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抗戰之太行戰神

抗戰之太行戰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無為智者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0:36
抗戰之太行戰神

簡介:嚴凱是個士官兵,由於一心撲在工作上,到了臨退役時卻成了個剩男,在與寡婦鐘雪芳相遇救美被地痞射殺身亡,重生到戰火紛飛的抗日戰場 自始展現了他那殺敵神勇,泡妞也無敵的傳奇征戰生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嚴凱知道時間不多,於是就飛快地開始劃算了下兵力的安排。

自己手中的捷克輕機槍彈匣是滿裝二十發子彈,現在身上帶著五個彈匣,起碼可以乾掉七十多個鬼子吧?不是他狂,是這些鬼子炮兵除了炮,壓根就冇帶其他武器。

其他的就交給弟兄們去對付了,大不了到時自己再辛苦些就是了。

嚴凱將自己的計劃向三個排長作了詳細交待後,便果斷地說道:“三分鐘後就發動攻擊。

”就在獨立團阻擊陣地上,一營快要堅持不住時,嚴凱他們新兵連終於發起了對鬼子炮兵陣地的襲擊了。

“啪啪啪……噠噠噠……”一陣猛烈的槍聲響起後,鬼子的炮擊便全部停止下來了。

被突然襲擊打死一地的鬼子炮兵後,那些冇死的鬼子便拿起了鐵揪等武器,向新兵連的戰士們衝來。

這時的鬼子兵確實是不畏死……“他娘找死!”嚴凱看到鬼子炮兵不四處逃散,反而集中起來向自己進攻,心裡不由的就樂了,他孃的,這些鬼子還挺配合的吧!有便宜不占,那不是嚴凱的風格。

嚴凱見勢後,一馬當先,帶著一百二十號弟兄,直接撞向了那些鬼子炮兵。

“噠噠……”嚴凱手中的機槍不斷地噴射出火焰。

“啪,啪……”戰士們手上的那些什麼老套筒、單打一、漢陽造五花八門的武器,竟然也大逞神威了,打得鬼子炮兵是人仰馬翻,頓時就倒了一大片。

也隻有嚴凱能做到,五分鐘內,就將二百發機槍子彈打完了。

當然幾乎一棵子彈消滅一個敵人。

“剩下的鬼子讓一、二排去對付了。

三排的趕快把炮收集在一起。

”打完了所有子彈後,嚴凱說朝弟兄叫道,命令一、二排的戰士去對付剩下的六十多個鬼子,三排戰士跟自己去收集迫擊炮。

“啊!”戰士們根本不知道,打多了炮彈的炮筒是非常熱的,一些急忙就去抓炮筒的戰士,不斷地發出了慘痛的叫聲。

“大家聽著,不要用手去抓炮筒,要抓支架和底盤!”聽到慘叫聲後,嚴凱就明白自己忽略了這個問題,趕忙大聲地告訴戰士該如何搬炮。

陣地上也就三十幾門日軍稱“九七式”曲射步兵炮,很快就被集中起來。

“連長。

我們得去幫一、二排的同誌!”三排長急促地朝嚴凱吼了一聲。

嚴凱抬頭望去,原來是兩個排近九十多人,卻和六十不到的鬼子炮兵打得十分艱難,不斷的有人倒下了。

臥槽!自己竟然忘記了,與鬼子炮兵相比,自己手下的那些兵的素質不是差那麼一點半點的,他孃的,他們手上的槍雖說是差,但總比人家空手空拳強吧?“你們去吧。

記住了能開槍就開槍,命比子彈珍貴!”嚴凱特地交待了一句。

不過,失去炮火支援後,獨立團的一營很快就穩住了陣腳,死死地將前麵的鬼子給擋住了。

“看來嚴凱的新兵連是做到了!”團長一拳砸在桌上,高興地朝政委叫了一聲。

而新兵連這邊的處境就危急起來了。

雖說有了三排的加入,在人數上幾近三比一,再加上嚴凱的交待,三排長很好地執行了他這個命令,用槍來解決,局勢立即倒向了新兵連這邊。

問題是,鬼子從前線調回來增援的一箇中隊已經出現在山腳下。

如果不能及時擺脫,被鬼子糾纏上了,新兵連就可能要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嚴凱也隻能顧一頭了。

他利用後世的技術,很快就用炮彈弄了個爆炸點,土製的手榴彈做個導火索還是可廢物利用的。

“撤!快撤!”弄好詭雷後,嚴凱就朝手下的戰士大聲叫道。

但是,已經打紅眼的戰士們,一個個哪裡肯放過剩下的二十多個鬼子呢。

迫於無奈,嚴凱隻好抽出自己的駁殼槍,朝天上放了三槍,一些聽到槍聲的乾部戰士才朝後看來,見自己連長像瘋了似地手舞腳蹈地叫撤退。

在乾部們的強力乾預命令下,加之看到鬼子增援部隊已經趕到,這才慌張的撒腿跑了起來。

“趕往這邊跑!”嚴凱早就看好了撤退的後路,指著右側的那片叢林,讓戰士們快跑。

“你們班,負責把這三門炮及這些炮彈帶走。

”見戰士們已經順著指定的路線跑,嚴凱纔對一直跟著自己的這個班說道。

“是!”這個三班長非常高興地答應了一聲,指揮著戰士們扛起來就跑。

打完子彈的機槍,嚴凱是捨不得扔了,最後檢查了一遍詭雷的情況後,嚴凱這才最後一個撤了。

但是他並冇有跑遠,跑了近六十米左右距離,就閃躲進了一塊岩石後麵,他得給弟兄們阻擊一下鬼子。

鬼子的追趕速度可比新兵連的戰士快多了,轉眼就趕到炮兵陣地了。

“喲西?”那個帶隊的中隊長,看到自己炮兵被打死得到處都是,而炮卻被堆積在一起,不由的就命令急進中的鬼子兵停止追擊。

圍著被堆積成一座小山的迫擊炮察看起來。

不行,得讓他們亂起來。

否則那詭雷很快就會被髮現,那任務就不算是圓滿完成了。

嚴凱迅速地用裝槍的木盒子與駁殼槍組合成一把狙擊槍,瞄準那箇中隊長連開了三槍。

不是嚴凱槍法差,而是他對這種手槍不敢相信,他這纔是第一次使用這老古董呢。

這三槍全部都打進了這個倒黴的中隊長自體上,他連個慘叫聲都免了,就一頭栽倒在地了。

“八格!”這還了得,這土八路也太無恥了吧,偷偷的打冷槍,竟敢將自己的中隊長給打死了。

於是,在中隊付的咒罵聲中,鬼子很快就亂鬨哄地朝嚴凱這邊衝來,而嚴凱在開槍後就早已開始逃跑了。

鬼子隊伍這麼一亂,就有人觸碰到嚴凱埋下的詭雷。

突然“轟”的一聲巨響,埋在火炮下的炮彈就爆炸了。

嚴凱之所以跑得那麼快,並不是怕被鬼子追到,而就怕被這個劇烈的爆炸所殃及。

而悲催的是,這個小鬼子中隊的士兵卻被攤上了,隨著爆炸聲的過後,能站著的也就廖廖幾個了。

就這麼一折騰,一個小時時間也就過去了。

由於追擊的鬼子給那一大堆炮彈起爆,炸死炸傷的差不多,自然就讓新兵連輕鬆地逃脫了。

脫離危險後,隊伍在一個山腳下集中。

嚴凱一看,頓時心裡的興奮情緒就跑得無影無蹤了。

他孃的,這是個什麼“概念”?出發時的一百二十幾號人的隊伍,一下就短了一大截。

嚴凱殺人的心都有了。

他冷著一張臉,丟下隊伍讓副連長帶著,自己默默地跟在後麵想著心思。

看來,自己又得脫掉一層皮,好好的將這些習慣於抓鋤頭柄的農民,給訓練成真正意義上的士兵了。

“老嚴。

嚴連長!”“你鬼嚎個什麼呢?”正在沉思的嚴凱,被這突然的叫聲給嚇了一跳,脫口就罵道。

“對不起!我……”逼連長被罵得一愣怔,頓時就紅起了臉,悻悻地想道歉。

嚴凱抬頭一看是副連長在叫自己,於是就不好意地:“嗬嗬,對不起呀,我剛纔不知道是你……有什麼事嗎?”“我想問下。

我們這要往哪走?”“往哪走?”嚴凱也懵懂了,誰也冇有和自己說打完後往哪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