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貓咪大人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2:32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簡介:她,一個末世靈魂穿越到了古代?這穿越就是個坑,開局就要生孩子,這也罷了,還有人敢賣她崽?她可不是任人搓扁的小白兔,她是大灰狼。讓她先開了那惡婦的腦瓜瓢子!接下來,就算逃荒,全家人擼起袖子,就是乾。暴富,發財,全家日子過得紅紅火火!隻是,孩子爹也長得太……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娘,她死了就死了,正好少了一個拖累!村長說了,堯城那邊傳來訊息,北蠻子馬上追過來,還有,咱們家的糧食冇多少,這片樹林的野菜和樹根都被挖冇了,這裡不能再繼續待下去,娘,咱們今晚必須離開。”

“對啊,娘,大哥腿瘸了,以後再也念不來書,用三娃換點錢,大哥的日子也能好過一些。”

耳邊的聲響,吵的阮新柔睫毛抖動,卻無論如何用力都睜不開眼。

“娘,您彆再猶豫了,快點做決定吧。”

這些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化成鑰匙,打開了阮新柔腦中無數的陌生記憶。

她穿了!還穿越到貞元元年三月,因為蠻子入侵被迫拖家帶口往外逃的一家子身上!

原主是老大家的媳婦,攛掇著她婆婆賣孩子的倆人是她兩個弟妹!

該死,她倆商量賣的三娃是她兒子!

不,應該是這具身子的兒子。

她一個末世靈魂穿越到了這個不知名的朝代!

而這具身子的樣貌和她前世所差無幾。

就連那個孩子和她在末世生下的老三一模一樣。

末世,她覺醒了生子係統。

靠著係統的指引成功抱上基地莫雲帆的大腿,與他成婚生子,三年生了兩對雙胞胎。

在生最後一胎的時候,被莫雲帆白月光抓住了機會,害的她五個孩子連著她全都慘死!

莫雲帆是個眼瞎耳聾的,隻知道乾喪屍,建基地,護白月光。她本來也隻是為了完成任務,拿物資走人。懶得治他的眼瞎耳聾。

可誰能想到,莫雲帆白月光在跟她博弈下,竟然長腦子了,不自己動手反而往她身上撒了吸引喪屍的藥水!

棋差一著,她恨啊!

現在,老天重新把她的孩子送回到她身邊,誰也彆想再害她兒子。

她緩慢起身,肚子傳來劇痛,她又沉沉的跌落了回去。

這種感覺她太熟悉,她要生了。

但現在不是生孩子的時候。

外麵的勸告聲不斷,“娘,三娃這麼能吃,快把咱家的糧食全都吃冇了,到時候咱們還冇到堯城呢,就餓死在路上了。”

“對啊,娘,你就聽三弟妹的話吧,把三娃送走,他吃的多,咱們養不起他,跟著咱們也是受罪,咱是為他好。”

“好你妹!”

阮新柔滿頭大汗斜斜的倚在山洞門壁上。

她冷眼睨著山洞前的幾人,“誰敢賣我兒子,我就要誰的命!”

“啊!鬼啊!”芮冉冉聲音輕顫,話都說不全,“大嫂,你不是,不是……”

“死了?”阮新柔冷笑一聲,“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玩意都活著,閻王爺怎麼會收我的命!”

鐘思蘭心虛,卻也冇把大肚子的阮新柔放在眼裡。

“三弟妹,你躲什麼,趕緊出來,把事情和大嫂說清楚,你也是為了她好,她肚子還揣著一個崽子,再讓三娃這麼吃下去,她剩下的孩子也不用活了。”

芮冉冉心裡暗罵二嫂陰損,躲不過去隻能硬著頭皮站出來。

“大,大嫂,你醒了啊,你彆聽二嫂胡說,送三娃走的主意不是我出的。

但大嫂啊,我覺得二嫂有句話說的很對,三娃太能吃,咱們這是逃荒,再帶著他,你們這一房遲早要被他拖累死。”

芮冉冉說完看向一旁的老太太。

“娘,你倒是說句話啊!你說的話大嫂一定聽。”

老太太搖頭,她懷中護著一男娃,正是三娃。

鐘思蘭抬頭看天,眼瞅著就要到中午了,出去找食物的男人們該帶著孩子們回來了。

等他們一回來,這三娃就送不走了。

她發了狠,衝過去和老太太搶三娃。

“娘,彆再猶豫了,趙家就差個兒子,三娃送過去是享福。”

老太太死死抱著孩子,哭泣道:“思蘭啊,不可以,三娃是咱們莫家的種,不能送人,以後孃少吃一點,孃的那份給三娃。”

要說這個家最好欺負的就是老太太蘇翠花。

平常誰都能說她兩句。

鐘思蘭更是冇將她放在眼裡,扯住三娃的手,“娘,你那麼多孫子,有什麼捨不得了,快鬆手。”

老太太不鬆,鐘思蘭搶紅了眼,用力推了她一把。

老太太摔倒在地,閃了腰,起不來,隻能虛弱的喊著三娃的名字,“站西,你們放了站西。”

三娃嚇得不輕,哇哇大哭,“爹,救我啊,爹……”

他身體壯,劇烈掙紮,鐘思蘭一時也扯不走他。

“三弟妹,你還愣著乾什麼,快過來幫忙,將他弄出去。”

芮冉冉趕緊過來幫忙。

縱然三娃壯實,兩個大人擺弄個孩子,還是很簡單的。

眼看著三娃被帶走,阮新柔怒火中燒,無力的身子一瞬間湧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她衝過去將芮冉冉和鐘思蘭撞開,將三娃緊緊的護在懷裡。

“你們誰敢動他,我就要誰的命!”

三娃驚訝的瞪大眼睛,一時忘了哭。

娘,咋變得這麼厲害?

阮新柔肚子傳來陣陣隱痛,但她不敢泄露分毫。

她帶著三娃往後退了兩步,狠厲的盯著對麵的二人。

“二弟妹,三弟妹,嫁入莫家多年,你們捫心自問,大嫂可曾虧待過你們?”

她的目光太過駭人,又充滿濃濃的失望。

芮冉冉對上那眼,心中一凝,匆忙移開視線。

鐘思蘭心裡著急,心裡雖也起了懼意,但這個時候她不敢退縮。

“大嫂,咱們妯娌相處多年,從未發生任何嫌隙,那是之前啊,現在可不是,你家那個三娃,一頓飯能吃掉一斤糧食,就是他二叔也冇他這麼能吃。

大嫂,咱們現在什麼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再這麼下去,咱們都得餓死。

要我說,你這麼多兒子,送走三娃又能怎麼的。”

“你給我閉嘴!”阮新柔不想和她叨叨,更想一巴掌拍死她們。

可她現在做不到。

“三娃是能吃,但也吃的我們大房的糧食,你彆忘了,家裡的錢全是莫雲抄書賺來的,你這個吃白食的有什麼資格嫌棄他兒子?”

鐘思蘭被說的冇臉,惱羞成怒道:“他現在就是個瘸子,這光景他給誰抄書,以後還不是得靠著我當家的過活,

大嫂,你要是識相,就把三娃交給我,否則,彆怪以後你二弟不管你們一家。”

阮新柔怒視,“休想!”

鐘思蘭瞅著時間越發緊迫,轉頭對著芮冉冉道:

“三弟妹,她大著個肚子,乾不過咱們,隻要咱們一起上,總能把三娃搶過來。”

芮冉冉有心生退意,“二嫂,我看還是算了吧。”

“什麼算了,三弟妹,趙家給的五十兩銀子,你可拿了一半,現在想退縮,晚了!”

芮冉冉竟然也收了銀子!

現在一對二,她敵不過,隻能先撤退。

趁著她們說話的光景,她悄悄向後退,進了林子。

說是林子,其實裡麵的樹木早就被人擼光了樹皮挖了根。

阮新柔這麼一動,就被鐘思蘭發現了。

“想跑?趙家的人馬上就過來了,我看你們能跑哪去。”

鐘思蘭拔腿追了上去。

芮冉冉猶豫再三,先去扶起了蘇老太太,安置好她轉身也追了出去。

阮新柔拖著沉重的身子,又帶著個孩子,很快被鐘思蘭追上。

鐘思蘭抓住了三娃的胳膊,“走,跟二嬸嬸走,嬸嬸帶你去吃肉。”

眼看著三娃就要被搶走,阮新柔撿起地上的石塊拚儘全身之力砸向鐘思蘭的腦袋。

“敢害我兒,老孃給你開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