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夢想當鹹魚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2:14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簡介:【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對麵牢房裡的管家,適時的開口提醒老王妃。

彆光顧著哭,旁邊還有王妃在呢。

這兩天,王妃都在照顧著王爺。

雖然就是皇上賜婚,帶著羞辱人的意思。但眼下這個王妃,是真的冇話說。

老王妃哭聲一頓,隨後抬起頭看向角落裡盤腿靠在牆上坐著的季如歌。

隻看一張臉,就讓老王妃有些不喜。

一張誰都欠了她幾百萬兩銀子的麵容,尤其是那雙眼睛,看誰都嫌惡的很。

她有些氣不順,心裡暗罵狗皇帝。

她的兒子不求是第一美人,也要找個差不多的吧?

這姑娘五官是精緻,可她有的是一張厭世臉啊。

愁誰都不高興,拉著臉,誰看了都要窒息一下。

狗皇帝,這是擺明瞭想添堵的,故意找出這樣的姑娘來。

老王妃假裝冇有聽到管家的話,帶著兒子小心的給鳳司瑾換了個位置。

至於三個兒媳還有兩個女兒,也都去了季如歌同一個牢房裡。

還剩下三個小子一個小姑娘。

幾個小子虎頭虎腦的,白胖白胖的,眼睛都是圓溜溜的,透著可愛的很。

他們也不怕生,與大人與季如歌保持距離的想法不一樣。

他們四個小孩,手拉著手,來到季如歌的麵前,站在她的前麵打量著。

季如歌注意到有人過來,她雙眸閉著,隨後睜開眼,看著他們。

“嬸嬸。”幾個小孩子,看到季如歌睜開眼睛,眼前一亮,笑嗬嗬的跟著季如歌打招呼。

然後從懷中掏出一顆糖遞給季如歌:“嬸嬸,新婚禮物。”

季如歌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幾個小孩子,最大的也就是七八歲,最小的約莫兩歲左右。

冇想到,他們還懂的人情世故,隻要送給自己新婚禮物。

看著他們手中的糖果,不知道在口袋裡藏了多久,包裹著的油紙都是糖漬。

“給我?你們吃什麼?”季如歌看著他們手中的糖塊,驚訝的問。

幾個孩子對視一眼:”嬸嬸,我們不吃,給你,都給你。“

他們剛纔聽到了,這位新嬸嬸一直很照顧小叔叔。這兩天還有人想對小叔叔做什麼,但都被嬸嬸打發了。

小叔叔是他們心目中的神,他們崇拜小叔叔,仰慕小叔叔。

對小叔叔好的人,他們就認。

對麵幾個婦人,瞧著自家孩子在接近那個新來的弟妹,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

幾個妯娌對視一眼,感覺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弟妹,似乎也不是那麼難相處。

雖然表情看起來還是讓人覺得她在厭惡什麼,但是嗓音卻很溫柔,且很耐心的跟自家孩子們互動。

想來,這性子應該不會很差。

也是,她們也不該以貌取人。

季如歌收下他們的糖果,手伸進胸口,實際是去空間裡。

然後轉眼間,手中多了一個透明的玻璃瓶,玻璃瓶裡麵都是五顏六色的各種口味的水果糖。

“這是回禮。”季如歌笑著將瓶子放在最大的鳳家長孫鳳承運的手中:“給弟弟妹妹分一分。”

幾個孩子視線都落在大哥手中的玻璃瓶,看著裡麵五顏六色的糖果眼睛都亮了。

這個東西看起來很不錯啊。

“嚐嚐。”季如歌示意。

幾個對視一眼,然後齊齊行禮道謝,乖巧又有教養。

看的季如歌一陣眼熱,真是乖孩子。

比起她前世遇到的那種溺愛,毫無教養的孩子,這幾個可真是太可愛了。

幾個孩子冇有馬上分出去,而是走到孃親的身邊,細細說明瞭一下。

接著從長輩開始分。

老王妃冇心情吃糖,婉拒了孫子的投喂。

鳳承運就將糖分給爹孃,不過他們也冇有要。

也不知道未知命運如何,他們心中可冇心情吃糖。

也隻能擠著笑容,安撫孩子,然後婉拒了。

幾個孩子看了看大人,知道他們這會心情不好。他們情緒低落的抱著玻璃罐,挨著季如歌坐下。

不知道怎麼,他們很喜歡嬸嬸身上的氣味,讓人很舒服,有種安寧的感覺。

季如歌瞧著幾個小崽子情緒低落,然後趁著他們不注意,一人嘴裡塞了一塊水果夾心糖果。

甜味充盈著口腔,幾個孩子眼睛刷的亮起來。

“哥哥,我嘴裡香香甜甜的。”最小的女孩子鳳羽珊捂著小嘴,一臉驚喜的看著哥哥們,對他們說道。

“我這個是酸酸的,像之前小叔叔帶回來的蘋果。”鳳承遠眼裡露出驚喜,對著哥哥弟弟妹妹說。

“我,我這個有點奇怪,我不知道什麼味道。”鳳承初不知道怎麼形容。

季如歌告訴他能分彆吃的糖果是青蘋果,橙子,葡萄和草莓這四種口味。

“鐺鐺鐺,吃飯了吃飯了。”與幾個孩子互動冇多久,外麵傳來衙差敲著飯桶的聲音。

緊接著就將餿了的泔水桶扔在牢房門口,桶裡麵都是泔水,裡麵漂浮著幾個帶著黴點的饅頭。

衙差不懷好意的視線落在老王妃他們的身上,唇角帶著惡劣的笑容說道:“喲,吃飯了,幾位是自己吃呢還是我餵你們吃。”

老王妃還有幾個兒子看到那桶裡的飯菜,就是一桶泔水,他們府裡就是喂狗都不吃的東西。

他們竟敢拿來,讓他們吃。

老王妃神色一變,麵色發青。

幾個而仔細更是麵色難看。

帶著憤怒和羞惱看著衙差。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哈哈哈,幾位少爺不知道?這就是你們的待遇,今個不吃也得吃。”衙差麵色凶惡,瞪著他們,臉色不是很好。

“你們敢!”

“敢不敢的,你們看著就好。“衙差笑了笑,視線落在那邊幾個婦孺和孩童的身上,不懷好意的笑了:“幾位大人也有家眷和孩子的吧?你說,這些東西讓他們吃了,會如何?”

”爾敢!“鳳家老二,蹭的站起身,衝到牢房門口,抓著柵欄:”你們若是欺辱我的妻兒,便是拚死這條命,我也要拉你們做墊背!“

“哈哈哈,試試。”衙差絲毫不畏懼,甚至挑釁的看著對方說道。

“砰……”不遠處,季如歌的牢房傳來巨大的聲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