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讓你畫成長,你畫千與千尋?

讓你畫成長,你畫千與千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kikg
  • 更新時間:2024-05-28 15:54:24
讓你畫成長,你畫千與千尋?

簡介:(隻寫經典動畫電影!不寫什麼其他劇本或者電影!介意勿入)(有什麼想看的動畫電影,可以在評論區留言一下)蘇晝睡醒,發現自己穿越到平行世界,正參加一檔直播動畫電影創作節目。抽到的第一個主題是:成長其他選手都在畫家庭和解,少年勇者曆險,突破自我等主題。而蘇晝反手掏出《千與千尋》。觀眾笑了。我要看細膩複雜的成長曆程,你給我看小姑娘賣身洗浴中心救禽獸爸媽?眾人紛紛批判蘇晝恬不知恥,寫出如此作品。直到。“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隻要走的方向正確,不管多麼崎嶇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不要吃太胖哦,會讓人宰了吃的!”“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是不會忘記的,隻是想不起來而已。”“我隻能送你到這裡了,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不要回頭。”“····”所有的觀眾都流出淚水。不知因為千尋的坎坷經曆。更因為。每一個角色身上都有自己的影子······(宮崎駿、新海誠)(千與千尋:1——67章)(哈爾的移動城堡:67——?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好在最終。

轎車穿過樹林,穩穩停在一處紅色門洞前。

門洞上方,還有一塊褪色的牌匾。

‘湯屋’

·····

畫麵暫定,蘇晝繼續作畫。

【還好小千尋冇事】

【這蘇晝在畫什麼啊,突遭事故?真是莫名其妙!】

【是啊,到現在他畫的,和他之前說的簡介也一點關係冇有】

【其實有一點的,剛去查了一下,最後那塊牌匾上的日文‘湯屋’,簡單翻譯過來,意思就是澡堂或者說·····洗浴中心】

【嗯?】

【額····好生硬啊,不知道他要表達什麼】

劉何平看了看彈幕,接著道。

“網友們說的很有道理,蘇晝選手雖然展現了不錯的編劇和繪畫功底。”

“但是,他完全是在畫一些零散且毫無關聯的內容。”

“片段間看不出什麼劇情上的聯絡,觀眾很難理解這背後有什麼主線脈絡。”

“主線是搬家?是迷路?還是深入廢棄的湯屋?”

“我們完全看不出來。”

這時,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嚴厲,劉何平緩和語氣。

“當然,也有好的作品采用意識流寫法,看似無意義的片段到最後都能被一個主題統領,形成嚴密的架構與反轉。”

“但這就是難度很大的操作了,我們也期待蘇晝選手能做出這樣的操作。”

【劉老已經很給麵子了啊,他都覺得困難的操作,豈是選手能做出來的?】

【劉老是怒其不爭吧,明明有優秀的實力,卻搞炒作的歪門邪道】

【我倒是好奇,這蘇晝要整什麼幺蛾子了】

【1111】

······

三人下了車。

打量著巨大門洞,母親疑惑道。

“這是棟什麼建築物啊。”

“好像是個門啊。”

父親一邊說著,一邊邁步向門洞裡麵走去。

母親不安地喊道。

“老公,我們回去吧,老公!”

“哢噠。”

後車門被打開,千尋一躍而下,好奇地衝向父親身邊。

母親皺眉。

“千尋!”

眨眼間,千尋已經跑到父親身邊,挽住父親的胳膊。

母親無奈道。

“真是的。”

千尋害怕又好奇地打量著漆黑一片的門洞。

門洞高而深,其中看不見半點光亮

彷彿怪物幽暗的巨口,等待獵物自投羅網。

忽然,起風了。

千尋背後刮過一陣冷風,向著門洞中湧去。

彷彿是要推著他們向其中深入。

不安愈發強烈,千尋低聲道。

“這陣風好怕人哦·····”

母親也下了車,父親轉頭笑道。

“進去看看嘛,說不定可以闖過去喔”

千尋頓時如同炸毛的小貓,抬頭反對。

“我不喜歡這裡!爸,回去啦!”

很可惜,反對無效。

父親低頭笑道。

“乾嘛啊,膽子這麼小,去看一下就好啦。”

“不要,我不去!”

千尋甩開父親的胳膊,轉身跑回石像邊上。

“走了啦,爸爸!”

千尋又被身邊的神像吸引注意,扭頭看去。

低矮的神像上蓋滿青苔,正反麵都是咧嘴大笑的麵部。

看起來格外瘮人。

千尋嚇得肩膀一縮,再抬起頭卻發現。

父親已經深入洞穴,母親也跟上去。

“千尋你在車子裡麵等我們好了。”

千尋捏緊了一幅下襬,左右看看陰森的環境,又看看遠去的父母。

她急到原地跺腳。

“媽媽!”

母親的腳步冇有停下。

她又怕怕地看了一眼神像,邁步追上去。

“等等我啦!”

最終挽住了母親的胳膊,一同向內走去。

······

【千尋:急到跳腳】

【小千尋真的太可愛了!】

【是啊,現在支撐我看下去的就隻有可愛的小千尋了】

觀眾們都被千尋這個可愛的小姑娘打動了。

但是,千尋的可愛掩蓋不了觀眾眼中其他的問題。

【這父親······人為降智了吧】

【是啊,明明馬上就要搬家了,車子和孩子也被拉在外麵,這父母竟然就要進去一探究竟?】

【毒毒毒毒毒毒毒】

【扛不住了家人們,神農繼續吃我先撤了】

【為了推進劇情,也不應該這樣吧】

劉何平失望地搖頭。

這種水平的劇情,確實太低能了。

黃煒明看到了彈幕笑道。

“蘇晝選手確實有些考慮不周,劇情寫的不夠嚴謹而過於簡單了。”

【簡單?】

【黃煒明:都彆叫,老子要裝*了】

“如果結合成長的主題考慮,那蘇晝選手想寫什麼已經很明瞭啊。”

【啊?】

【已經能看出來了?】

【不愧是做了十年動畫的老手,對於內容就是有敏銳的嗅覺啊】

黃煒明整了整自己的袖口,胸有成竹道。

“影片開頭我看見了什麼?”

“道彆賀卡!”

“而劇情到現在的背景又是什麼?”

“搬家!”

黃煒明翹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

“我讚同劉老師一開始所說的,蘇晝的劇情無外乎是少女搬家後,產生對過去環境不捨,最後勇敢邁步開啟新生活的故事。”

“至於現在為什麼蘇晝要寫汽車駛入林間探索還有什麼神鬼之物。”

他故意將話頭一頓,接著笑道。

“你們彆忘了,蘇晝選手可是有‘炒作’行為在前啊,這些無外是他吊觀眾胃口的小操作。”

“或許,後麵會有小女孩與大自然中的神像或者小動物做朋友之類的情節,以此作為千尋成長的契機。”

“但是不重要!”

“作品的重心,一定會落回對小姑娘心靈成長與和解。”

“肯定也不會出現什麼超自然的內容。”

“畢竟奇幻的內容需要想象力,蘇晝選手既然會選擇這種樸實的畫風,我想他也是為了揚長避短。”

“通過人物刻畫,小手段之類的操作,來掩蓋自己繪畫功底不足、故事本身冇新意冇營養的事實。”

說了一串,黃煒明有些口乾舌燥。

但是效果顯著。

觀眾們明顯被他說服了。

【有道理,蘇晝到現在一直都是謎語人,出現的要素很孤立】

【確實,一點也不連貫,有種想到哪寫哪的感覺,真冇意思吧】

【啊?我倒是感覺他的人物刻畫還蠻不錯哎,我現在看到也很起勁······】

【是啊,我也很好奇神像到底是什麼,還有那個奇怪的洞裡麵究竟有什麼】

【你們慘啦!這是被鉤住啦!】

【對啊,黃老師不都給你分析了嘛,這是蘇晝的小伎倆!他就是要靠人物和噱頭來吸引你看下去】

【支援,看到最後估計會有種‘爽了,但失去什麼的空虛感’】

【???】

看到自己的話引起一眾網友的共鳴。

黃煒明的虛榮心受到滿足,冇細想就繼續開口。

“我敢跟你們說,這洞口後麵有什麼也不用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