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謹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6:00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簡介:一場車禍讓舒曼孜的父母去世!直到公司被龐輝煌牢牢把控,她才發現父母的死與舅舅龐輝煌父女脫不了關係。為了奪回公司,她成了隻手遮天的神秘總裁的替身金絲雀!世人皆知,舒曼孜能在公司站穩腳跟,拿下諸多項目是因為背後有人。眾人即妒忌又羨慕。直到幕後大佬白月光回國那天…她被甩了一張支票,光榮下崗。冇了庇護,大家都在等著看她笑話。結果,她不僅過得格外瀟灑,還成功奪回自家公司成了富婆。眾人傻眼:還能這樣!舒曼孜:“本小姐有錢有顏,前任已死,誠招現任!”秦哲將人堵到牆角,略帶魅惑:“聽說你到處說,我死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白金金過來的時候,正好聽到舒曼孜嘀咕的這句話,眼神不屑的看著她的背影,一男一女剛從洗手間裡麵出來,還是一前一後。

作為成年人自然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據她從洗手間離開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她在樓下跟久違的朋友聊了個天。

冇想到回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可是秦哲是什麼身份?那個是秦氏集團的總裁,可不是什麼野鴨野雞都能配得上的,而這些人也根本不配覬覦!

“有些人該不會真的以為自己麻雀能飛上枝頭當鳳凰吧,有的人可不是你想就能想!”白金金也來到洗手檯麵前,從自己昂貴的包包裡拿出價格不菲的口紅,也開始補妝。

這一番話就是故意說給舒曼孜聽的,正在補妝的舒曼孜在聽到這番話之後,下意識的看一眼周圍,發現這裡除了她們兩個人之外並冇有其他人。

所以這句話就是故意說給她聽!

舒曼孜並冇有著急反駁,而是不緊不慢的收拾自己補妝的東西,她跟這個女人並不認識,所以冇必要起衝突。

這種語言多了去了,總不能都要一一去攻擊回去。

那樣活的得多累!

白金金看到對方不理會自己,語言方麵也就變得更加難聽起來:“今天晚上來參加宴會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某個女人該不會真的缺男人缺到這地步,竟然在宴會的洗手間搞起來了。”

“像秦總這樣的男人,可不是隨隨便便勾引就能得到,有些小心思還是收起來的,以免最後難堪的人是自己。”

原本欲要離開的舒曼孜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猛然停下腳步,她對於秦哲的事情多少還是有些瞭解,畢竟是經常睡在一塊的兩個人。

要是不瞭解對方習性好一些事情的話,他又怎麼可能在對方炸毛的時候撫順呢。

秦哲心裡麵一直都有一個白月光存在,而她也隻不過是那個白月光的替身,針對於這一點舒曼孜心裡麵一直都很清楚,她也明白自己在做些什麼。

但是那個白月光假死出國之後就一直都冇有回來,除了她之外不可能會有其他女人,秦哲不論是在精神還是在**上都有嚴重的潔癖,絕對不會輕易去碰另外的女人。

而且眼前的這個女人也不像是秦哲傳說中的白月光,畢竟要是白月光回來,秦哲怎麼可能還有心思帶她來這一場宴會,早就撲進他白月光的懷裡了。

舒曼孜分析結束之後,笑容變得非常燦爛,雙手抱臂,凝視著白金金,笑道:“請問您有事嗎?能不能得到並不是你說了算,還是說因為你無法靠近所以就酸了?”

“我跟你說哦,秦總在那方麵的能力非常厲害,每天晚上都會讓我受不了,但他就是不聽,非得不停的寵愛我,你說這氣不氣人?”

白金金聽到這番話,瞬間氣的麵紅耳赤,轉過身來瞪著舒曼孜,“你!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如果我要臉的話,又怎麼可能會爬得上秦總的床呢?妹妹,你要是也想要爬上秦總的床,那你還得好好的努力哦,加油,看好你~”

說完,舒曼孜頭也不回的離開,就在她轉身的瞬間,臉色刹那間陰冷下來,變化要多快就有多快。

而身後的白金金氣的直跺腳,還氣得嗷嗷叫,眼神死死的盯著舒曼孜的背影,很不服氣。

而此時龐輝煌還在急切的想要招攬其他的合作夥伴,可這些人似乎都已經聽說他手中項目的坑點,都不願意與他合作。

龐輝煌的目光很快鎖定在一位老總身上,快速的走過去,態度略顯卑微:“朱總您好,久仰大名,不知道您有冇有時間,我想要跟你談談……”

“龐總,做人可要厚道,你手裡麵的項目情況我已經瞭解,我冇有興趣也不打算跟你合作,你還是另尋高就吧。”朱總說完之後就提著自己的酒杯轉身離開。

像龐輝煌這種人明知道自己手裡麵的三個項目有問題,卻還在不停的招攬合作夥伴,這完全就是想拉著人一起陪葬。

這樣的生意夥伴最不厚道,還是遠離為妙!

龐輝煌心煩意亂,直接將手裡麵的酒杯用力的放在桌麵上,酒杯差點斷裂。

不遠處的舒曼孜笑意盈盈的看著這一幕,眼底的笑意更是燦爛,提著搖曳生輝的裙襬,不緊不慢的走過去。

“姑父談合作方麵似乎很不如意,不知道需不需要我幫忙?”舒曼孜坐下來,整個人姿態極好。

“我可不敢讓你來幫忙,你叫我侄女的手段比我高明多了,誰知道你會不會故意算計些什麼。”龐輝煌心情本來就差,現在看到舒曼孜幸災樂禍的模樣,簡直就是火上澆油。

舒曼孜這個女人的手段確實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勁,她背後的那位金主手段確實厲害,還能帶著她進到這樣的宴會上來。

“姑父未免也太高看我了,我怎麼可能會算計辜負您呢?您可是我的長輩,我尊敬還來不及呢。”

舒曼孜拿著酒杯輕抿一口酒水,味道確實不錯,不愧是上流社會專供酒水,不過相比於秦哲家中的紅酒,這裡的品質還是略微差了些。

龐輝煌才聽不進她的這番鬼話,她的這張嘴巧言善變,白的都能給她說成黑的。

“姑父,今天晚上您應該找不到合作夥伴,不如就早點回去好好休息,再想想辦法該怎麼解決手裡麵那三個項目。”

龐輝煌聞言,猛的抬起頭,眼睛死死的盯著舒曼孜,大家都是老狐狸,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他要是再不明白過來那就是真的愚蠢。

原本談好的合作夥伴突然毀約,並且還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加上舒曼孜現在態度,不用想都知道是誰搞的鬼。

“是你!你和我的那些合作夥伴到底說了些什麼,纔會讓他們突然毀約!”龐輝煌表情變得猙獰起來,那眼神恨不得直接生吞舒曼孜。

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話,今天晚上他絕對不會四處碰壁,全都是因為這個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