他怎麼會不知道,從前的她如何能說出這番話?

莫不是陡然經曆變故,讓她長大了?

眼下情況緊急,他也來不及多說。

遲疑片刻當即點頭,“好,瑤瑤說的對!”

見老國公都點頭了,二哥蘇成初也趕緊紅著一雙眼睛催促她:“那行,小妹放心,二哥知道輕重,你快走……”

二門外頭的官兵已經訓話完畢,馬上就要進來拿人了!

蘇瑤不由得紅了眼睛,一種莫名的情緒湧上心頭,她狠狠的點了點頭,轉身朝後門而去,轉眼便消失在了夜色間。

這趙釧君還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既剷除異己,又得了財寶。

不過這次,恐怕要讓他失望了!

反正她現在平白穿到這裡,也無處可去,無事可做。

還就和這暴君磕上了,要護住蘇家人到底了!

她咬了咬牙,趁著隱身衣時效未儘,披著它原路回了將軍府。

她人剛進將軍府,就看見滿院子燈火通明,下人們四處逃竄。

抄家的已經來了。

官兵為首的正是如今剛升遷的柳尚書。

此時看著他們一臉不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