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竊竊無語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9:01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簡介:群像+女帝+係統+修仙+召喚張道臨自小從地球穿越到神武世界,苦讀數年中舉,本想繼承家業,老老實實教書育人。結果覺醒係統,但需要參加科舉才能開啟。一等獎勵:執掌封神榜,天帝道果。二等獎勵:執掌山海經,地仙之祖道果。三等獎勵:執掌生死簿,酆都大帝道果。四等獎勵:冇有獎勵,但獲得至聖先師的稱號,傳法異世界,收徒完成任務可以獲得獎勵。張道臨苦讀數年後終於金榜題名,以一甲三名的成績進入殿試。就在他誌得意滿,準備成為天帝之時,皇帝老兒見他長相出眾,才華橫溢,竟然將他送去鄰國給女帝當駙馬,導致係統開啟四等獎勵。臨行之前,還將責任全部推到張道臨身上,讓天下讀書人都以他為恥。“好好好,皇帝老兒你這麼玩是吧。”“行,你等著。”張道臨絕然而去,攜帶係統入秦。西秦窮?冇事,我召喚和武財神,分分鐘解決財政危機。西秦冇兵?冇事,我給你召喚十萬天兵天將,百萬陰兵,缺兵?有皇夫在不存在的。西秦缺什麼,張道臨的稷下學宮就給什麼。數年以後,弱小的西秦在張道臨的扶持下,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張道臨看著兵強馬壯的西秦,目光望向東方。“出兵,東征!”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數日之後,大唐西域,北庭都護府。

西秦使團進入關內,入住驛館。

“都把東西安頓好,馬匹看好了,接下來的路程我們可冇有驛館歇息了。”

秦使王侃大聲說道。

張道臨從馬車上下來,裹上裘衣,與楊戩一同前往了驛館。

“此去函穀關還要兩百多裡地,以我們的腳程隻怕還要走個兩天,我去備些乾糧和水,以備不時之需。”

張道臨微微點頭,楊戩走後,他將目光看向窗外。

“還要兩天進入函穀關,前往秦都鹹陽還要兩天,我的天哪,這破馬車真給我顛散架了。”

張道臨躺在床上,一臉生無可戀。

“就算入了鹹陽城隻怕也不會安生啊。”

張道臨一臉苦惱,屁大點的地方,事情可不小。

這幾日他花了兌換點,將整個西秦的風土人情以及國內的情況查了個透徹。

不看不知道,這一看可把他給雷的外焦裡嫩。

因為他發現,這次出使大唐的王侃是西秦丞相呂正的門生,而呂正是西秦女帝的頭號政敵。

那麼問題來了,女帝就算有心以自己為代價換取大唐的庇護,但她會將事關自己婚姻大事的任務交給自己的政敵嗎?

顯然不可能嘛。

張道臨結合之前太和殿上,王侃聽到和親的是自己之後,隻是說了一句就順從答應的態度分析。

和親這事十有**是呂正給女帝下的套子。

很可能連女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了一個駙馬。

“呂正……”

張道臨撓撓頭,他不擔心女帝把自己給拒之門外。

他擔心的是這個呂正到底是哪邊的人。

如果心向中唐,那對他應該不敢做什麼。

但是如果他是南楚那邊的人,那接下來的路程可就不安生了。

張道臨拿出92手槍,打開彈夾看了一眼,安全不能隻靠外人。

不多時楊戩回來,他有法寶,所有東西都被他收進了法寶之中,所以彆人隻認為他出去兜了一圈。

楊戩掩上門,對房間施展了一個隔音法術,便開口:“夫子,我回來的路上,發現驛站之外多了一些陌生人。”

張道臨微愣,在北庭都護府動手?這幫人太著急了吧。

楊戩看到張道臨不說話,便繼續說道:“夫子,要不要我去把他們處理了?”

張道臨回過神,擺擺手:“不用。”

“秦國使團人數龐大,走不快,正好這次死一些,給他們提提速。”

沉吟了一下,張道臨道:“記著那個王侃不能出事,我們能不能進入西秦國都,全仰仗他了。”

楊戩點頭,想了想,道:“夫子,您為何一定要去西秦?你若不想去,學生可帶你離開此地,我有信心,這天下冇人攔得住我。”

張道臨聞言,擺手:“我知道你的本事,不過我有非去西秦的理由。”

係統的主線任務開啟的條件就是前往鹹陽,他想獲得獎勵,就必須去西秦。

除此之外,張道臨眼中閃過冰冷,被人欺負不還手,可不是他的做派。

西秦強大起來,最難受的是大唐。

“對了,你的幾位師兄師姐師弟師妹過些日子也會陸續回來。”張道臨突然說道。

按照係統安排,楊戩是他十二弟子中排行老十的學生。

楊戩眼前一亮:“眾位師兄遊學多年,肯定收穫不少,這次正好和他們好好聊聊。”

張道臨點點頭,其實他很想問問楊戩你師兄師姐是誰,可問不出口啊。

……

入夜。

驛站內外,一片寂靜,張道臨睡的迷迷糊糊。

就在這時,一道道黑影從四處悄無聲息的摸到了驛館外麵。

“記住了,一個不留。”

“動靜記得小點。”

為首的人身著夜行衣,扭頭對身後幾十號人低聲說道。

“是!”

說罷所有人就從黑夜中竄出去,這些人每個都是健步如飛,但卻冇有發出一丁點兒的聲音,比貓的步子還要輕。

不一會兒,所有人潛入了驛館第一層,先放迷煙,然後入門一刀抹掉房間裡的人,最後悄無聲息的離開房間,以特殊手法將門從裡麵關上。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就像是一個千錘百鍊的機器人。

很快第一層的人就已經被無聲無息的處理掉了,然後所有人排著隊來到了二樓,重複剛纔的動作。

很快二樓的人被悄無聲息的做掉之後,所有人來到三樓。

楊戩睜開眼睛,從床上站起來,揮手化作一團水出現在了王侃的房間裡麵。

“吱~”

就在這時,插銷跳了一下,然後房門就無聲無息的被人推開,一個身著夜行衣的男子看到房間裡的楊戩一愣。

“你……”

“不好!被髮現了!”

那人剛想發出示警,可是張開嘴之後,發現的身體不聽使喚了。

他竟然直勾勾的走進房間,轉身將門重重合上。

“砰!”

關門的聲音很大,直接將熟睡中的王侃驚醒。

“誰?”

看到房間裡的兩人,王侃頓時驚叫起來。

“來人啊,有刺客!”

王侃這一嗓子下去,所有人瞬間驚醒,然後看到房間裡的刺客,幾乎下意識就開始反抗起來。

“刺客,刺客!”

“人呢?人呢?”

使團中的一些好手一邊打一邊大吼,半天時間卻發現樓下連一點迴音都冇有,他們頓時心頭一沉。

“被髮現,所有人立刻不惜代價擊殺目標。”

那些刺客眼中露出凶光,直接全力出手。

楊戩看了一眼門口的刺客,抬手掌心出現了一柄三尖兩刃刀,然後一個閃身衝出房門,揮手一刀,門口的刺客瞬間身首異處。

“這……”

王侃看到這一幕,頓時瞪大眼睛,這也太強了吧。

然而事情還冇有結束,楊戩手中三尖兩刃刀揮動,單手掐訣,驛館之內頓時濤聲四起,一道道水箭射向那些刺客。

“啊!”

“啊……箭?哪裡來的箭啊!”

“這是什麼東西?”

一時間淒厲的參見絡繹不絕,那些刺客都是一臉懵逼,好端端的哪裡來的箭矢啊。

“這……這神仙吧……”

“學生都有這般本事,那張道臨又該何等深不可測啊。”

王侃咽咽口水,心裡震驚的無以複加,自己這次帶回去的到底是個啥啊!

而就在所有人被楊戩纏住的時候,張道臨的窗戶被悄無聲息的推開,一顆腦袋從外麵伸進來。

然而不等他更進一步,一個黑洞洞的槍口頂在了他的腦門上。

“彆動。”

窗戶上的那人一愣,緩緩抬頭,就看到一個青年拿著個其貌不揚的東西頂著他的腦袋,微笑的看著他。

“就憑你這玩意能攔住我?”

黑鋒一臉不屑,張道臨見狀微移槍口,對著前者的肩膀就是一槍。

“砰!”

槍聲劃破夜空的寂靜,驛館周圍熟睡的人們驟然驚醒,然後一臉懵逼的看著四周。

“什麼聲音?”

“這麼大的聲……莫不是打雷了?”

而比所有人更懵逼的是窗戶上的刺客黑鋒。

“怎麼可能!”

“我的護體真氣竟然瞬間就被擊碎了!”

黑鋒內心震驚,自己可是後天三品高手,一身罡氣就算是唐門的暗器都能硬抗幾下,可卻被張道臨手中這小玩意一下乾碎了。

而張道臨槍頭轉回原來的位置:“孩子,時代變了。”

黑鋒嘴角抽搐,知道這次任務失敗了,深呼吸他的腦袋突然擺動了一下,而後整個人出溜一聲從窗戶消失了。

張道臨目光微凝,對著窗戶連開三槍。

“砰砰砰……”

外麵傳來一聲悶哼,而後便冇了動靜。

張道臨打開窗戶,看著消失在夜色中的黑鋒,又看著窗邊的血跡,嘖嘖稱奇。

“這都冇死。”

“生命力比小強還強啊,”

“夫子!”

就在這時,楊戩出現在房間裡,看到張道臨冇事這才鬆了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