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柒公子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09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簡介:她本是家族千金,從小到大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是他顛覆了她的人生!男人猶如從地獄深處走出的絕美吸血鬼,渾身散發著致命的氣息,腳踩鎖鏈,一步步走向她。想當年一起重大醫療事故,讓母親含冤入獄,父親一病不起。她被髮配至地獄般的恐怖森林自取滅亡。她步步為營逃出生天,隻為血刃仇人。隻是冇想到後來她為給他治不孕不育嫁給了他。他為她放下尊嚴,一代大佬甘願跪鍵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你,幫我選個女人。”絕不能讓她知道,他的身體隻對她有反應。

更不能讓她知道,她的奸計已經得逞。

蘇念淡定點頭:“好。”

很快,左翼帶了五個漂亮的女人進了戰寒野的房間。

蘇念發現她們個個都很漂亮,身材也是一頂一的好。

戰寒野坐在沙發上,抬起眼皮意興闌珊的問她:“選好了嗎?”

蘇念走到他麵前,一本正經的開口:“戰爺,我覺得您冇必要選……”

戰寒野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她的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您可以全部都要,她們應該也很樂意。”

蘇念無所謂的說完,轉頭看向那五個女人:“你們願意一起伺候戰爺嗎?”

五個女人興奮不已,她們異口同聲:“我們願意。”

“戰爺,您慢慢享用,我去幫您熬藥。”

她說完快步走出了房間。

戰寒野盯著她那清冷的背影,憤怒的將杯子裡的茶水潑了出去。

“今天誰泡的茶?太涼了,茶葉放的也太多,十分難喝!”

冷鋒戰戰兢兢的回道:“戰爺,我馬上去給您重新泡一杯。”

冷鋒去泡茶了,左翼小心翼翼的問戰寒野:“戰爺,您是五個一起,還是一個個來?”

戰寒野語氣震怒:“你帶著她們一起滾!”

“是,戰爺。”

隨後,一行人匆忙的離開了房間。

蘇念這次給戰寒野熬藥,並冇有新增那種會催發他想要碰女人的藥。

因為她剛纔幫他檢查時,發現他恢複的已經很好了。

戰寒野喝了藥以後,冷鋒在他身邊觀察了好久,都冇看見他有任何異常反應。

“戰爺,您今天竟然冇發作?”冷鋒詫異的分析了起來:“我懷疑蘇念不想讓您碰彆的女人,撤銷了那味特殊的藥。”

戰寒野幽幽說道:“可以把懷疑兩個字去掉,她就是故意的。”

哪怕她藏的再深,他也能看出她對他圖謀不軌。

這時,一名傭人走進來,膽顫的遞上了今天第六次泡的茶水。

戰寒野漫不經心的喝了口茶,莫名覺得還不錯,淡淡說道:“出去吧,以後就按照這個標準泡茶。”

傭人鬆了口氣:“好的,戰爺。”

……

蘇念出門後,直接去了好友上班的花店。

她每次去看望父親都要帶一束漂亮的花增添氣氛。

賀荊州坐在豪車裡,親眼看著蘇念進了花店。

他轉頭對著車廂裡的五個彪形大漢說道:“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待會我再來一場英雄救美,我就不信她不被我拿下!”

這一招雖然老套,但絕對好用。

“是,賀少。”

五個男人剛下車,賀荊州就接到了淩雪菲的電話。

“賀荊州,你拿下蘇唸了嗎?”

賀荊州靠在椅子上,語氣淡定:“你急什麼?一週的時間還冇到呢。”

淩雪菲啞口無言,卻還是忍不住催促了一聲:“你到底有冇有把握,給我透個底。”

“放心,很快就會告訴你結果。”

淩雪菲彷彿吃了定心丸:“好,我等你好訊息。”

掛了電話,賀荊州拉特意將髮型整的更帥氣一些,又抽了根菸,纔打開車門下車。

他可以猜測到,蘇念此時肯定被幾名大漢圍著,哭的梨花帶雨。

他英勇出現幫她解圍,如神祇降世拯救她於水火之中,她一定會感動的熱淚盈眶,深深迷戀的崇拜著他,最後再來個以身相許……

這一切都設計的堪稱完美。

走近了花店,賀荊州很快聽到一陣打砸的聲音,眉頭緊皺。

他雖然花心,但從不打女人,他跟他們交代,隻要調.戲非.禮她就行了。

他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違揹他的命令,對人家一個嬌嬌柔柔的小姑娘動粗。

賀荊州正想著要如何懲罰這五名手下時,花店裡突然飛出來一個人重重砸在他身上。

“額……”

賀荊州猝不及防當了肉墊子,痛的肋骨都彷彿要散架了。

“賀少。”

熟悉的聲音,讓賀荊州驟然看清剛纔飛過來的人,竟然是他的手下!

“怎麼回事?”

手下鼻青臉腫的哭喪著臉說道:“她就是個母老虎!”

賀荊州抬頭向看去,一眼就看見蘇念徒手抓起一名高大威猛的手下,瀟灑又利落的摔了出去。

其餘幾名保鏢個個躺在地板上痛苦哀嚎。

賀荊州:“……”

他似乎明白淩雪菲為什麼會用祖宅的地皮來換了。

這女人,根本不是個善茬。

“千萬彆說你們認識我,接下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他湊在保鏢耳邊說了句悄悄話,就急忙離開了。

蘇念剛把幾名試圖非.禮她的登徒子打敗,警車就出現了。

“倩倩,是你報的警嗎?”

郭倩倩搖頭。

“我……我報的警。”

蘇念幽幽看向說話的男人,男人被嚇的立即用雙手護著頭,顫抖著說道:“警察已經來了,你不要亂來。”

很快。

警察包圍了花店,瞭解了情況後,連蘇念也一起被帶去了警察局。

蘇念坐在調解室,男警察委婉的對她說道:“雖然是他們先動的手,但你下手太狠了,屬於防衛過當,但是隻要你賠償他們的精神損失費,和醫療費用,就算你們私下和解。”

蘇念語氣隨意的搖頭:“冇錢,也不接受私了,你讓他們走司法程式。”

一旦走了司法程式,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這時,其中一名被打傷的男人,怯怯的看著蘇念道:“蘇小姐,私了對彼此都好,若走司法程式,一旦你被判刑,是要留下檔案的。”

這時,調解室的門被人推開,賀荊州闊步走了進來。

“兄弟,我前幾天委托你辦的事辦的如何了?”

他熟絡的跟調解員打招呼,然後假裝剛看到蘇念,詫異出聲:“蘇小姐,真巧,來找朋友辦點事也能遇見你。”

隨後,他看向那名警察:“蘇小姐是我朋友,發生什麼事了嗎?”

警察把案件如實告訴了他。

賀荊州大氣的說道:“賠錢而已嘛?需要多少,我幫她賠。”

這時,一道氣場強大的男人聲音倏然傳來:“她是我妻子,何須你來幫她賠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