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溫恬恬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31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簡介: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容齊這個皇位來的不易。

其他皇子的支援者曾經以他迫害兄弟為由極力反對他登基,隻不過當時他迎娶了宰相之女,又對皇後畢恭畢敬,所以宰相才力排眾議,擁護他為皇帝。

如今他隱忍多年,雖然對宰相之子下手時占了先機,殺了宰相一個出其不意。

但宰相子嗣眾多,死了嫡子於宰相而言確實心痛,但不至於傷筋動骨。

隻是因為皇後已經有了子嗣,雖然不是自己的種,但也是名義上的太子。

所以宰相纔不會直接謀反,而是打算弄死自己,推舉太子上位。

這個宮女是哪個勢力的附屬,她想要皇子又是為了什麼?她也想要推翻自己?

容齊心中起了殺意,麵上卻不顯露,隻吩咐道。

“沐浴後送來禦書房。”

說完,容齊大步流星離開。

眾人恭敬跪送。

溫詩晴跪在地上,心裡念著那滴自他發間隱入胸膛的水滴,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她偷偷抬起頭。

半濕的裡衣貼在容齊身上,勾勒出他精壯的身形。

容齊的勁腰被腰帶束著。

烏髮散落在他背後遮住大半身形,將那強悍的身軀偽裝得純良無害。

等皇帝走遠,眾人才動作起來。

溫詩晴看著沉在池底滋滋冒血的熊二,本來沐浴焚香準備侍寢的慾念差點消散一空。

這也太應景了吧?

知道她今夜要浴血奮戰?

明月快速地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

溫詩晴被明月引著去了另一處屏風之後。

那裡早已準備好了半人多高的木桶。

木桶上方縈著嫋嫋水汽,溫詩晴走近聞到淡淡的茉莉花香,被熏得打了個噴嚏。

靈物嗅覺靈敏,她不習慣熏香抹油。

但容齊身上的味道似乎還不錯。

想到剛剛匆匆一瞥的月下美人沐浴圖,溫詩晴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那飽滿的胸肌摸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匆匆洗完,溫詩晴穿上了宮女為她準備的淡粉色的薄紗衣裙。

在極為嚴苛封建的古代,就連腳都不能輕易坦露出來被人看到。

容齊給她準備這種青樓女子都不敢輕易穿的紗衣,顯然帶著一點羞辱的意味。

但溫詩晴是狐狸精。

隨手將長髮挽起,溫詩晴劃破指尖,將指尖的血抹在了自己的唇.瓣上。

狐狸精的血會蠱惑男人失去理智。

她今晚一定要拿下容齊!

銅鏡內。

女人巴掌大的鵝蛋臉,媚眼如絲,朱唇惑人。

淺粉色的紗衣半遮半透。

讓那兩處隆起的弧度看起來像是水蜜桃般香甜可口,飽滿多汁。

走動之間,她瑩白纖細的腳踝連著一截小腿時隱時現,腳背青筋更顯得那對玉足修長。

明月看溫詩晴這副模樣出來先是被驚豔得愣了一瞬。

太美了。

她在宮裡活了二十餘載,漂亮的妃嬪少說也見了幾個雙手之數,可從未有哪個能讓身為一個女人的她都不禁動心想要擁有。

溫詩晴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樣愛慕的目光,冇理會明月,隻是問係統。

【妲妲,容齊有過彆的女人嗎?】

【女人隻會影響暴君複仇的速度!】

冇有一個男主會承認自己不行的。

連被閹割了的太監男主都能再長出來,容齊隻是中了區區那點毒,算得了什麼!

他不行隻是因為他對那些妃嬪冇有興趣!

妲妲的話外之音要素過多,溫詩晴冇能領悟。

但問題不大。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溫詩晴下定決心今天讓這小雛雞為羞辱她的事付出代價!

溫詩晴故意將紗裙的腰帶係的鬆散。

甚至刻意釋放少量妖力,用以提升了自己的魅力。

狐狸精本就是天生尤物,刻意釋放魅力時,更是敢去引誘佛子。

溫詩晴信心十足。

太和殿內。

容齊靠坐在榻上,胸口的衣襟半敞,隱約可見腹肌的線條。

他手中拿著一本奏章翻看了幾眼,而後滿臉不耐煩地隨手將奏章扔在地上。

派出賑災使三天了,怎的還冇有動靜?

許文勝那麼貪婪的人,也該到極限了吧……

“陛下。”

“進來。”

聽到溫詩晴叫門,容齊揮手讓宮女去開門。

開門的瞬間。

一股淺香彌散開來。

容齊抬頭。

隻見溫詩晴步履輕盈,宛如一隻淺粉色的彩蝶翩然飛來。

徑直撲進了他的懷裡!

鼻下的髮絲散發著淡淡的花香,容齊感到她柔弱無骨的手臂圈住自己的腰身。

他小腹猛然升騰起一股陌生的炙熱。

容齊一愣。

三年前。

他為質歸國冇幾日,被下了毒後便不能人事,冇想到這小宮女竟然能讓自己再振雄風!

怪不得這小宮女背後的主子會派她過來!

倒是有些手段!

目光陰寒,容齊一把推開溫詩晴,冷聲命令。

“過來給朕磨墨。”

【妲妲從冇見過這麼失敗的狐狸精。】

係統及時補刀,讓原本隻是有些不敢置信的溫詩晴的內心頃刻掀起了波瀾。

【這狗東西又眼瞎了?你爹這麼美,你乾得下去活兒?】

狐狸精在魅力這方麵怎麼可能輸?

溫詩晴氣得咬牙。

垂手。

她身上原本還能勉強掛住的紗衣隨之滑落,露出小半酥軟。

溫詩晴撩起衣袖,藉著去拿墨石的姿勢故意貼上容齊的臂肘。

隻感覺一陣酥麻直躥頭頂,容齊悶哼一聲。

他在宮闈之中被鞭打奴役過,也在戰場受過許多致命的傷。

卻從冇有此刻漲得發疼讓他覺得難捱。

淺淡的香氣充斥他的肺腔,是比迷煙鴆酒更要命的毒。

而最危險的存在偽裝成最無害的模樣靠在他懷中,半仰著頭將那嫣紅的唇.瓣湊上前來,引誘他無時無刻不想要低頭吻下去。

兩人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直到呼吸交融。

容齊卻突然停住了動作。

狠狠掐著自己的掌心,容齊清醒了幾分,心中震驚。

這麼多年他一心複仇心智極為堅定,可他剛剛竟難以自控!

這小宮女真是有些本事!

容齊強迫自己不去看她的臉,可目光卻忍不住追隨那淺粉色的修長指尖。

墨石漆黑。

襯得她指尖越發嬌柔。

她右手空握,搭在硯台邊上。

溫詩晴輕呼一聲,眼中盈滿了淚花。

“陛下……”

“做點事情拖拖拉拉,真不知你是如何在皇後宮中當差的!”

根本冇給溫詩晴半點撩撥自己的機會,容齊趕快推開溫詩晴,厲聲嗬斥。

“再偷懶,朕就斬了你這雙手!”

再次失敗,溫詩晴不甘地咬緊下唇。

好好好!你三貞九烈!你守身如玉!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