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落雨飛花夢迴廊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8:45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簡介:因愛錯了人,她被嫡妹和身為三皇子的丈夫聯合暗算,最終落得剖腹去子慘死的局麵。重生歸來,黑化成絕世醫妃,醫毒雙絕,智商在線。閃婚嫁給腹黑攝政王後,嬌嬌在外麵虐渣殺敵,王爺在背地給她推波助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聽見熟悉的聲音,沈雨霏停下腳步轉個身。

這位是?

沈雨霏捧腹大笑:“你這聲姐姐叫的,我還以為何時又多了個妹妹,殊不知是你呀,隻是這臉受傷成這樣,還出來丟人現眼,若是被六皇子看見,怕是會嫌棄你的吧。”

沈夢嬌也是聽下人稟報,說沈雨霏不顧阻攔,也要衝出祠堂,倒想看看她這是作什麼幺蛾子。

冇想到卻被她如此羞辱。

沈夢嬌頓了頓,眼淚都在眼眶打轉:“是昨日,妹妹擔心姐姐一個人在祠堂孤單,想去看看你,卻不知卻在路上遇到了毒蛇,如此,才留下這種毒素,你昨天晚上冇有見到嗎?”

沈夢嬌不去理會她的問題,而是想聽聽她昨天晚上是怎麼躲過的毒蛇的。

如今沈夢嬌看著沈雨霏笑個不停,更是冇有想著要回答自己。

她緊緊地絞著手中的手帕,心中暗語:滿臉胎記的女人,還敢嘲笑自己,等好了一定會讓她體驗到,比她現在還醜的模樣。

笑了一會兒沈雨霏才揉了揉肚子,差點都笑得抽筋了。

“偷雞不成反倒蝕把米,這種滋味不好受吧?”

沈雨霏挑了挑眉,靜靜地看著她,那臉腫得像發麪饅頭似的,撐一塊紫一塊,加上原本白淨的脖頸,也變得紅腫不堪。

沈雨霏安靜的凝視,更讓沈夢嬌氣不打一處來,甚至都不知如何反駁。

讓原本就紫紅的臉變得更加通紅。

“六皇子怎麼來了?我在這裡呢,六皇子,妹妹也在。”

沈雨霏大喊一聲,將沈夢嬌嚇的差點都冇站穩。

心中憋了一口氣,突然被嚇得慌了神。

三皇子這個時候過來,定然是藉著看姐姐的由頭過來看自己的,現如今這副臉變成這個鬼樣子,她可是冇臉再去見他的。

沈夢嬌邁著慌亂的腳步,甚至都不敢回頭看他一眼,直接就走,沈雨霏拉著她的手將她留下。

“昨日還如膠似漆似的湊在一起,今日怎麼又躲著,他若是真喜歡你,那他定然不會嫌棄你這般模樣,不如就賭一把?”

沈夢嬌真想罵她,真是有病。

可是就掙脫不住她的手。

聞明澄越走越近,突然開口說話:“本殿在這府上轉了半圈,才瞧見你們姐妹二人在這裡,隻是本殿這纔剛來,嬌兒她怎麼想要走?”

沈夢嬌眼見著躲不開,隻能捂著自己的臉,低著頭躲在沈雨霏的身後。

“回,回殿下,臣女昨日不小心被毒蛇咬傷,如今樣貌受損,怕是會驚擾殿下還是先回去了。”

沈雨霏就算不回頭,也知道她現在雀躍的心已經飛到了聞明澄的身上。

心中自是不甘,卻不願離開。

沈雨霏怎麼會如她意?

她直接快步轉身,一把將沈夢嬌的手給拉了下來,那一張不堪入目的臉,被六皇子瞧個精光。

“這,這是?”

六皇子嚇了一跳,他何時見過一張活人臉上出現這種情況?

那張臉除了青紫帶著腫,還伴隨著些許的流膿。

仔細這麼一瞧,還不如帶著一些胎記的沈雨霏生的好看。

這次著實是把他給嚇到了。

沈夢嬌的眼淚瞬間決堤,這可再讓她怎麼去麵對三皇子。

在他心中美好的形象,全部都被擊碎。

“姐姐你也太過分了,你明知我樣貌受損,還驚擾了殿下。我,我這。”

沈夢嬌拿著手帕捂著臉,急的跺腳,低著頭也不知如何是好。

雖是看著有些不適,可是心中那份情誼依舊還在,六皇子柔聲道:“受傷了就在家好好休養著,你快回去靜躺著,讓大夫再給你看看纔是。”

沈夢嬌離開的腳步急匆匆的,聞明澄的目光緊隨她的身影遠去。

沈雨霏在旁邊發出不合時宜的一句話:“若是六皇子擔心著妹妹,倒不如一同跟去看看,讓大夫再給她診治診治?”

好在聞明澄反應也快。

“這是說的哪裡話,那是你妹妹,我關心她那是自然,那是女生未出閣的臥房,本殿也不好過去。”

大概是見了沈夢嬌那醜陋的麵容之後,看著沈雨霏便也覺得清秀。

加上聞明澄昨日回去之後又仔細的想了想,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他確實需要一個助力。

這個人隻能是愛慕著他的沈雨霏,他需要丞相嫡女的身份。

不管昨日這個女人對他做了什麼,他都要風輕雲淡揭過去。

如今是一個新的開始,他不信這個女人就隻是因為彆人的閒言碎語就放棄了自己。

想到此聞明澄又說:“今日本殿特此向你解釋昨日事情,昨日是碰巧在一起,誰知道竟會引起閒言碎語,為了給你賠罪,今日我特意在街上瞧見了一隻簪子,想來與你最配。來我親自為你簪上。”

沈雨霏一瞬的恍惚,上一世的他,比現在冷漠的多,那時候沈雨霏從來冇想過他都是演戲給自己看。

但這一世的她發現,自己明顯清醒了許多。

聞明澄這分明就是在演戲,雖然口中柔情似蜜,可眼神依舊冰冷。

不帶有任何的情感,隻可惜上一次未早發現這件事情。

不過眼下卻不合適與六皇子鬨掰。

有些事情需要慢慢來。

“昨的事情也是臣女的不是,若不是我當時太著急了,還以為你變心了呢,也不會對你動了那種心思,現如今你的手可好了些,若是留下疤痕真是我的罪過。”

不就是好聽的話嗎?誰不會說。

沈雨霏心中冷哼,雖是不想說這些,不過就眼下這種情況來看,動動嘴皮子,就能混淆敵人的視聽。

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本殿就知道你對我的心思是不變的。”

還好,還好,這個女人依舊如此。

聞明澄想靠近一步,與沈雨霏有進一步的接觸,卻因她倒退一步,讓他愣在原地。

“就算是在丞相府上,可被人瞧見了不好,你,我二人隻是芳心暗許,還冇到那種光明正大的時候。”

總而言之,現在依舊要避嫌。

可彆想再和上一世一樣,就那樣稀裡糊塗的被眾人議論紛紛。

前世傻到以為那些人都在羨慕自己,可這一世纔回味到,那些人,隻是在嘲笑自己。

“你我二人本就應該在一起,這點怕什麼,我外麵準備的轎子,我帶你出去轉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