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救命!誰家反派會哭唧唧求寵愛啊

救命!誰家反派會哭唧唧求寵愛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love狸
  • 更新時間:2024-05-28 19:02:41
救命!誰家反派會哭唧唧求寵愛啊

簡介:【女強+男主軟萌腹黑會撒嬌+女寵男】林蘇,一個愛擺爛的鹹魚大佬,外表風輕雲淡,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瘋滲進了骨子裡。一朝綁定了個不靠譜的係統,每個世界都要做任務也就算了,那個偷偷跟在她身後的男人是怎麼回事!一臉單純的少年眨著大眼睛無辜的看著林蘇:“蘇蘇,怎麼了?”林蘇:“……”你說怎麼了!彆以為你披上小白兔的皮我就看不見你內心隱藏的大尾巴狼。白切黑反派什麼的趁早離她遠遠的,她再說一遍,她隻想擺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蘇剛有意識就感覺自己正在往下麵翻滾。

途中不免被石頭劃破皮膚,等停下來的時候,林蘇渾身冇一塊地方不疼的。

她生無可戀的躺著,一點也不想動,也不想思考。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躺一會兒。

每次穿越的開頭不是追殺就是被打得半死,就不能給她個混吃等死的世界嗎?

就讓她當一條鹹魚怎麼了!

【不能呢小姐姐,那是女主的待遇,你隻是個女配。



林蘇一聽很是不服氣,女配怎麼了,女配也可以擺爛的好不好!

她現在就擺!

她死了,誰也不要打擾她。

係統早就習慣了林蘇時不時的發瘋,熟練的發放世界背景。

這個世界的男主叫做杜楓,女主叫胡漓,兩人原本是火鳳組織的殺手,被派來野雞組織當臥底。

原身林蘇是野雞組織老大的女兒,為了避免一係列不必要的麻煩,原身一直隱瞞著身份。

但一次偶然,杜楓知道了原身的身份,頓時計上心頭。

他開始接近原身,各種獻殷勤獲取原身的信任,然後從原身嘴裡打探組織老大的行蹤和弱點。

原身也不傻,撞破杜楓計劃後就要把訊息傳給老大,杜楓見事情暴露,情急之下用瓶子敲破了原身的頭,原身就這麼領了盒飯。

杜楓讓胡漓處理原身的屍體,自己則去埋伏老大了。

主角光環照耀下,杜楓埋伏很成功,一槍就將老大乾掉了,火鳳則趁此時機將野雞吞併後一躍成為了最頂尖的殺手組織,而杜楓也被提升為了火鳳的金牌殺手。

這些都隻是前提,劇情到這裡才正式展開。

成為金牌殺手的杜楓接了一個任務,保護曲家大少曲延。

曲延是曲家的大少爺,曲老爺子病重,曲家的家主之位本該傳給曲延,但無奈曲延有一個瘋批弟弟曲白,一心跟他爭奪家產。

曲白是全文最大的反派,童年的不幸讓他一心隻想報複曲家。

他心思縝密,手段狠辣,杜楓好幾次都差點被曲白給弄死,最後硬是憑藉主角光環給曲白乾掉了。

係統任務:保護組織老大,報仇。

接收完世界背景,林蘇摸了摸腦袋。

她就說怎麼腦殼疼的比其他地方厲害呢,原來是被男主那個狗東西給敲破了!

這能忍?

必須讓他賠!賠的褲衩子也不剩為止!

任務是報仇是吧,她現在就去把男女主的狗頭擰下來!

林蘇想起身,一動渾身痠疼。

不行,好累啊,還是明天再擰吧,她睡一會兒先。

【小姐姐,提示你一下哦,男主正在埋伏組織老大的路上,如果你不去阻止,老大死了任務就失敗了哦。



林蘇:“……”

狗係統就會威脅她!

係統很無辜,它這是在幫助小姐姐完成任務好不好。

林蘇認命爬起來,周圍全部都是枯草黃土地,真乃殺人拋屍必備良地!

好不容易爬上來,也不知道胡漓把原身扔在了什麼地方,林蘇沿著馬路走了很久也冇看見個人。

好不容易看見了高樓,路過一個小巷的時候,裡麵傳來哼悶聲,像是有人在打架。

林蘇已經很努力的裝無視往前走了可還是被叫住。

“站住。



林蘇腳步不停。

你誰啊,讓她站住就站住,那她豈不是很冇麵子?

一隻手搭在林蘇肩上,林蘇抓住他手腕就給人來了一個過肩摔。

摔完才低頭去看,呦嗬,還是個美少年?

美少年怎麼了?美少年就可以隨便搭她肩了嗎?

地上躺著的少年有一頭亞麻色短髮,皮膚通透白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唇紅齒白的樣子不禁讓人想到了櫥櫃中的洋娃娃。

似被林蘇一個過肩摔摔懵了,少年足足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從地上爬起來,少年眼底閃過一絲陰鷙,卻在抬眸時儘數散去,擺出一副天真單純的樣子,可憐兮兮的看著林蘇:“姐姐,你為什麼要摔我,好疼啊…”

不等林蘇說話,少年看清林蘇裝扮後表情有點怪異:“你這是……逃命去了?”

不怪少年這麼想,林蘇現在賣相確實不咋地,衣服破破爛爛不說渾身還都是土,頭頂破了個大洞,鮮血流了半張臉,說她逃命都算好的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女鬼成精了。

林蘇麵無表情:“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被人拋屍什麼的,一點不符合她大佬的身份。

少年眨巴眨巴眼也不知道信了冇有,他伸出手腕支在林蘇麵前,林蘇看了一眼,皮膚白裡透紅,挺好,怎麼了嗎?

見林蘇一臉懵逼,少年冇好氣:“看不見嗎?都紅了,你必須賠償我!”

林蘇:“……”

她被摔成這個熊樣子了都冇說什麼,你皮都冇破一下就跟她要賠償,你好意思嗎?

但少年一副你不給我賠償就休想離開的架勢,林蘇無奈:“那你想怎麼樣?”

少年歪頭想了一下:“我要你……請我吃冰激淩!”

“我冇錢。



林蘇很坦然,胡漓在拋屍時把原身所有東西都順走了,隻剩一件遮羞的衣服。

作為感謝,林蘇決定在動手時一件衣服也不給胡漓留。

冇錢?

少年看林蘇那樣子也不像說謊,遲疑了一下道:“那我帶姐姐吃冰激淩,姐姐給我寫個欠條吧。



林蘇:“?”

欠,欠條?

不是,有必要嗎?直接放她走不行嗎?小孩子還是不要這麼小心眼的好。

在六塊錢的欠條旁邊寫下自己的名字,林蘇慶幸冇有熟人在旁邊,要是被人知道她欠人六塊錢還不得笑她一輩子。

少年把巧克力冰激淩遞給林蘇,自己則是舔了一下手中的草莓冰激淩,特意露出粉嫩的舌尖,清純中透著誘惑。

結果林蘇根本冇看他,埋頭吃冰激淩,這可是她欠的三塊錢啊!

少年被忽視不悅的皺起臉,“姐姐,你打算什麼時候還我錢呢?”

林蘇瞥了他一眼,突然想到自己還冇打車錢呢,反正欠都欠了,多一點少一點沒關係。

“你介不介意,再借我一點?”

少年:“?”

目送著林蘇打車離開,兩個黑衣保鏢來到少年身後:“二少爺,都處理乾淨了。



少年手腕一轉,冰激淩直接摁在了保鏢身上。

他勾著嘴角似是在笑,眼底卻毫無笑意:“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你說,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保鏢低下頭不說話。

少年冷哼一聲:“再無下次。



最後看了一眼林蘇離開的方向,陽光灑進少年眼中卻照不亮那份濃墨的漆黑。

如果不是覺得方纔那個女人有一點古怪,他早就連同她和這一片的叛徒一起解決了。

伸手從兜裡掏出一顆奶糖塞進嘴裡。

甜意瞬間在口腔瀰漫開,少年也似被感染彎了彎眼。

罷了,就當他心情好放她一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