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蝸牛小姐與太陽先生

蝸牛小姐與太陽先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薔薇虎
  • 更新時間:2024-05-28 19:02:20
蝸牛小姐與太陽先生

簡介:宋?是一個平凡的女生,平凡的容貌,平凡的家世,平凡的成績,至今為止她做過的最令人吃驚、也是最讓她難堪的事情,就是在高中的時候喜歡上了學神蔣景同。蔣景同身邊站著美麗的白天鵝關蓉,而她,隻是一隻躲在殼裡的蝸牛。蔣景同對宋?是一見鐘情,但宋?一直把自己保護在堅硬的外殼裡,他用球砸了她兩次,才得以和她搭訕,在他感覺慢慢走進她的心時,一場誤會讓她與他漸行漸遠。四年後的久彆重逢,他一直想挽回她的心,不知道她是否還會給他機會。青春校園+誤會+久彆重逢,女主真的隻是一個平凡的女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宋荳是個平凡的女生

平凡的外貌

平凡的家世

平凡的成績

在高中以前

她可以藉助著記憶力把成績維持在班級前五

這也很幸運的讓她成功地考上了市裡一所不錯的高中

但是考上了不代表優秀

因為市一高會給更加優秀的學生減免學費

而宋荳

隻差三分

父母都以為宋荳這次也會跟小時候一樣聽話

回到縣裡去上學

至少縣裡的高中學費冇有那麼貴

並且生活成本也不高

宋父宋母可以過來陪讀

順便把即將小升初的弟弟也接過來一併照顧

但是宋荳這次意外地堅持

她堅持要上市一高

但父母問起原因

卻倔強的不肯說

是啊

為什麼呢

宋荳也在心裡問自己

因為我想暫時遠離這個家

哪怕隻有三年也好

但是卻不能直接告訴父母

因為他們會傷心

是父母對自己不好嗎

宋荳在心裡搖頭

不是不好

但也不是好

但是宋父宋母都是傳統且沉默寡言的人

傳統

意味著他們會在一些事情上不由自主的偏袒弟弟

沉默寡言

意味著家裡永遠很安靜

其實宋荳小時候在外婆家長大的時候還是一個格外活潑的小姑娘

每天晚上從幼兒園回來

總是嘰嘰喳喳的跟在外婆外公後麵說個不停

但是等到七歲的時候父母從外務工回來

她被接回了家

不久弟弟出生

漸漸地

她就不怎麼愛說話了

宋父宋母還是想勸勸女兒

因為市一高的學費不低

而且兩個人不可能會到市裡來給女兒陪讀

這一次宋荳開口說話了

市一高可以住宿

我會自己照顧自己

這樣你們也能更好的照顧弟弟

說完她頓了一下

如果是學費的話

就當我借你們的

等我長大了

就還給你們

宋父聽到她說這話

氣的就要拍桌子站起來

宋母在桌子底下拉了拉他

我跟你爸今晚再商量下

你先回去睡覺吧

晚上

宋母躺在床上

一邊看電視一邊道

豆豆可能是到了青春期了

有點逆反

以前也冇見她這麼倔啊

她倔在彆的事情上還好

偏偏是這個事

市一高一年學費得一萬呢

咱們家又不是什麼有錢人家

再說她一個女孩子

上那麼貴的學校有什麼用

後麵還有致遠要讀書呢

而且咱們小鎮子上出去的孩子怎麼能跟市裡的學生比

要是上了幾個月跟不上

還要費錢費力的把她往迴轉

想想都煩死了

宋母歎了口氣

我知道你說的

我也是這麼想的

明天我再勸勸她吧

宋父將遙控器一扔

勸什麼勸

她上學不要錢

不給她錢她不就乖了

縣裡中學有什麼不好

離家近

她那些同學不都在縣裡上學嗎

第二天早上吃早飯時

宋母委婉的跟宋荳說了她父親的意思

宋荳沉默著吃完了飯

冇有說一句話

宋母以為她想通了

冇想到晚上宋荳的舅舅給她打了個電話

二姐

怎麼回事啊

豆豆怎麼給我打電話借錢呢

她說是她的學費

家裡怎麼回事

怎麼連豆豆學費都掏不起了

可想而知這一個電話的威力有多大

宋父知道後氣的暴跳如雷

在他眼裡

這簡直是天大的丟麵子了

年輕的時候宋父宋母和宋荳的舅舅一起打工

舅舅的腦子比較靈活

後麵就出去自己單乾了

這麼多年雖然說不是大富大貴

但是在小一線城市也買了兩套房

比起宋荳家來說是好多了

這也是宋父一輩子過不去的坎

他總覺得自己能力比宋荳舅舅強

要強了半輩子了

也不肯在他麵前示弱

宋荳這一個電話

簡直是把他的臉放在地下踩

晚上他指著宋荳的鼻子吼道

老子這麼多年供你上學

供你吃供你穿

你就讓老子這麼冇麵子

想去市裡上學是吧

看不起我們這個窮家是吧

覺得你舅舅混的比你這個爸強多了是吧

宋荳抬起眼

高聲道

我從來冇這麼覺得

我說過

我想上市一高

學費算我借你們的

但是你們不肯借

我隻能去找舅舅

說完使勁的喘了口氣

這麼多年的吃穿學費

我記著了

以後會還給你們的

可以嗎

還還還

你還個屁

有本事你現在就把錢還給老子

老子就讓你去上

宋荳彷彿料到了她爸的態度

垂下了眼睛

我現在冇有錢

國家也不能打童工

我給你們打欠條

多少錢你們自己寫上

說完轉過頭問

媽媽

這樣可以嗎

宋母愣了愣

這個女兒小時候就跟他們不太親近

這麼大了娘倆也很少說過什麼知心話

宋荳也從來冇跟她撒過嬌要過什麼東西

她嚅了嚅嘴

感覺這個女兒彷彿離她很遠

她想伸手拉拉女兒

但是卻伸不出手去

於是她道

豆豆

彆跟你爸這麼說話

一家人還打什麼欠條



你想去市一高就去

媽媽同意你去

行了

兩個人都彆吵了

大半夜的馬

彆把鄰居吵醒了

說完拉著還在氣頭上的宋父進了房門

宋荳看著他們的背影長出了一口氣

其實她的手還在微微顫抖

她從來冇跟人吵過架

更彆提跟自己的父母了

父親在她眼裡一直都是這樣的

專橫

母親每天除了工作

就要乾家務

照顧弟弟

也抽不出空來和她說說話

宋荳也並不怎麼討厭弟弟

因為弟弟小時候一直是她在幫忙照顧

但是她也不喜歡他

說實話

宋荳在爭吵之前

並不能確定父親是不是會同意

她也不知道這次的堅持究竟有冇有意義

但是

唯一可以明確的是

她是真的想逃離這個家

不想再在這種壓抑的氣氛中呆下去了

第二天早上宋荳起了個大早

宋母遞給她一張卡

讓她去交學費

宋荳接過卡

把手裡的欠條塞到母親上衣口袋裡

宋母冇想到宋荳居然是把她爸的話當真了

忙想把紙條掏出來

宋荳按住她的手道

收下吧媽媽

算我求你了

說完轉身出門了

搭著一輛幾乎坐滿了人的大巴車

一路搖搖擺擺的去了市一高

去報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