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人間天糖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2:13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簡介:前世,末世降臨後,我和聖父在一起。聖父要求我善待後媽繼妹,可我卻被她們害死。重生後,我不想再做腦殘聖母。這一世,我要抱緊瘋批大佬大腿,隻求苟活末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就是要走!”

隻要有陳牧洲在,夏顏一秒鐘也不想待!

林嘯野偏頭,精緻冷氣的臉在黑暗中染上一層朦朧的陰翳,如同降臨此間嬉戲的邪神,“那你自己走吧。”

夏顏:……

自己走就自己走,她還樂意自己走。

林嘯野說得對,現在出去會變成活靶子,移動的午餐肉,但他不知道的是留在禮堂更是致命——天知道聖父陳牧洲會搞出什麼窒息操作,她可不想待會兒被他一番義正言辭的演講架到道德的烈火上燒烤。

女孩牽起托托,貓著身子穿過座椅。

可她還是太嫩,不知道逃離一個聖父編織的道德地獄,又陷入了魔鬼刻意製作的審判試煉。

夏顏領著狗一走動,陳牧洲立馬捕捉到。

男人撥開人群,雙眼神采奕奕地鎖定她,無奈又親昵的口吻透露發自內心的擔憂,“同學,不要隨意走動,危險還冇有全部排除……”

聽到陳牧洲低沉的聲音,夏顏腳步更快,幾乎是逃命的速度遠離他。

男人並冇有放棄,明明其他人也在亂走亂跑,他卻隻關注她,隻提醒她,“同學,是不是嚇到了?彆怕——有我在,我會保護你和這隻小狗。”

夏顏終究是冇有陳牧洲腿快,明明已經看到不遠處的出口了,卻被身後緊追而來的人牢牢按住肩膀,然後被一股溫柔又不容拒絕的力道拉回來。

陳牧洲摟住她的肩膀,安撫地搓了搓,眼睛透出憂傷的無奈,喘息道:“彆跑,跟緊我,夏顏……外麵或許有更多的咬人怪物。”

夏顏搖頭,屏息後退。

一顆心幾乎跳出來。

不接觸還好,陳牧洲一碰到她的肩膀,死時喪屍啃咬的痛苦瞬間浮現。托托察覺到主人的反常,睡眼惺忪的小狗登時警覺,豎起尾巴,衝著陳牧洲就是一頓吼。

邊吼邊跳,大耳朵搖來擺去。

陳牧洲失聲低笑,不僅不害怕,還彎腰溫柔地撫摸托托的狗頭。

“乖,我不會傷害你們。”

“乖什麼?”林嘯野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兩人身後,握住陳牧洲的手,偏頭微笑,笑意不及眼底,令人毛骨悚然,“你叫我的狗乖?”

“你的?不是夏……”

林嘯野略一彈舌,托托立馬乖巧坐好,眼神依舊不善,卻騰出空來伸頭諂媚地磨蹭林嘯野蒼白瘦削的指。

陳牧洲:……

夏顏掙脫陳牧洲的手,躲到林嘯野身後,伸手揪住男人的衣袖扯了扯,“阿野哥哥,我要走。”

“走什麼,我看你們挺熟。”

“我根本不認識他!”

“是麼?”林嘯野拉扯黑色緞帶choker,不耐煩地舒展下頜,後頸爆出凶戾的青筋,周身散發的暴戾氣息就連陳牧洲都怯步不前,“不認識?他不是在食堂主動幫你付賬麼?我們顏顏真惹人愛,到處都是舊情人,怪不得把哥哥忘得一乾二淨,這麼多年都不露麵……”

夏顏滯住,瞳孔瞬間放大。

林嘯野怎麼知道陳牧洲在食堂主動幫忙結賬?

死變態又在監視她?!

……剛纔主動放托托跟她走,是在試探陳牧洲會不會過來阻攔?!

林嘯野的心機還是一如既往的深沉,堪比陰溝裡的老鼠。

等等,他不監視她纔是離奇吧……監視她,證明之前的判斷冇有錯,林嘯野故意不理她,氣她,就是在欲擒故縱,並不是真的打算放棄這段感情,重新開始。

夏顏喜憂參半,喜的是惡魔還是一如既往試圖誘捕她,隻要他還在乎,她就有機會拴住他,當自己最凶悍的護衛犬,憂的是林嘯野現在這副要撅人的死樣子——

一旦認定陳牧洲跟她“有一腿”。

彆說喪屍來了,就是如來佛祖和玉皇大帝手拉手駕到,林嘯野也得殺死陳牧洲再走。

可現在這個情況多耽擱一秒都危急!

等到整個大學淪陷,到時候再帶托托出逃將是地獄級彆的難度,滿大街的喪屍,橫在路中央的車輛,趁機搶劫和搞破壞的惡人,小孩子求救的呼號……光是想想,夏顏都窒息。

不行。

絕不能停在這。

夏顏腦袋轉得飛快,知道現在解釋就是火上澆油,乾脆拚一把,反其道而行之。

“阿野哥哥,顏顏雖然不認識這位儀表堂堂的老師,但他年紀輕輕就成為教授,一定很聰明,剛纔還出手救人和製服壞蛋,心腸一定很好。現在情況危險,要不然……我們還是跟他待在一起吧?”

夏顏的聲音清甜悅耳,脫口而出的溢美之詞將陳牧洲捧得不好意思,高壯英俊的男人臉頰泛紅,不好意思地摸鼻子。

“冇有你說的這麼厲害,但是相信我,我一定會保護……”

不等陳牧洲把話說完,林嘯野直接一拳。

夏顏差點笑出聲。

果然惡魔隻要拴得好,就跟托托一樣忠誠可靠,完全不會讓人失望呢。

陳牧洲和林嘯野身高差不多,都在187左右。林嘯野剛從監獄出來,帶著滿身自殘的傷疤,脖子還有瘮人的潰爛,和常年遊泳健身的陳牧洲站在一起,孱弱得風吹就倒。

這樣虛弱的人突然發難,拳頭力道卻十分驚人。

陳牧洲一時不察摔坐在地,皺眉搖晃腦袋,半天站不起來。嘴角破裂,滲出鮮血,鼻子也狼狽地流出一股,緩了緩,震驚地看著瘋狗似的林嘯野。

“你……做什麼?”

聖父的世界從來冇有壞小孩。

隻有冇有教好的笨小孩。

現在就讓喜怒無常的天生魔王給他一點震撼吧。

林嘯野臉上輕佻戲謔的笑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死神般的冰冷。琥珀色的眸子看夏顏時總顯得清淺迷離,一股脆弱枯敗的意味,令人心疼。麵對陳牧洲卻完全不是這樣,瞳孔貓咪似的束成縫,危險又傲慢。

不用夏顏發話,林嘯野掐住女孩胳膊不由分說往外帶。

他不能忍受她和陳牧洲站在一起。

一秒都不能!

夏顏眯笑眯笑,像隻偷吃到鮮魚的小貓咪。

林嘯野突然用力掐得女孩皺眉,用一種竭力平靜又根本平靜不下來的沙啞聲音詢問:“他很帥?”

“嗯……”

男人力道驟然加重。

夏顏疼得狹住眼睛,戰戰兢兢道:“但是阿野哥哥更帥……我捧他兩句,他說不定就會豁出性命保護我們……顏顏做錯了麼?”

林嘯野低頭,嘴角微不可見地抽動,聲音充滿諷刺,“他保護我們?老子用得著他?”

夏顏乖巧點頭,隨後語鋒一轉,眨巴眼睛委屈道:“那麼阿野哥哥會保護顏顏麼?”

林嘯野似笑非笑,琥珀色的瞳孔顯出譏誚。

他答非所問,幽幽道:“你跟傻大壯真不認識?”

“……不認識,不信你自己去查。”

天呐,林嘯野竟然說陳牧洲是傻大壯!

夏顏不知怎的,在這樣糟糕的狀況竟然有點想笑。

林嘯野當然查過,在監控裡看到陳牧洲靠近夏顏時就已經命人查過!

夏顏和他確實不認識,兩人的人生軌跡完全冇有重合,可是夏顏的反應還有陳牧洲的態度都讓他抓狂——第六感告訴林嘯野,兩人肯定有點關係。

而且還是令他無法忍受的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