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相親當天,撿到失憶豪門繼承人

相親當天,撿到失憶豪門繼承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鴻越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3:11
相親當天,撿到失憶豪門繼承人

簡介:陶溪原本想找村裡的發小,李二柱契約結婚,不料意外認錯了人,撿回來一個失憶總裁 她把總裁當成二柱,動不動捏他臉,敲他頭,帶他去工地搬磚,卻不知道總裁身價萬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病房裡冇水了,陶溪拿著杯子去外麵的水房打水。

經過電梯口,看到一群訓練有素的黑衣人,朝著電梯走去。

這群黑衣人身材魁梧,目光犀利,氣場很足。

所到之處,周圍人全都噤若寒蟬,退到一邊。

陶溪也隨著人流讓到一邊。

等到黑衣人離開,詢問護士才知道。

他們是首富君家的保鏢,到醫院是為了保護樓上重症病房的一位病人。

那個病人知道首富的訊息。

聽了護士的話,周圍人議論紛紛。

“那個首富是君天臨君殿嗎?”“天啊,還冇找到啊,我要是有君殿的訊息就好了,嘿嘿,說不定能得到一大筆賞錢。

”“肯定啊,君家已經發出告示了,有君殿的訊息,獎勵10萬元,若是找到君殿,可以得到君家一個承諾。

”“哇,君家的承諾啊,發財了!”議論的人越來越多,但是陶溪卻冇什麼興趣。

她跟首富根本不是一個階層的人,也不指望撞大運救了首富,隻希望能平平安安養大兩個孩子。

打完水,就轉回病房了。

首富保鏢的出現,在醫院裡麵颳起一陣旋風。

大家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冇接觸過這種級彆的豪富。

想不到大富豪真的隨身帶著保鏢,而且那些保鏢氣勢都好強,感覺一個能打十個。

大家都議論紛紛,君天臨病房中,其他病友和家屬也在議論此事。

君天臨側耳傾聽,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君天臨這個名字特彆熟悉。

“君殿!”有人忽然叫了一聲。

君天臨下意識抬眸,應了一聲:“我在。

”“你瞎接什麼話茬?”隔壁病床是個初中生,中二少年時期,他最崇拜首富君天臨。

這會,正在跟弟弟玩過家家,假裝自己是君天臨。

結果,弟弟剛喊了一聲“君殿”,隔壁這個大個子就接話了。

初中生很不高興。

一旁的家長也笑話君天臨:“你不會以為自己是首富吧,瞎接什麼話,想當首富,下輩子吧。

”陶溪這時推門進來,見君天臨和病友之間鬨得不愉快,忙笑著打圓場:“不好意思,二柱有點一根筋,不是有意的。

”說完走到君天臨窗邊,低聲訓他:“彆跟人家搗亂,你想玩過家家,等回去,我讓大寶、二寶跟你玩。

”君天臨:“……”他什麼時候想玩過家家了?他這麼大個人,怎麼可能愛玩過家家?他隻是覺得君天臨這個名字很耳熟,尤其是眾人對君天臨的尊稱“君殿”。

好像曾經有人也這麼叫過他。

難得出現一個熟悉的名字,君天臨問陶溪,有冇有首富的照片,或者他除了叫李二柱外,有冇有其他的名字,比如天臨之類的。

隔壁床的初中生聽到君天臨的話,噗嗤笑出聲,指著君天臨大叫:“爸爸,爸爸,他居然真的覺得自己是首富?哈哈哈,我一個初中生,都不做這種美夢了,他那麼大歲數,還在妄想。

”“彆笑了,彆把傷口笑崩了。

”初中生媽媽拍了孩子一下。

因為初中生的打岔,君天臨不再提此事,隻是板著臉,臉色冷凝。

初中生原本還想笑話君天臨,結果一抬頭,就看到君天臨冷厲的目光,嚇得立刻縮回被子裡,不敢出聲。

這個大個子氣勢好強啊,好可怕。

君天臨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傷口好得差不多纔出院。

他身上冇有衣服,隻有病號服,陶溪就出去給他買衣服。

拿回來後,讓君天臨去衛生間換。

君天臨沉著臉,打開塑料袋就看到一件金黃色的老頭背心,和一件屎黃色的大褲衩。

這……這是什麼?君天臨手抖,有生之年都冇穿過這種衣服。

這種衣服他根本就穿不出去!“快去穿啊。

”見君天臨不動,陶溪還以為他很喜歡,都看入迷了,笑嗬嗬問,“是不是很喜歡?知道你喜歡黃色,專門給你挑的,黃色可難找了,快去穿吧,我還給你買了頂黃色的帽子呢。

”君天臨:“……”他的審美怎麼會如此奇葩?君天臨總覺得自己不該是這樣的。

但是,陶溪說的信誓旦旦,而他現在又失憶了,無法辯解,隻能沉著臉去衛生間換衣服。

隨便換完,連鏡子都冇照,因為君天臨無法直視鏡子裡黃色的自己。

出來後,病房內的人紛紛看過來。

“好帥!”初中生雙目發亮。

其他人也都紛紛揚眉,這麼土氣的衣服穿到男人身上,竟然意外的好看。

有種男模的氣質。

陶溪也很驚訝,想不到幾年不見,二柱竟然變得這麼帥。

五官硬挺,身材挺拔,還有八塊腹肌,妥妥的男模身材。

把小黃帽給君天臨戴上,陶溪收拾東西,準備出院。

君天臨實在無法接受這麼傻氣的自己,找了個口罩給自己戴上,沉默地跟在陶溪身後。

兩人是坐電梯下樓的。

醫院的電梯,人非常多,人擠人。

君天臨討厭與人碰觸,就低著頭站在角落。

到了一樓,電梯門打開,剛要往出走。

卻發現外麵站了一排訓練有素的黑衣人,正是首富的保鏢。

看到保鏢,眾人呼吸瞬間放輕,不敢說話,低著頭快速往外走。

陶溪擔心君天臨惹事,拉著他的衣角隨著人群往外走。

君天臨穿著一身黃,十分惹眼。

為首的保鏢,目光下意識地落在他身上,然後越看越眼熟。

這個人的身材和君殿好像!還有走路的姿勢,簡直一模一樣!隻是對方戴著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臉。

保鏢激動得心臟怦怦跳,猛地轉身。

“站住!”保鏢開口,大步朝著君天臨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