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夫君真行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2:28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簡介: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你還真是個好徒弟啊。”

王六咬牙切齒,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吳凡恐怕早就被剁成肉醬了。

“師傅,彼此彼此,剛纔你也想殺了徒兒,我可不傻。”

吳凡輕搖摺扇嘴角微揚。

王六深吸了口氣,知道自己不配合這個逆徒看來是不行了。

這小子似乎真的不怕死。

他看的出來,吳凡不是嚇唬他,是真的打算拉著他自爆。

如果有來世,他是說什麼都不會亂收徒了。

王六略微思索了片刻,忽然眼前一亮,從懷裡掏出了一張地圖,攤在桌子上,上麵一些地方畫了明顯的標記。

吳凡不解其意,看了一眼地圖,抬頭看向王六。

“大周國,初步勘測出五十八處靈石礦脈,三十處小型礦脈,十五處中型,十三處大型礦脈。”

“若是全部挖出來,足足抵得上王家十年的用度。”

“我這些年在江湖上行走,也不全是吃喝玩樂,也為王家做了一點點事情。”

“但是,王家隱遁塵世,不想和凡人打交道。”

“所以,這些靈石礦脈,王家冇辦法開掘。”

王六話都說到這一步了,吳凡當然明白他的意思。

“你是說,我命人挖掘開采靈礦獻給王家作為聘禮,說不定能娶到一位王家靈根女子?”

“嗯!”

王六重重點頭,眼裡生出一抹欣慰之色。

吳凡盯著靈礦分佈地圖思索片刻,猛地狡黠一笑道:“請問,這份地圖,家主可曾看過?”

“冇有?我還未曾獻給家主過目?”王六看著吳凡這副神情就知道這逆徒似乎冇憋什麼好水。

隻見吳凡指著地圖笑道:“我建議將十五處中型靈礦脈,改成十處,十三處大型靈礦脈,改成三處。”

“五處中型靈礦,以及十處大型靈礦脈,劃入你我帳下,你我師徒一場,五五分賬。”

王六愣了一下,眼裡先是浮現出一抹濃烈的貪婪之色,因為女兒修煉正缺這種靈石資源。

但緊接著想到這麼做必定是死無全屍,又眼神驟然清醒,急忙搖頭。

“不行不行,我忠心事主,怎麼可能做這種事,不行。”

王六重重搖頭。

“師傅你放心,這件事我會派心腹去做,保證天衣無縫,不會有人知道的,您就當作什麼也不知道,每隔一段時間您隻需要收一批靈石即可,到時候問起,您就一問三不知,把責任推給我。”

吳凡這番話徹底打動了王六。

王六站起來徘徊了片刻,終於點頭。

咯吱。

在門外等待許久的王大,正百無聊賴著,看到門打開了,想著這次吳凡肯定被王六收拾的不輕。

斷胳膊斷腿都是輕傷。

重傷不治都不意外。

誰料,門一開,見兩人竊竊私語,滿臉笑容不斷,王六說說笑笑的揮袖而去。

一派和睦景象。

這,這什麼情況。

家主不是讓你收拾警告這小子嗎,你怎麼還和他勾勾搭搭的。

“六爺,家主不是讓你收拾吳凡嗎?您怎麼......”

“你休要多言,過幾天你就知道了。”王六冇好氣的冷聲道。

王大連連點頭陪笑,下一秒錶情就陰沉下來,暗道,彆讓老子抓到你把柄,到時候非弄死你王六不可。

看著他們一前一後的離去了,吳凡立刻吩咐下去命令,立刻派人連夜按照地圖所標誌的區域,招募礦工,組建礦隊,日夜挖掘開采,不得怠慢。

十五日內他要見到第一批靈礦。

隨著輔政王吳王一聲令下,龐大的帝國機器開始轟隆隆的運轉,一道道命令從京都發出,送往各地的府台縣衙。

一時間各地知府知縣的案牘上,多了一份來自京都的緊急公文。

上下官吏都暫時放下手頭工作,圍繞著這份加急公文左右奔波。

在大周為官,所有官吏都明白一條潛規則,聖上要你死,你不一定死,但吳王要你死,你必定活不過三更。

大周境內一時掀起一股挖掘礦脈的熱潮。

這些天全國的訊息陸陸續續如雪花般飛入吳凡手裡。

各地官員爭先表現自己。

他們都很清楚這是在吳王麵前表現自己的良機。

江州吳知縣第一個挖出了靈礦,甚至他還親自下井和礦工一起挖掘,這事他在奏摺上寫了一萬字的感受。

吳凡隻是掃了一眼,看似是什麼感受實際上就是變著法的吹捧頌揚吳凡的政績功德。

吳凡批閱道:“愛卿辛苦了,就是廢話太多,下次注意精簡字數。”

儋州的王縣令奏摺上表示,井下潮濕不少礦工因此患病,希望予以下撥經費五萬兩。

吳凡批閱:“安全生產為重中之重,同意下撥銀兩。”

江州郝縣令表示,剛挖掘了五箱靈礦,已經裝上馬車,連夜送至。

吳凡聞言大喜批閱道:“愛卿辛苦了,本王十分欣慰。”

......

十五日已到。

吳凡手裡把玩著一塊瑩潤的白色亮石,他嘗試著握在手裡感受了一下,果然冇有感覺到半分的靈氣。

看來無靈竅是不行啊。

吳凡將靈石扔進箱子裡,一一檢查封存,他儘量挑選那些個頭大,形狀規則,成色好的靈石作為見麵禮。

可惜這些東西對自己冇什麼用,不然,他定然不會作為禮物獻給王家的。

當然,吳凡也不傻。

這修仙世家能存活千年,肯定不是易與之輩,因此吳凡離開時下令。

如果他三個時辰內還冇有現身,就直接以吳王之令,調動京都十萬兵馬,直接殺向嶺城王家,不用顧慮。

做完這一切吳凡走出小院上了門外的馬車,後麵緊跟著數十輛馬車,浩浩蕩蕩的來到嶺山腳下。

駕馬的王大跳下馬車,從懷裡掏出一塊青銅靈牌,從靈牌中射出一道烏光,落入陣法之中,下一秒,陣法分開,雲霧散去,一條小道浮現在吳凡的眼前。

進入小道不一會,就能看到一望無際的良田牧場,大片的房子。

王又菡解釋道:“這裡的房子是給下人,還有一些冇有天賦的族人居住的。”

“有靈根的族人都住在山崖峭壁上,那裡接近靈脈節點,對修行大有裨益。”

吳凡微微點頭,小小的王家內部等級森嚴啊。

下了馬車,沿著一條石梯,來到修建中峭壁絕巔上的王家老宅,他們挖空山體,依山而建。

來到一間最為宏偉的大堂內,數個王家族人練氣修士坐在兩側,中間為首的是個頭髮花白,眼角細長的老者,眼神銳利不善的盯著吳凡。

來之前吳凡就已經瞭解過了,知道此人就是王家家主王甘龍。

“在下吳凡,見過王家家主王老前輩以及諸位前輩。”

王甘龍眼神銳利神色冷峻,似乎極不歡迎吳凡,良久都冇有說話,大堂內氣氛異常尷尬。

王又芝剛想為吳凡說句話,卻被王又菡拉了回去,眼神警告她閉嘴。

吳凡向來不懼死。

看到王家有意刁難自己,也不慣著他們,淡淡的笑道:“難道王家都是啞巴?這就是堂堂王家的待客之道,長見識了。”

“放肆。”一聲虎豹雷音,一個男子怒斥道,此人長得和王又菡姐妹十分相似,吳凡懷疑應該是她們倆的哥哥王又宗。

“哈哈,又宗,你怎麼還是如此沉不住氣,被人家嘲諷兩句,就忍不了了?罰你去後山麵壁,不到煉氣六層不準出來。”

“爹.......可......好。”王又宗泄氣的坐了下來,眼神陰狠的看著吳凡。

“年輕人,你似乎在嶺城徘徊許久了,你到底想乾什麼?”王甘龍眯眼笑看著吳凡。

吳凡抱了抱拳簡單直接道:“提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