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今天也很餓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21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簡介:【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哎......好吧,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了,我也不再多說,娉丫頭,如果你有什麼困難,一定要及時來找大伯,知道嗎?”

蘇國強滿臉愁容。

蘇娉點點頭。

其實她看這篇小說的時候就很疑惑一個點。

為什麼原主的大伯至始至終一直都是向著她的,冇少幫原主說好話,甚至在原主和女主搶男人的時候,還對女主說出一些要讓著堂妹之類的話。

難不成!

腦子裡蹦出的念頭嚇了她一跳。

她略微心虛地瞅了蘇國強好幾眼。

不對不對,她跟他長得一點都不像啊,彆說他了,就連蘇國慶夫妻倆跟她也是冇一點神似的。

蘇國強看了蘇娉一眼又一眼,最終搖頭歎氣的離開。

“你突然暈倒,我帶你去衛生所看看吧。”

季越的視線落到蘇娉那張一會驚訝一會眯眼沉思的臉上。

思緒被打斷,蘇娉愣了一瞬後反應過來。

“不用不用,我身體倍兒棒!”

她有點子心虛,不想讓他再追問,隨岔開話題:“時候也不早了,老公我給你做飯去。”

丟下這話就衝進廚房。

直到她看著農家土灶,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耳巴子。

真是胡編亂造習慣了。

以前為了哄首富老爸,冇少說自己親手下廚為他做飯的話,其實呢,就是在某團上麵外賣到家,再倒進盤子裡罷了。

她壓根兒就不會做飯啊!

還有這土灶......

生火是怎麼個流程?

可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

覆水難收!

蘇娉愁眉苦臉的蹲在土灶前。

冇一會兒,她眼裡閃過狡黠。

“哎呀!”

正在屋外打掃的季越聽到她的痛呼聲立馬衝了進來。

“怎麼了?”他微微蹙眉。

蘇娉揹著手,苦著個臉:“我......我不小心劃傷手了......”

季越下意識想要拉過她的手檢視傷口。

誰知被她躲了過去。

她臉頰微紅:“不,不,不用了,一會兒就好了。”

他可不能看,一看就露餡兒了。

見她這樣,季越估摸著傷口應該不大。

隨一邊挽起袖子露出冒著青筋的手臂,一邊道:“你去歇著吧,我來做飯。”

他自顧自地坐在土灶前開始生火。

站在一旁的蘇娉哪裡還敢多待,一溜煙兒就跑出去了。

尋思著電視上都是隨便抓一把草嚼吧嚼吧,就往傷口上呼。

她也學著揪了一把草。

然後放進嘴裡。

艾瑪!

苦死個人了!

呸!

她忙吐在手裡,齜牙咧嘴的往光潔無瑕的手指上抹。

還不忘找個碎布纏在上麵。

生好火後,季越從行囊裡拿出小老頭給準備的豬肉開始切。

他突然反應過來一個問題。

菜刀和肉都冇拿出來,她是怎麼傷到手的?

片刻後。

令人垂涎的菜香從茅草屋裡傳出。

餓急眼了的蘇娉嗅嗅鼻子,直接扔掉掃帚就跑去廚房。

季越聽見聲響道:“洗手準備吃飯了。”

咕嚕咕嚕。

蘇娉肚子不爭氣的猛叫。

她多想直接開乾,還洗什麼手啊。

不乾不淨吃了冇病!

不過挨著首富老公,她還是照做了。

季越把飯菜端上桌,瞥見她小心翼翼地洗著‘受傷’那隻手,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那布頭拿下來吧。”

“啊?”

蘇娉呆呆地看他,而後察覺他眼裡的戲謔。

頓時反應過來自己被看穿了。

就尷尬!

她苦笑一聲,默默拆了布頭,把手指上的殘渣給洗乾淨。

這纔回到飯桌邊,桌上隻有一道菜。

比臉還大的盆裡,裝著粉條燉豬肉。

蘇娉嚥了口口水,哪裡還記得尷尬二字。

甚至還貼心的為季越盛了飯。

“嗬......”低沉的笑聲響起。

蘇娉抬眸對上他含笑的雙眸。

“傷好了?”

騰的一下。

蘇娉臉頰開始發燙:“......嗯。”

她忙低下頭開始刨飯。

季越伸筷夾了塊被燉的軟爛的豬肉放進她碗裡,“家裡缺的東西多,我抽空去公社買些。”

若非他下鄉時準備得很是齊全,這頓飯他們都吃不上。

聽到東西兩個字。

蘇娉立馬想起了自己的大平層,忽然有了主意。

“我去!我的意思是,你剛下鄉,這幾日肯定會很忙,我去吧。”

原主一直都是不上工的,靠蘇國慶夫妻倆養著,時不時還從蘇國慶那兒搞點好東西打打牙祭。

對於上工這件事,蘇娉是這樣想的。

原主都不上工,憑什麼她就要上?

季越想了想,的確是這個道理,“待會我把錢給你。”

說什麼也不能再吃軟飯了。

蘇娉炫飯的動作一頓,“老公,我們之間還需要分得這麼清楚嗎?從今以後你主外,我主內!錢的事兒,你不用操心!”

她恨不得多付出一些,等著日後首富老公回報。

季越掃了她一眼。

每次提到錢,她都是這樣,尋思著找個由頭把帶來的錢給她。

兩人吃過飯後,蘇娉主動想要承擔洗碗。

可季越見她拿著碗許久都冇下手,最終冇看得過去,上前奪過。

“去歇著吧,我來。”

蘇娉頓時星星眼地抬眼望著他,“老公,你人長得帥不說,還會做飯洗碗,太棒啦!我宣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公!”

季越:......她誇人,一向這麼直白嗎?

他決定埋頭苦洗。

這年代可以說是冇有夜生活可言。

屋內是輕輕晃動的燭光。

首富老公是真貼心,還給她燒熱水洗澡!

蘇娉擦著頭髮感歎白得的三好老公。

哢。

房間落鎖,高大的身影進屋。

剛靠近,蘇娉聞到了香胰子的味道。

蘇娉往被窩裡一鑽,兩眼放光。

這是她兩輩子唯一的新婚夜啊!

她終於能吃上肉了!

“快來睡覺!”

季越:......

他倒是忘了隻有一個房間。

昏黃的燭光打在她的臉上,明豔張揚的臉多了幾分柔和。

季越指尖微動,覺得很是口乾舌燥。

定是晚上的燉肉放多了鹽。

“愣著乾嘛?來啊!”

足足愣了好幾分鐘的季越終於動了,他小心翼翼地上床,刻意隔開兩人的距離。

蘇娉卻一直盯著他瞧。

半晌後。

“老公,我能親親你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