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土豆是個泥
  • 更新時間:2024-07-01 08:00:49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簡介:秦惠文王駕崩後,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那就是秦武王!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外有倭寇,內有奸臣,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召喚華夏無上神將。張飛,典韋,張昭……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一眼望去,都乃朕打下的天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說做就做。丞相張儀,任鄙,戍衛將軍典韋,都被叫了過來。

“丞相,這就是昨晚,靈寶天尊,道教的神仙。這是給我的獎勵,是給我的高產仙糧。那是一種名為馬鈴薯的東西,一畝地可以產出十石。”

嬴蕩說得輕描淡寫。雖然土豆減產了,但這並不是一件丟人的事情。

相國張儀的眼睛急劇的眯了起來,他的眼神裡充滿了震驚。“王...王。你是說,一畝地,可以產出十石?”

任鄙興奮無比,從地上撿了一顆剛剛長出嫩芽的馬鈴薯,道:“感謝上仙賜予秦國!”

秦朝的衡製度,是參照了秦國在春秋時代采用的衡製度。1石=4鈞=120斤,1斤=16兩,1兩=4錙=24銖。

也就是說,土豆的產量大概在一千二百斤。大約相當於今天秦國十石左右。

按照《秦律倉律》所說,秦國的主食有:禾、麥、黍、稻、荅和菽。

嬴蕩看了一眼四周,一臉嚴肅的說道。“靈寶天尊還跟寡人說過,這些產量極高的仙靈作物,抗旱能力極強。”

“簡單來說,就是靠降雨就能活。”

張儀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興奮,他雙膝跪地,神情無比的誠懇:“多謝靈寶天尊!從此之後,大秦帝國的百姓,就不用捱餓了。”

秦國以粟和麥為主要作物,原因是粟對水的要求較低,適宜於秦嶺北部乾旱地帶。

雖然大米是世界上最高產的作物,但是它隻能生長在秦嶺南部巴蜀和漢中等多雨的地方。

巴蜀這個天府之國,也就是五、五年的時間,就已經在這裡播種了。

“禾”的產量,一到兩石。也就是說,年景好的時候,栗米的畝產能達到一百八十公斤。

嬴蕩急忙迎了上來,將張儀扶了起來。此事關乎我秦國未來命運。你可要好好聽聽。”

張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的目光落在了贏蕩的身上。他越來越相信,武王纔是真正的王者,纔有資格統治這個世界,否則的話,神仙也不會給他這麼多的仙糧。

“靈寶天尊,將馬鈴薯的培育之法傳授給我。”

張儀急聲說道,他匆匆的走到了書桌前,將一份竹簡撿了起來。我這就開始雕刻。”

嬴蕩麵露為難之色:“好,我和你細說一下。還是牢記於心吧。馬鈴薯,必須要長出芽......”

張儀在嬴蕩的講述下,不斷的做著筆記。君臣之間,可謂是珠聯璧合。

這一講,就是一個多小時,嬴盪口吐白沫。至此,一切都結束了。

“大王,您冇事吧?”我已經記下了。將已經長出嫩芽的馬鈴薯,用菜刀削去了上麵的小孔。然後放到太陽下曬2-3天。”

張儀是個聰明人,他是鬼穀子的弟子。學會縱橫交叉。

嬴蕩點點頭,鼓起掌來。丞相英明!我剛纔所說的,已經全部記住了。”

“大王,您冇事吧?”所有的馬鈴薯都已經開始發芽了。就像是一顆種子。我想,還是從關中平原開始吧!”張儀停下了手中的雕刻,仔細的想了想說道。

“冇問題。丞相,此事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你指揮著兩個二五百個地主,冇日冇夜地看守馬鈴薯地。嬴蕩轉身向大力神任寒走去。一臉的凝重。

“記住,一定要保密。向藍田大營求援。”

赫拉克魯覺得自己很可靠。忠肝義膽。

噗通一聲!任鄙單腿跪下,拱了拱手:“臣妾,這是我的榮幸。我願為大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是秦軍的陣型。秦軍士卒,每五人一組,設置一名隊長。二伍為什,要設立一名什長;五什為屯,並有屯頭一名;二屯為百,則以百將為一。五百人,有五百主一人;千人,有五百主兩人。

也就是說,二五百主,就相當於一箇中層官員,手握一千人。

接下來,就是嬴蕩將這首詩交給了張儀。將一份軍書,刻在了上麵,遞到了任我的手中。命任鄙去藍田大營,整頓兵馬,以備不時之需。

張儀、任鄙兩人,在嬴蕩的閨房中,將所有的馬鈴薯都搬了出來。所有人都被小心的搬運了出去。

張儀等人出了鹹陽皇宮,一名僧人卻是快步走了過來。躬身道:“回稟王上。司馬錯大帥,已經派出了自己的貼身侍衛,從蜀郡趕到了這裡。”

“請他入內。”嬴蕩轉身走向書桌。他單膝跪地。

“傳令下去!司馬錯的禁衛,來拜見大王!”

司馬錯的貼身侍衛,看起來有些狼狽。他抱著一根用繩子捆起來的竹子,邁著沉重的步伐,往裡麵走去。

“小人胥,參見大王。”

典韋上前一步,將手中的竹簡撿了起來。一隻蒲扇大的手,將繩子給扯了下來。

“大王,您冇事吧?”典韋看了一眼,將手中的玉簡遞給了嬴蕩。

嬴蕩一把將那張紙抓在手中,開始閱讀起來。他突然感覺到一陣頭疼。

這特麼的也太瑪德了吧。同樣是篆書。

嬴蕩將手中的竹簡交給了典韋,讓其充當“傳聲筒”。

“臣司馬錯,幸不負所托。成功拿下了蜀郡。蜀郡知府,陳莊,將手中的令牌,兵符,全部交了上去。蜀郡的危機解除了。還請大王,派忠臣,前往蜀地。”

嬴蕩得此喜訊,心中大定。

如此一來,巴蜀就成了最大的糧食產地。若是有足夠的糧食供應,秦國就可以獲得大量的糧食。

隻是,巴郡、蜀郡,自己應該讓什麼人來管理?

“嗯!寡人明白了。”

“我會和丞相商議之後,再作定奪。嬴蕩說著,對著司馬錯的侍衛說著:“你也累了,快去客棧歇息吧。”

“喏!”

司馬錯的侍衛拱了拱手,退了出去,離開了雄偉的鹹陽宮中。

在丞相張儀和身材魁梧的任鄙的共同努力下,一千多公斤的馬鈴薯被整齊的切割了下來。然後把它們曬乾,放到鹹陽城外兩百多畝的農田裡。

大力神任鄙,領二、二、五百君。總計兩千名秦軍士卒,晝夜不停的守衛著兩百多畝農田。

嬴蕩也漸漸適應了大秦時代。

儘管,現在的紙還冇有成型。上廁所,大便過後。嬴蕩隻好拿一根竹竿,把他的頭髮剃得乾乾淨淨。

身為秦國的皇帝,他的生活很忙,也很忙。每日裡,他都會在朝堂之上,處理一些政務。那就是到丞相那裡,和張儀商議如何聯合魏國,加強兩國的結盟。

除此之外,還有秦國的尚書,程壯。早在兩日前,他就已返回鹹陽,向武王請罪,以求活命。

嬴蕩命削去陳莊蜀郡之職,以示懲戒。被貶為平民,發配到北方的大散關。變成了一個普通士兵。

轉眼間,7天過去了。

翌日清晨,嬴蕩醒來。隨著石峰的話音落下。

“恭喜,168個小時簽到成功。王猛,功高蓋世,冠絕諸葛!”

“王猛,統帥99,武力80,智慧99,政治99,忠心100。”

“興國:王猛為一國文臣之首,智慧 1,政治 1。”

“起兵:王猛擔任一國武將首領,統帥 2,武力 2。”

“我的老天,不愧是王猛,號稱冠絕諸葛第一人。”

“文臣之中,以宰相為首。武官是上將軍為首。”

“係統,王猛呢?”

係統:“王猛的這個新身份,是由鬼穀子道長親自傳授的。他是張儀的同窗,研習了法家的學說。他出生於齊國北海劇縣,瑰資俊偉,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少年時,曾隨鬼穀先生學過法家。”

“已經從山上下來了。來見張儀師兄的路上。”

嬴蕩的臉色變得極其的怪異,他的嘴唇微微的抽搐著:“是鬼穀子的弟子。有了這個身份,倒也不錯。足夠秦國所有人的信任了。”

畢竟張儀也是鬼穀子的弟子。有一次,他去遊曆,卻被人疑心他偷走了一枚玉墜。被人用皮鞭抽了數百鞭。

張儀受笞,便是由此而來。

楚國,郢都,一座恢弘的宮殿中。楚懷王熊槐收到一封來自秦國鹹陽的密函,上麵寫著他的名字:

“好啊!嬴蕩,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武夫罷了。”楚懷王雄淮,將手裡的帛書放在桌上。眼中閃過一絲嘲諷。

楚國令尹子椒,則是翻了個白眼。他對楚懷王熊槐讚不絕口,馬屁滔滔不絕說道:“大王說得對,嬴蕩那小子剛登基不久,就瞎搞,霍亂朝政。這樣的人,遲早會被滅族的。”

子椒是楚國的人,在春秋時代就出生了。楚懷王最寵愛的大臣,官至令印。用任何方法來達成自己的目標。可以說,他就是一個狡猾不擇手段的傢夥。

令印,是楚國曆史上最尊貴的官職,掌管一切政務,號令天下,統領天下,處理國家大事,處理家國小事。

楚懷王熊槐哼道:“笑話,他也好意思說自己厲害?他還得到了一位神仙的托夢。笑死我吧!”

“嗯?如果嬴駟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一定會氣得吐血的。”

楚懷王熊槐也是一臉喜色。要知道,他在位的時候。對秦國三戰,三戰皆輸。漢中,也就這麼冇了!

邯鄲,趙國的都城。一襲胡服,趙武靈王趙雍站在那裡。他的手中,捏著一塊錦帕,皺著眉。

“嬴體?難道是道教的‘靈寶天尊’在夢境裡出現了?

趙國相國肥義立於下首,撫須沉思。莫非,這就是要改革不成?”

“改革?秦國已經進行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改革。秦惠文王嬴駟,雖殺了商鞅,但卻保留了變法。”趙武靈王趙雍還是很聰明的。他還在盛年,很清楚秦國是一個強大的敵人。

此時的趙國,在武靈王的統治下,實行了“胡服騎射”的製度。很快就在戰國中晚期,成為了一個強大的國家。

他們的崛起,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足以讓所有的國家都為之震驚。

費毅沉吟片刻,道:“大王。微臣認為,這是嬴蕩所為,欲迷惑人心。”

趙武靈王趙雍滿是疑惑:“迷惑人心?”

“是啊。秦國必已秘密調兵,準備奪取晉陽城這座趙國重鎮。”

“須知當年魏國以少梁為先,將上郡州十五個郡縣,賜於秦惠文王。秦人以五萬大軍,在上郡建城。”

“是啊。在我們趙國,也有一個叫中山的國家。”

“孤一心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中山給一網打儘。”趙武靈王趙雍將錦帕放在桌上。他的目光落在了相國的肥義身上。

……

兩天後,鹹陽陽城,秦國首都。熙熙攘攘的人群,熙熙攘攘。無數的胡人在人群中穿行。

這一切,都是因為嬴蕩對張儀下了死命令。他們和義渠國進行貿易,以牛馬換糧。

所以,纔會引來了北邊的林、羅兩個異族。跟著一支部族,到了鹹陽。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秦國的鹹陽,位於西北方向,溫度急劇下降。

秦國北部的草原人,最缺的就是食物和食鹽。

鹹陽大雪紛飛,大雪紛飛。就像是一片柳葉,在空中飄蕩。

丞相府中,張儀看到了王猛,他的師兄,也來到了他的身邊。當下大喜,將手裡的玉簡一扔,鞋子都顧不上了。

“嗬嗬。你總算出來了。”

“張儀師兄,我這一趟下來,就是為了和你在一起。王猛瑰姿俊偉,身高足有一米八。一張方正的臉龐,濃密的眉毛。可以說,他長得很帥。

“景略,我知道了。我主,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君主。”

“你的天賦,與我不相上下。張儀一隻手抓住了王猛的手臂,一臉真誠的自嘲。

“來人!還不趕緊讓人去準備一壺開水,好好招待一下我兄弟。”

這是一種很厲害的能力。

這一夜,張儀與王猛飲酒作樂,飲酒作樂。兩人還同床而眠。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張儀換了一身朝裝,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前往鹹陽宮中早朝。

嬴蕩揹著鹿盧劍,身邊還跟著一名護衛隊長典韋。龍行虎步,踏著鹹陽王宮的階梯,登上王座。

“臣,張儀,這是我的朋友。我想向大王推薦一名有才能的人。”張儀第一個上前,手中握著一塊令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