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獵隊

獵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酒盞花枝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1:43
獵隊

簡介:一部抗戰版的《神探狄仁傑》,揭秘中央特科的腥風血雨 隱秘戰線,鬥智鬥勇 偵破守秘,千裡懲凶!虎穴取子,龍潭縛龍 縱死骨香,青史銘功!——獵人大隊 民族獨立,國家富強,內則百姓安居樂業,外則強敵莫敢直視,這就是獵人大隊的使命!出版聯絡:QQ42381389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鄧卓輕輕搖搖唐功,唐功頭歪了一下,嘴張得更大,鼾聲也更大了,鼾聲每響一聲,地麵上的小石子就跟著跳動一次。

最大的兒童團員小聲問秦連長:“秦連長,**特派員是多大的官,連個‘長’字都不帶,有冇有我們仲排長大。

”秦連長瞪了仲排長一眼:“嗬嗬,仲排長,你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挺高啊!”仲排長不好意思地回答:“那是那是。

”“去,到廚房把我冇吃完的狗肉端來。

”秦連長命令仲排長立刻逃離了這個尷尬的現場。

秦連長這才摸了一下那個兒童團員的額頭,小聲說:“比我們團長還大。

”四個兒童團員不約而同地吐了一下舌頭。

秦連長走到鄧卓旁邊,笑著說道:“特派員,彆浪費自己的口舌了,我能讓他起來。

”仲排長正好來了,手中端著半盤白切狗肉。

鄧卓好奇地看著秦連長,秦連長接過半盤狗肉,在唐功脖子處晃晃,唐功立刻脖子就跟著盤子兩邊搖晃起來,嘴巴不停地咂動,鼻孔一會兒大一會兒小。

秦連長得意地把手中的盤子慢慢向唐功胸前移動,唐功竟順著秦連長的手勢從擔架上坐起來。

當唐功上半身與大腿坐成九十度直角的時候,唐功突然嘴大張,脖子閃電般向前一送,一口咬下。

唐功快,秦連長的手比唐功的脖子更快,手向後一縮,唐功竟咬了個空,上齒下齒髮出清脆的“啪”的一聲,像放了一顆大號爆竹。

“狗肉!”唐功突然瞪大雙眼,清醒過來。

唐功一扭頭看見秦連長,驚喜地說道:“你!”秦連長一擺手:“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我請你吃狗肉。

”“好好好,不提了,吃狗肉!”唐功興奮地點點頭,腿一動就從擔架上站起來,兩眼盯著狗肉,口中嚥了一口口水。

“怎麼,要我給你鬆綁?”秦連長斜著眼盯住唐功。

“哪能呢?”唐功說著兩臂稍稍一動,“啪”,身上的麻繩立刻斷成上百節食指長的條狀。

唐功的這手功夫一亮,所有人新四軍戰士心中都一驚,四個兒童團員更是舌頭都縮不回去了。

“仲排長!”“到!”“馬上通知炊事班做幾個好菜,向一營二營三營營部彙報**特派員已安全到達根據地三營防區,找幾根上好的繩子賠給兒童團。

”秦連長一口氣佈置了三個任務。

“是!”仲排長立正敬禮正要離去。

“等等!”鄧卓叫住仲排長。

雖然是連長命令,可現場最大的官是特派員,仲排長馬上轉身向鄧卓敬了一個軍禮:“特派員有什麼指示?”“第一,我們不餓。

”鄧卓本想說不讓廚房做飯,但馬上想起剛纔唐功一聞到狗肉就丟了魂的樣子,心中又不忍了,於是說道:“隨便讓廚房做兩個菜,我們還有任務,要抓緊時間。

第二,我來的訊息暫時不要通知三位營長,我想先在根據地看看。

第三,你們這個防區的兒童團員……”四個兒童團員立刻不自覺地就立正站好了,心中像有一群老鼠似的上竄下跳,今天自己不但是抓錯了人,還抓了一個比團長還大的官,天哪!“這些孩子們工作做得非常出色,有勇有謀,原則性強,合作性強,冇有他們的幫助我們也找不到你這裡來。

我建議,立刻向全區對他們進行通報表揚!”仲排長看了一眼自己的頂頭上司,雖說鄧卓是這裡的最大領導,但自己還是得看看自己挨級的意思。

秦連長點點頭。

“是!”仲排長轉身把四個兒童團員一摟,“還不走,這回你們可名揚天下了。

”四個兒童團員興奮得像麻雀一樣跳著說道:“謝謝特派員!謝謝特派員!”一邊跳著一邊跟仲排長離開。

鄧卓和秦連長、唐功進屋在餐桌前坐下,唐功馬上就用手去拈狗肉往嘴裡塞。

鄧卓問秦連長:“秦連長在這裡多長時間了?”秦連長回答:“我在這裡半年多了。

我和我的兵原來是蘇北根據地的,也是負責對首長的警衛工作。

八個月前吧,我接到上級命令,說這裡有整整一個連集體叛變,卻給鬼子全殺了,這裡的防務出現空缺,讓我把人帶過來,我就過來了。

”鄧卓心中明白了,上級從一個陌生的地方整建製地調一支部隊進來,表麵上是加強淮南根據地防務,實則是對淮南根據地不太信任,懷疑裡麵有其他勢力。

這支部隊既然是從外麵“空降”進來的,肯定短期之內不會受到淮南根據地裡其他勢力的影響,自己在這裡查案最能依賴的就應該是這個連了。

“幾個營長分彆叫什麼?關係怎麼樣?”鄧卓問。

秦連長回答:“一營營長關則懷,二營營長朱大勇,我們營長叫付學新。

”說到這裡,秦連長停下來,向四周看了看,小聲回答:“關係緊張。

”“哦!”鄧卓詫異了,革命隊伍中乾部之間的關係緊張可不是什麼好事,何況此地的位置如此特殊。

“到底怎樣緊張,你說說看。

”秦連長把椅子移到鄧卓跟前,小聲說:“我們中間有內奸。

”鄧卓心想我當然知道有內奸,冇內奸我來做什麼,臉上卻笑著問:“你怎麼這麼肯定?”“我們營長說的,我看也肯定是的。

我聽我的營長說,我們上一任團長齊漢強有一次開營級乾部會說,我們中間有內奸,要各營秘密查一查,冇多久,我們營一連就整連叛變,讓日本人全殺了。

還有三個月前,齊團長親自帶一營去送一批軍火,結果遭到日軍伏擊,一營突圍以後傷亡慘重,團長也死了。

這件事情日本人本來就不該知道,高度機密,當時一營長用派人突圍出來向我們和二營求救。

我們獨立九團一共三個營,一營二營在我們前麵,我們在最後,實力也最強。

當時,我們營長對我說,我們營背後就是軍工部,我們要是走了,軍工部前麵就空了,很容易讓敵人鑽空子,所以不能支援。

而且當時二營就在附近,所以我們營長說,要支援也是二營的事,就算二營打敗了,我們的任務也還是掩護軍工部撤退,不可能支援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