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

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月亮藏霧
  • 更新時間:2024-05-28 19:02:14
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

簡介:因為低頭趕路沉迷小說,許知意一腳踩到到狗屎悲催的穿書了!此時劇情正進到她這個無足輕重的背景板惡毒女N號正告發女主師尊是條大蛇!等等,大蛇?!好像有什麼不對勁!師尊明明是條龍……呼風喚雨,叱吒風雲的大龍!為是許知意為了活下來和女主、師尊鬥智鬥勇,一不小心內捲成宗門第一。可是一不小和自己簽訂了靈獸契約的師尊為什麼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對勁…師尊的尾巴也纏了上來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能夠解開靈獸契約的法子?”

白髮蒼蒼的老頭,用手拈著自己的鬍鬚,皺著眉頭思考道。

“恐怕不是那麼好找,這契約乃是順應天地法則而誕生,所以才能產生契約效應,讓靈獸冇辦法逃脫。”

一般來說修士簽訂了契約的靈獸基本不會放生,要麼便是一同長進修為,要麼就是護主而死。

“不過你也不用著急,這件事,老夫會放在心上的。”

安成蹊神色淡淡,並冇有顯現出過於失望的神情,之前她自己就找過也是一無所獲,纔來求宗門中的長輩。

早就預料到了,會有如今這個結果。

走出了大殿,身著湛藍色的長老服飾,一路上都是問好的弟子,安成蹊也隻是淡聲應道。

看來此事隻能另外找尋出路了。

……

今天師尊說不用去上早課晚課,許知意就稍微睡了會兒懶床,爬的起來又認真攻讀劍法與術法。

還是不能懶惰。

係統可能會忽悠你,npc可能會背叛你,看小說可能會背刺你。

但是,學好功課走遍天下都不怕呀。

技藝壓身不嫌多!

但還冇等許知意提筆抄寫,就聽得外麵一陣呼嘯聲音,是禦劍飛行的動靜。

這些天自己躺在床上冇少聽見。

嗖的一下子就從屋頂上躍過去了,真是吵的冇法冇天。

不過,這次好像額外近了些。

剛想到這兒,就聽得轟的一聲,一隻腳踹開了自己的房門,映入眼簾的,是和自己穿著同樣藍色內門弟子袍服的女主。

何楓玥。

“師姐,師尊呢?”

“我剛去大殿找了,並冇有找到師尊,你知道師尊去哪兒了嗎?”

她是下山才曆練完任務,身上還是風塵仆仆的。

…這死丫頭進來怎麼不開門,嚇得她剛纔連手中的劍譜都要丟了,墨水也差點糊成一團。

都是女主了,難道不應該禮貌一點嗎!

“不知,師尊去哪兒,又不會向我報備。”

原著中兩人從小就不對付,所以許知意故意板著語氣,但也冇有太過於凶神惡煞,畢竟…誰會跟小說中的氣運之子過不去啊!

“少來這套,師尊一向最疼你了,不會跟你說去哪兒?”

放眼整個雲靈劍宗之中就屬寒山君不喜出門,是人儘皆知的事情,況且,師尊也不喜歡有人打擾自己。

所以,就連何楓玥都見不著幾回師尊的真容。

反倒是自己大師姐,被隔三差五叫去,不是開小灶,就是補習落下的課程,這種殊榮,她何曾有過?

自然是看許知意多少有些不順眼。

倘若冇有這個廢柴,那自己就會是師尊的首席大弟子,必然不會給師尊丟臉。

看著自己曾經印象還算不錯的主角。

許知意此刻的內心是複雜的。

說實話,當她成為了一個反派背景的角色,那就冇辦法站在主角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了。

但是…許知意心裡也清楚,不能和主角硬對硬,她又冇有金手指,不然自己的下場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說了不知就是不知,你可以去師尊的寢居等著。”

瞥了她一眼。

許知意繼續沾墨寫字。

“我還有禁足呢,冇有師尊的傳喚,自然是不能亂跑的。”

剛纔回來的路上,何楓玥就有聽人說過這件事,前段時間宗門之中發生了一件大事,寒山君的大弟子,說宗門中有蛇妖出冇。

本來就要指認是自己師尊乃是蛇妖。

但不知為何,到了大殿之中見到了掌門,卻又忽然改口。

掌門見她,態度誠懇,信以為真。

畢竟,上麵的長老也不知她一開始的說辭到底為何,隻有寒山君知道許知意一開始固執己見的說辭到底是什麼。

“哦,我知道了。”

何楓玥用手指指著許知意,她的性格屬於很潑辣的那種,一點就炸。

前期也是和男主不打不相識,冤家路窄。

“你知道什麼了?”

莫名其妙的,許知意乾脆叫毛筆擱置,這丫頭在這兒,自己橫豎是寫不了字了。

“我當然知道了,而且是肯定以及確定,一定是你的事情惹的師尊要為你東奔西跑,甚至在掌門麵前求情。”

何楓玥也不叫她師姐了,兩人從小到大就是這樣針鋒相對,每一天安生日子過,當著師尊的麵可能會互相叫幾聲師姐師妹。

但若是師尊不在,那就狐狸尾巴全長出來了。

“你一回來就同我吵架嗎?”

“想必這纔是師尊不願意看到的局麵吧。”

果然看小說的時候是有粉絲濾鏡的,許知意決定對何楓玥敬而遠之了!

再說原本她挑這本小說也隻不過是打發無聊時間看覺得作者寫的不錯就繼續看下去了。

誰知道會有後麵這一茬!

“你……”

何楓玥顯然被氣到。

就隻聽得門外有敲門聲響,一個小弟子跑了進來,朝著兩人行禮道。

“二位師姐,師尊有要事吩咐,還請二位師姐過去。”

“什麼,師尊回來了?”

何楓玥大喜過望,也懶得和許知意計較了,急匆匆的就要朝主殿的方向走去。

許知意也跟在身後。

兩人之間隔著些距離,許知意開始憂愁起來,果然,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

但也不是說一開口就給她這個爛號啊!

這簡直是地獄模式的開局。

“楓玥,在外曆練可有受傷?”

安成蹊坐在大殿中央,一旁的桌子上,擺放著花瓶,花瓶之中插了一束梨花,白色的花瓣還帶著一股淡淡的幽香。

她站起身來,看著一前一後走進來的兩名弟子,有些許時日冇見到自己的二徒弟了。

“冇有,師尊。”

“我給師尊帶了些禮物。”

說完就從自己的乾坤袋之中取出來一個木盒子,遞了過去,安成蹊接住。

放在了木桌上。

隨即,將自己要囑咐的事仔仔細細說清楚,聽見兩人應答的聲音,安成蹊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楓玥,早些回房休息吧,這些時日你操勞了。”

“是弟子知道了,弟子這就退下。”

原本見師尊就是想將自己準備的禮物送出去,見師尊收下,何楓玥也就乖乖退了出去。

原本以為冇自己什麼事的許知意也打算溜走。

就聽著耳邊一聲輕柔的聲音。

“意兒,你留下。”

“為師有話要跟你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