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芳齡二十二
  • 更新時間:2024-07-01 08:00:46
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簡介:與所有人一樣,我有一個爺爺。又與大多數人不一樣的是,我爺爺很不靠譜。有多不靠譜呢?我七歲生日那天,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是一口棺材!更離奇的是,當天晚上,我的臥室又多了一口大紅色的棺材。雙棺臨門,意不意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是六爺啊!”

“六爺,這天也不早了,你看你有家有室的,老往我這裡跑,嫂子不誤會了嗎?”

“這門我就不開了,你回去之後跟嫂子好好敘敘舊,聽我一句勸,兩夫妻吵架,床頭吵架床尾和,冇有過不去的坎!”

“你跟嫂子好好說說,跪下來求救她,她不就讓你進門了嗎?”

察覺到危機,我一邊開口應付著外麵的六爺。

一邊在房間之中,尋找能夠擺脫眼前困境的東西。

白天的時候,我除了花費重金讓村民抓六爺的崽子外。

還讓村裡那幾個老孃們,從村裡各處找到了不少桃木來。

見識到桃木的厲害後,我把它們紛紛附魔,湊到我媳婦嘴邊,灌輸靈氣。

如今,這些桃木個個煥發新芽,種到地裡,恐怕能憑空長出一棵桃樹來。

原本這些後手是給六爺準備的,卻冇想如今竟然提前派上了用場!

“六爺,你聽我一句勸,該回回,我嫂子冇那麼不懂事!”

“你不就是在外麵勾搭勾搭小姑娘嗎?嘴上占些便宜,又冇做什麼?不至於上綱上線!”

我嘴上冇閒著,一句接著一句。

腳下的動作也是不停,抱起來一根根桃木,把房間裡所有的出口全部堵住。

六爺也不知怎麼的,老半天不吭聲。

我心中暗道,老傢夥真給力!

直到我忙活完,門外才終於傳來一聲哭腔。

“兄弟,你就救我一命……我上有老下有小,是真不容易啊!”

“聽六爺一句勸,打開房門,不然的話,六爺我今天恐怕真的要栽在這裡了!”

嘿嘿!

這老傢夥,總算是口吐真言了。

麵對六爺的哀求,我差點笑出了聲。

但俗話說的好,死道友不死貧道。

六爺,為了我跟我媳婦的安危,您老人家就先走一步。

明年的今天,我肯定給你燒上厚禮!

高低弄幾個妲己似的,如花似玉的老孃們,讓您老人家在底下享享清福。

“六爺,你聽我說……”

想到這裡,我正要接著開口打趣。

一聲巨響,突然打斷了我的話。

轟隆……

隻見一股巨力襲來,房板一陣亂顫。

好在,關鍵時刻桃木發威,碧綠色的青光,瞬間盪漾開來。

滋滋滋……

我聽到了一陣如同火燒豬油的聲音,緊接著,門外邊冇了動靜。

“兄弟,你真是作死啊!”

過了片刻功夫,六爺的聲音再度傳來。

這一次,對方的語氣當中,已經帶著幾分顫抖的味道。

“你不要命了?誰都敢得罪?”

“六爺,小子我天生命大,不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門外那位要真有本事,你讓他進門來呀?”

我隻以為桃木護身,立於不敗之地,帶著幾分張狂開口道。

卻不料,就在我話音落下的瞬間,門外的六爺突然傳來示警。

“跑!”

這話一出,我眉頭一挑。

老小子,你這是詐我嗎?

轟隆……

我是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終究還是有些太年輕了。

就在我麵露不屑的同時,頭頂處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一陣煙塵從天而降,矇蔽了我的雙眼。

刹那功夫,我已經反應過來。

他孃的,忘了把房頂堵住了!

一道黑影,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對方所在的位置恰好就是床頭!

“我跟你拚了!”

眼看這傢夥的目標赫然便是我媳婦,我心中一怒,顧不上其他,順手抄起桃木棒子,就要給對方好一頓教訓。

“滾!”

直到一聲怒喝傳來,我才終於明白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一道黑霧,如同生有靈智一般。

在半空中扭曲著朝著我的麵門襲來!

我心中一驚,連忙就要躲避。

可這黑霧如同長著眼睛,任憑我左搖右閃,始終無法擺脫黑霧的追逐!

“還有一招……”

我身形靈活,短時間內還能招架。

但一旦體力耗儘,到時候,勢必要在黑霧的籠罩下敗下陣來!

危難關頭,我腦中靈光一閃,若是能拉個墊背的,說不定能順利度過難關。

門外不恰好就有這麼一個人嗎?

我顧不上其他,連忙打開房門,一陣狂奔,恰好將即將翻牆的六爺堵住!

“六爺,你不是找我嗎?”

“現在我來了,咱們兩個好好敘敘舊!”

我趁六爺不備,三兩步跑到牆邊,說話的同時已經抓住了對方那火紅的尾巴。

“你他孃的給老子放開!”

六爺頓時色變,蹬著後腿不停踹我。

他就算成了精,力氣到底不如我,直接被我薅著尾巴,當做流星錘一般。

鼓足全力朝著黑霧砸去!

“你他孃的給老子死!”

黑霧臨體的瞬間,我看的真切,六爺汗毛倒立,臉色扭曲。

慌亂之下,隻見老傢夥在腋下一陣抓撓。

正當我以為,六爺的小命未必能保住之時。

冇想到,對方終於祭出屬於自己的法器來!

“滾!”

隻見六爺的小拳頭,在月光的照耀下,閃爍出一抹金光來。

奮力一揮,黑霧竟然頓時消散開來!

隱約間,我看到六爺的手心裡攥著一片鐵器。

老傢夥有寶貝!

難怪敢有底氣打我媳婦的主意!

仔細想想,也是應該。

對方的背後另有靠山,按理來說,應當給後輩一些護身之物。

一時間,想到六爺之前的炫耀,我不禁對那位強老祖宗的強大有了更深刻的瞭解。

“小子,這次算是你欠我的!”

“六爺懶得跟你計較,你先忙著,爺走了!”

吃驚之下,不過片刻的失神,等我反應過來之後,卻見六爺已經越過牆頭。

對方居高臨下,衝著我擺了擺手。

眼神裡,帶著幾分狡黠的味道!

看到這個表情,我心中一驚,房子裡麵還有個大傢夥呢。

對方如今不明跟腳,憑我一人,哪能應付?

若是六爺留下,願意充當幫手。

這一次說不定還有平安度過的可能!

念及於此,我手上的動作不敢有絲毫停留。

冇等六爺躍下牆頭,已經再度出手,又抓住了對方的尾巴。

“六爺,你聽我說……我好不容易討個媳婦,家底都掏空了!”

“這一次你要是願意幫我,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後,我做牛做馬也要報答你!”

“不僅是我,我媳婦也會念著這段恩情,若是有一天,她能睜開雙眼,我保證,定要感謝六爺救命之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