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縛瑾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2:59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簡介:初到上海,燈紅酒綠下那些男人女人讓我迷茫而無助 但我從冇想過,浮城裡兵荒馬亂愛恨嗔癡,卻埋葬了我此生最炙熱的情事 此後很多人問過我,在上海那麼多年,有冇有紙醉金迷到忘了今夕何年 我說有 我曾在最風花雪月的日子裡,賠儘了最好的年華,去深愛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從服務生手中接過果盤,一步一步向那扇門靠近,在推開之前,我腦海中想過無數場景,奢靡的曖/昧的瘋狂的噁心的,我以為我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可當我最終邁進去時,在昏暗的燈光下,我望著那坐在沙發上難分難捨的兩個人,還是覺得心口某個地方忽然漏了一下,不知道是血還是空氣,忽然一下子掏空了,我來不會反應來不及抓住什麼,就為時已晚。

我端著盤子愣在那裡,蔣華東輕輕推開了腿上坐著的女人,捏了捏她的臉,“妖精,在齊老闆麵前,還這樣勾/引我?想讓我在外麵落個色/胚的壞名聲?”女人嬌笑著,一聲湖藍色的裙子格外清靈溫婉,她身上冇有風塵氣,我一眼就能看出來,應該是個良家清白的姑娘。

也對,蔣華東那樣呼風喚雨的人物,哪裡會對一個花場的小姐動真情,不過都是幌子,是一時興起罷了,也許那一晚過後,他還在嗤笑我,一個婊/子而已,竟然還拿自己當什麼寶貝,哄了那麼久才騙上了床,還擺出一副被強了的姿態,算什麼東西。

我低眸笑了一聲,被他稱作齊老闆的中年男人捏著酒杯笑了笑,他旁邊也有一個女孩,我並不認識,可能也是從外麵帶過來的,但眉梢眼角有幾分放/蕩,想來應該是外場帶來出/台的。

他摟過那個女孩,笑得特彆諂媚,“蔣總開什麼玩笑,道上人誰不知道您是正人君子,多少女孩眼巴巴的盼著能和您有段露水情緣,卻連個邊兒都摸不到,薛小姐這樣漂亮體貼,我看也是萬裡挑一,能得蔣總的歡心,真是好福氣啊。

”他說著掐了掐旁邊女孩的屁股,“你說,蔣總和薛小姐般配嗎?”女孩咯咯笑著,親密的頭都紮在齊老闆的腿上,“當然了,天作之合。

”蔣華東沉默著聽他們說完,忽然爆發出一陣特彆爽朗的笑聲,他腿上坐著的薛小姐也在笑,聲音像銀鈴般悅耳動人。

天作之合。

是啊,高高在上,大家閨秀,自然是外人眼中的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我軟著一雙腿,將果盤放在茶幾上,蔣華東自始至終目光都不曾離開過薛小姐的臉,他的眼底滿是深情寵溺,我一直相信,男人的眼神不會騙人,如果此前我還抱有什麼幻想,此刻也全部覆滅。

我彎著腰將茶幾上的菸蒂放回菸灰缸裡,將酒瓶子歸置到地毯上放好,站起身,低著頭說,“先生小姐還有什麼需要嗎?”齊老闆指了指點歌台,“給我點首情歌對唱。

”我走過去,將螢幕推開,“點什麼?”齊老闆想了一下,看向蔣華東,“薛小姐喜歡唱什麼?”蔣華東垂眸看向她,她笑得很嬌羞,“我…都好啊,我其實並不會唱什麼,華東呢,我聽你的。

”“哎呦,蔣總真是有福氣的人啊,情場商場雙得意,這麼可心的佳人,在我這老朋友麵前,還不忘把麵子給您做足,不像我家裡那個黃臉婆,帶出去丟人現眼,就他/媽知道找我要錢。

”蔣華東親了親薛小姐的臉頰,聲音溫柔,“你選就好。

”她再度想了一會兒,直到我站的腿都發麻了,她才終於開口,“場有一點動心吧,華東還記得嗎,咱倆第一次見麵,那時候我看到你,就想到了這首歌。

”蔣華東微微閉了閉眼睛,似乎真的在回想,不一會兒他睜開,笑得愈發溫柔,“記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