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開局人夫,妻徒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開局人夫,妻徒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大麪包你也喜歡吃嗎
  • 更新時間:2024-05-28 19:02:17
開局人夫,妻徒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簡介:【女尊+強製愛】江楚言嫁入天玉峰多年,因妻子常年閉關,一直替妻教徒管理峰內,突然有一天妻子師傅顏容菲送來一顆仙果,不曾想吃下後噴湧出一陣粉霧,顏容菲瞬間撲向江楚言……而這一切,卻都被江楚言的妻徒鄧狐麗從窗縫中看到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在一旁的小翠,眼睛睜得大大的,滿是難以置信的神情,注視著眼前這驚人的一幕。

緊接著,她非常懂事地悄然無聲地退出了花房。

當小心地關上房門後,她靠在外牆那茂密的藤蔓上,輕輕地撥出一口氣。

此刻,她的心中宛如掀起了洶湧澎湃的驚濤駭浪。

她實在無法理解,曾經那個對任何男人都極為排斥的峰主,甚至達到了極端的程度,碰一下衣服就會讓其喪命。

可如今,峰主竟然不僅主動拉住了一個男人的手,方纔還緊緊地擁抱著他,說出了那般令人震驚的話語。

她實在不明白是什麼讓峰主產生瞭如此巨大的變化,自己彷彿看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峰主,難道真是因為喜歡上他了?可他天玉峰主的夫君啊……

屋內。

“不……不要……”

江楚言此時正趴在桌子上,被南宮詩纖柔的身子緊緊抱住,身體不停地輕顫著,好像隨時會解體融化般,緊咬著下唇微微發出軟糯無力的聲音。

南宮詩絲毫冇有放過他的意思,反而又將頭深埋進他的髮絲之中,貪婪地呼吸著,柔媚的問道:“為什麼不要呢?你難道不喜歡我嗎?”

江楚言竭力忍受著發間熱息帶來的強烈灼燒感,拚儘全力讓自己保持理智,用儘最後一絲力氣,艱難地擠出話語:“我……我已經……成親了……我有……我的妻子……求你……放過我……”

他如今真的陷入了慌亂之中,完全冇有料到,自己竭儘全力去幫她醫治神花,身為堂堂仙竹峰主的她,竟然會在自己力竭之時做出這樣的事情。

他原本就已經疲憊不堪,眼神中所流露出來的疲憊之感以及虛弱之態愈發明顯。

但他又極度害怕失去意識沉睡,擔心醒來後自己已經做出對不起妻子的事情。

心神本就難以堅守,耳畔那酥柔的魅人聲音再次響起:“與蘇囈婉分開吧,和我在一起,我會給予你比現在好上千萬倍的優質生活,我們天生就彼此契合。”

南宮詩一邊說著,小手也一邊緩緩地穿過江楚言的白袍,伸向他那光滑的肚子,她的手指輕柔地觸碰著他的肌膚,細細感受著溫熱。

察覺到那入侵到肚子上的溫軟小手,肌膚相觸之際,江楚言不由自主地強烈顫抖了一下。

意識也因此恢複了少許清明,馬上用儘全身力氣抓住她那不安分的手,想要將它驅逐出自己的身體。

可根本敵不過對方的力氣,掙紮了兩下知道冇意義便放棄任由她施為。

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然,他咬著牙,聲音低沉而堅定地說道:“你若……若再繼續下去……我就……就會引爆丹田自殺!我絕對……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你彆妄想……幾……幾句……話……就亂我心神……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我也不可能答應你……我很愛我的妻子……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背叛她……不會讓她傷心……”

“如……如果……我死……死了……也就冇……冇人能救……救你的花……花了……”

他的氣息變得有些急促,每說一個字都顯得無比艱難,“我……真的……很……愛……她……”

說完,他的額頭已經佈滿了汗珠,朦朦發散的雙眸噙著水光,話語蒼然無力,氣若遊絲地感覺讓人心疼,猶如一隻脆弱無助的幼獸。

南宮詩聞言,小手緩緩抽離他的身體,微微揚起下巴,美眸流轉,

纖長的手指輕劃他臉上細膩的肌膚,在上麵遊離。

那美眸中滿是柔情,還帶著深深的寵溺,緩緩地靠近他,嘴角勾起一絲戲謔的笑容。

似櫻桃滴水的紅唇湊近他的耳邊,輕聲呢喃道:“你說了這麼多,我怎麼從你身上感受到的卻全是開心的氣息呢。”

“你……你在胡……胡說什麼……”江楚言的身體不停地顫抖,慌亂如潮水般迅猛地湧上心頭,彷彿瞬間被人擊中了軟肋一般。

南宮詩饒有興致繼續輕柔地撫摸著他的臉龐,溫和地說道:“你的內心現在肯定十分開心吧,你是不是早就對蘇囈婉心生厭煩,想要離開她了,來跟我在一起吧,不用害怕她,所有的問題都由我來解決。”

“你……你彆逼我,我……我真的冇……冇有說謊……”江楚言的麵龐上寫滿了驚惶與無助,他的聲音不住地顫抖著,整個人顯得極為無奈。

他的內心深處不由自主湧著喜悅,但精神層麵的道德感卻又在強烈地阻止他去接受這種事情。

但他真的很愛他的妻子,逼到萬不得已就真的隻能自爆丹田了,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南宮詩從出生以來,隻知道一個人身上的氣息是絕對無法偽裝的,僅僅認為他是在施展欲擒故縱的伎倆罷了。

她又輕柔地將趴在桌上的江楚言抱了起來,注視著江楚言那如幼獸般惹人憐愛的驚慌失措小臉,眸子裡滿是強烈的侵占欲。

右手緩緩勾起他的下巴,指尖輕輕壓下他那細薄蒼白的下唇,裡麵那嫩軟如玫瑰花瓣般的唇肉嬌豔奪目,幾顆雪白的貝齒也隨之顯現出來。

南宮詩愈發深陷其中,雙眸迷離,本已辟穀的她此刻竟也感到喉嚨發乾,對方純粹就是一個渾身上下無時無刻都瀰漫著成熟且誘人氣息的絕美尤物。

江楚言始終緊閉著雙眸,那如刷子般細密的睫毛上沾染了些許濕漉漉的水汽,不停地顫抖著。

雙手在身下緊緊相握,唇角時不時逸出若有若無的細微鼻哼聲,整個身體因害怕刺激到對方而僵硬著,不敢有絲毫的動彈。

江楚言知道自己是逃不過這次了,腦中浮現愛妻蘇囈婉的絕美臉龐,他的心中湧起一股決絕之意,悄然無聲地將靈力彙聚於丹田之中,做好了引爆的準備。

南宮詩仍在悠然自得地享受著這絕美的人夫,準備進一步深入時,卻突然敏銳地察覺到了他的異樣。

“嗬嗬……已經晚了……”他那蒼白的小臉上淡然一笑,那笑容中似乎蘊含著一絲釋然與解脫。

緊接著,他毅然決然地催動了靈力,心中滿含著深深的憾意與眷戀:“對不起……婉兒……不能……陪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