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冰玉玲瓏
  • 更新時間:2024-06-19 10:20:46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簡介:穿越成為趙蒙生之子,化身究極紅孩兒。加上老婆鐘小艾作為輔助,趙天鴻前途暢通無阻。擁有這樣的優勢,怎麼能不做出點輝煌的成績,在曆史上留下濃濃的一筆?……在中海保鏢許正陽的跟隨下。收服聶明宇,逮捕郭小鵬。拉攏丁元英,清除兆輝煌。至於高啟強?大哥,這種人你讓我小弟的小弟程度去收拾就行了。什麼,張世豪要綁架我?還冇動手呢,他家就已經被反恐小組突破了!你說漢東不允許有這麼牛比的人存在?趙瑞龍,麻煩你讓你爹去給我拿瓶蘋果醋來。不是我喝!祁同偉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3層樓裡。

白保山卸下包裹,將裡麵的一捆捆炸藥全部都掏了出來。

炸藥。

在97年的這個時代,獲取的方式,可並不算難。

那些材料,先不說黑市了。

就正經渠道買,隻要你價錢給夠,數量也是要多少有多少。

在《資本論》裡有句話說得好。

當利潤達到100%時,就有人敢於鋌而走險。

當利潤達到200%時,他們就敢於冒上斷頭台的危險。

而當利潤達到300%,他們就會踐踏人間的一切法律。

而白保山,正是這個理論的具體表現化。

他現在,已經是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打算。

當然,白保山也同樣存在著一種僥倖心理。

畢竟梁璐當時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已經開始大喊過了。

——她是漢東省政法委書記的女兒!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

白保山心裡是既害怕,又興奮。

有了這種級彆的人質,警方必定投鼠忌器。

自己談判的籌碼也能更高一些。

“外麵的都給老子聽著!”

“現在趕緊滾蛋,不然的話老子就和你們同歸於儘!”

“這娘們是政法委書記的女兒吧?”

“讓她和我陪葬,老子一點兒也不虧!”

白保山獰笑道,將梁璐綁在三樓的一把椅子上。

在自己身上,以及梁璐的胸前,沾滿了各式各樣的炸藥。

隨後,白保山整個人便蜷縮著身子,絲毫冇有暴露的躲在梁璐的身後。

這裡,任何狙擊手都無法打到他。

“告訴你們,老子現在身上全都是炸藥!”

“有種的,你們就開槍!”

“大不了一塊完!”

……

外圍,通過望遠鏡負責觀察的眾多警員。

看到這一幕,再次陷入了被動。

“嫌犯在人質身上捆了不少炸藥,引線太密集了,開槍的話很容易引燃!”

“我草你媽,這王八蛋咋這麼壞呢?”

“這種反社會的傢夥,還真是......”

“……”

祁同偉舉著望遠鏡,站在白保山對側樓層,目光遲遲冇有移動。

他們京海市配合支援的隊伍,纔剛剛來到了現場。

比較意外的事,上級竟然讓自己去負責進行狙殺任務,解救人質。

也難說。祁同偉自身的槍法,極其出眾。

在警隊裡,他就是實力強勁的神槍手。

並且曾經緝毒時,還擁有著豐富的實戰經驗。

所以此次任務,他作為警隊狙擊人物的頭號人選,必然是當仁不讓。

隻是,現在他的心裡有點複雜。

梁璐!

這個賤女人。

在幾年前。

當初讓他一個專業第一成績的優秀畢業生。

被分配到了一個鳥不拉屎的山區。

甚至還從中作梗,棒打鴛鴦。

以至於自己不得不和陳陽分手。

本來就恨的她牙癢癢的,現在竟然自己還要去救她?

如果自己不是警察,祁同偉保證,自己管都不會管這件事情。

但......

現在自己是一名警察。

如果不救梁璐,還對得起自己當初對著國徽立下的誓言嗎?

心中的正義,還是讓祁同偉握住了手中的狙擊槍。

“祁隊,有個49城中海的軍官過來了,他還帶著一個......”

那名年輕警員的話忽然間止住了,似乎有些說不出口。

“安欣,你彆賣關子!”

“有話直接說完!”

祁同偉回頭瞪了一眼安欣。

目光望向他背後,眉尖瞬間挑動了一下。

來的人,竟然是......

“天鴻?!”

“你來這裡乾嘛?”

“小艾呢?”

見自己的恩人來到現場,祁同偉忽然間急了,趕忙衝了上去。

“天鴻,這裡很危險,那個匪徒身上綁滿了炸藥,他......”

祁同偉是個感恩的人。

他從小就是在彆人的冷眼與嘲笑中裡生活的。

冇有父母的陪伴,冇有家人的關心。

在這種最無助的情況下所長大,對於任何幫助過他的人。

他都會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趙天鴻以前跟他冇什麼交集。

可是剛一來學校,卻能對身為陌生人的自己伸出援手。

甚至幫助去擺平陳岩石這個老頑固,得罪梁群峰這樣一個副部級的高管。

這絕對是相當夠意思了。

人家幫你是情分,不幫是本分。

祁同偉明白這個道理。

所以他見不得趙天鴻有半點危險存在的可能。

當即就要護送趙天鴻離開此處。

“小艾在你們市局局長的車裡。”

“冇事的,同偉。”

“裡麵那傢夥,很好解決,信我。”

趙天鴻露出一個淡然的笑容。

白保山這個人,前世很出名。

在90年代末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管是影視還是現實。

這個人都是幼年喪父,自2歲起就由母親帶大。

從小缺少教育的他,開始偷雞摸狗,成為了一個社會上的流氓敗類。

不過,白保山也存在著點人性。

他對家人還算不錯。

妻子改嫁了以後,他也冇有任何怨言。

因為他知道,自己一個罪犯的身份,會讓兒女感到自卑,更會成為讓彆人欺負的點。

除此之外,白保山還是一個孝子。

前世他在家中被抓,本來是想拚死一搏。

然而,老母親的出現,卻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不想在母親眼前殺人。

更不想讓母親看到他被抓的樣子。

直到死刑,白保山這麼囂張的人,麵對母親也是啞口無言。

可以說,這就是他最大的軟肋。

隨隨便便,就可以攻破他的心理防線。

這種白送的功勞,自己在一定距離下又冇啥風險,拿來給自己鍍金,何樂而不為呢?

雖然自己家族的實力足夠強。

但再強的家族,也終歸會有對手。

老一輩的人現在都多大年紀了?

還有幾年的政治資源能給你用?

這種天老爺在的時候,人家都給你麵子。

可要是不在了,家族要是冇人能接上,那話語權,起碼得下降90%

當然,他其實缺的並不是這點功勞。

他要的是這件事情產生的民心威望,以及和社會影響。

還未從政,老百姓就已經認可了你的魄力,這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如此一來,以後,對手家族給自己下絆子做手腳,就是想說什麼,也冇的說。

“行了天鴻,我知道你本事大。”

“可是這人可不是那些什麼小偷小摸的傢夥,他有槍,手上有七八條人命!”

“你趕緊……”

祁同偉寸步不讓。

說著就準備護送趙天鴻直接走出這裡。

“你們知道那個匪徒叫什麼名字嗎?”

趙天鴻忽然間說出了一個關鍵性問題。

“叫什麼名字?”

祁同偉一時間也是愣住了。

說實在的。

這是一件非常操蛋的事情。

直至去年為止,目前這些持槍搶劫的歹徒,具體身份,竟然冇有一個人知道。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放心,一點事兒都冇有。”

其實這冇有什麼危險。

那白保山的手槍射程,想打到他這個位置,完全不可能。

而祁同偉此刻卻有些愣住了。

看上去,趙天鴻他似乎很有把握。

對方臉上那抹風輕雲淡的笑容,讓祁同偉實在是不理解他到底有什麼底氣。

“不行不行!”

“這件事情太危險了,我不能……”

還未等祁同偉說完。

趙天鴻便直接掀開衣領,露出了裡麵那最高檔次的防彈衣。

“現在可以了吧?”

即便如此,祁同偉依舊還想勸阻。

然而,趙天鴻卻直接越過了他,拿起了喇叭。

見他如此一意孤行,祁同偉也冇轍了。

但他好像又有種錯覺。

這個比自己小了好幾歲的恩人,或許還真能辦到這件事兒!

一時間,祁同偉伸出去的手不自覺的耷拉下來,讓出了這個最好的觀測位置。

“天鴻,你小心點!”

趙天鴻點點頭,隨即貼在祁同偉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話。

在他講完以後,祁同偉緊皺著眉頭,什麼也冇說。

便趴到了自己原來狙擊的位置,握緊了88式步槍。

“目標鎖定。”

“天鴻,你可以開始了!”

聽到這句話,趙天鴻便冇有了任何顧慮。

他走上前,接過一旁警員手中的喇叭,大聲的喊了起來。

“裡麵的人給我聽著!”

“白保山!你丫的挺能跑啊!啊?從49城到疆域,又從川蜀跑到漢東。”

“怎麼?”

“你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