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讓你造車,你研究航空戰艦

讓你造車,你研究航空戰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海綿寶寶333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31
讓你造車,你研究航空戰艦

簡介:他昨晚加班到淩晨四點多,也就冇回家,直接睡在了工位上。一抬頭就看到一個穿著職業裝的美女在對著他指指點點。說他上班睡覺,直接給他開除了,還好意思和他提人性,特麼的天天007996好意思叫人性。後來他在聊天群裡,發現公司員工在求人完善他之前未完成的項目,他果斷拒絕幫助,自己創業。研究出的零蛋係列代步車爆殺原公司的低端車,開發的智慧4駕駛係統,除了原公司都給授權。逼得原公司董事局的董事要退股退市,說要去投資他。原公司腸子都悔青了想挽回他,可他已經在為國家研究航空戰艦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過了一會。

張偉私信過來:“怎樣?大神。”

“能接嗎?”

方正回覆:“接不了。”

“有點難。”

張偉很是焦急。

方正這邊表示接不了。

他就立馬不搭理了。

轉而去群裡找其他人。

方正放下手機。

“唉....你說何苦呢。”

“再有半年項目真上線了再開除也行啊。”

方正做事都是有始有終的。

這件事冇做完就被開除。

方正確實有些難過。

不過很快。

方正就緩過來了。

第二天一早。

方正就去申請了貸款。

他要做迷你代步車!

...

張偉這邊有些焦頭爛額。

因為代碼在群裡大神的修理下。

終於修改完畢!

但是卻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情況....

clash:“我仔細研究過這些代碼了,的確很有挑戰性。

不過放心,我已經做了部分重構,理清了一些邏輯。

你先看看我修改的這部分”

張偉連忙打開大神發過來的代碼檔案,一行行檢視。

冇過多久,他的眉頭就開始緊緊鎖起:

張偉總管:“這...修改得太過了吧我看根本上就偏離了原有的架構思路啊。”

clash:“是的,為了更好地解決這個問題,我不得不做出一些比較激進的重構。

原來的架構設計實在有太多硬傷。”

張偉總管:“可是你這麼一修改,基本上就等於是從頭開始重新設計了一套新架構啊。

那原本的功能還能保證嗎?!”

clash:“確實如此,功能是很難保證了。

因為我看出了當初設計存在的一些根本性問題,單單修修補補是很難徹底解決的。

不過經過我這一修改,這軟件絕對能跑,不會報錯了!

而且與其他介麵絕對完美契合!

就是之前的功能隻能黑箱了,你從前端把介麵去掉就行了。”

張偉總管:“那你這樣做,對後期的可維護性影響如何會不會帶來新的未知風險”

clash:“這個嘛,我這次重構的目標就是為了提高可維護性,至於未知風險,我會儘量規避。

不過你也知道,任何大的架構變動都難免有風險存在。”

張偉看著手機,陷入深思。

意思就是我特麼把窟窿給你補上了。

但是你這個機器也彆輕易動彈了。

不然一動鐵定崩盤。

張偉總管:“那個...大神,不知你修改了多少說實話,我對你的重構改動感到很冇有把握。”

clash:“我修改的部分占了大約60%左右吧,幾乎包括了全部核心模塊。”

張偉看到這個數字,腦袋嗡的一下,感覺頭都大了。

我曹?

你特麼全給改了??

合著就是起碼百分之六十的功能被鎖死了唄?

張偉總管:“非常感謝你的辛勤付出,大神。

但我還是更希望保留一些原有的設計基因,避免影響未來的可控性。

當然,你的這些修改我也會仔細研究的。”

大神看出張偉已經有了堅定的決心,也不再多做勸說,卻話鋒一轉:

clash:“那冇問題,我的技術服務費你打算如何支付我這次可是付出了很大的工作量。”

張偉被問得一愣,陷入兩難。

他現在錢包所剩無幾,根本拿不出大神的報酬。

但如果拖欠,又會影響以後在技術圈的聲譽。

張偉隻好暗自捏了把冷汗,開始和大神談判報酬數目。

最終,雙方以兩萬元價位和解。

張偉支付出去的一刻。

頓時感覺一陣心疼。

“特麼的!冇事你把方正開了乾啥!“

“這麼任勞任怨的老黃牛一開。”

“我去哪補窟窿去!”

但冇辦法。

那是現在大集團的總裁。

人家來這邊視察。

把你一個偷懶的員工給開了。

你還能跟上邊反應?

甚至於說開除了這個員工出現了漏洞。

也不能和上邊反應。

還好隻是個車機方麵的小問題。

花點小錢就給補上了。

要是其他方麵出問題了。

有點補不上了就...

張偉剛把代碼交給技術員。

又來了一個人。

是電機方麵的。

“總管,咱們的電機和整車的一個構架出現了點問題。”

“那個...之前設計的圖紙,因為電機臨時改換型號。”

“其他各個地方的參數都得稍微改改了。”

“您看把這圖紙交給設計師改改?”

張偉說:‘多大的事。’

“我看看誰負責的。”

打開檔案夾。

“設計師:方正。”

張偉:“....”

哥們你身兼多職來著啊?

這玩意也是你設計的?

“不能再等了。”

“不能我自己搞了。”

“得把鍋甩出去。”

張偉決定和自己的上級溝通一下。

先說代碼問題,再說設計問題。

張偉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他拿起手機,給汽車部的總經理劉sir打了個內線電話。

“喂,劉總您好,是我張偉。“電話接通後,張偉開門見山地說:“我想就目前項目的一些問題,單獨向您彙報反映一下情況。“

“嗯,你說。“劉總語氣平淡。

張偉組織了下語言:“您也知道,最近因為一些人員調整的原因,我們項目的核心模塊代碼和設計出現了嚴重漏洞。

之前的主架構師方正同誌已經離職,後來我臨時請來了一位外部大神進行修複,但他的做法實在過於激進...“

“什麼情況說重點。“劉總有些不耐煩。

“重點就是,目前項目代碼和設計存在無法挽回的風險,如果繼續下去,將會導致整個項目幾乎功能性癱瘓,給公司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

張偉嚥了口唾沫,“作為負責人,我在這方麵的管理工作確實存在嚴重疏漏,我先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劉總似乎在思索現狀的嚴重程度。

“你打算怎麼辦有什麼補救措施“

“我這邊擬定了一個整改方案...“張偉開始詳細彙報他的計劃,包括重新組建高水平技術團隊、製定新的設計藍圖、削減不必要功能等。

“這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你考慮到成本問題了嗎“劉總質疑道。

“我會嚴格控製成本,隻投入必要的資源,儘最大努力避免更大損失...“張偉如實作出了承諾。

劉總沉吟片刻,問道:“如果將所有代碼推倒重來,那麼需要多少錢?”

張偉說:“大概六百萬。”

劉總問道:“如果冇開除那個程式員,而是讓他一直工作到項目結束。

需要花費多少?”

張偉說:“他當時是兩萬月薪,半年後項目結束。”

“花費大概是十二萬。”

劉總問道:“所以是哪個蠢貨在這個時候把主程式員給開除了??!!

嗯?哪個蠢驢??”

張偉小聲說道:“是林珊珊林總,他抓到主程式員通宵工作後上班睡覺。

直接給開除了。”

嘶~!

劉總那邊沉默片刻,說道:“上班睡覺,確實很不對。”

“對公司影響太大了。”

“開除的好。”

“但是現在...公司賬麵上也拿不出六百萬。”

“你有什麼建議嗎?”

張偉一咬牙:“要不然劉總...”

“咱這個代碼...能跑就行唄?”

劉總沉思,說道:“什麼代碼?我不知道!”

嘟嘟嘟嘟。

劉總掛斷電話了。

張偉一聲焯。

這特麼鍋甩的也太熟練了。

你不知道我就知道了?

我特麼也不知道!

該找誰找誰去!

等到技術員再來問:“張總管,這個設計圖的問題...”

張偉:“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

“自己看著解決。”

技術員:“???”

我特麼能解決我來找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