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枯骨生花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48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簡介:孟垢穿書成了女主的反派師尊,要被殺師正道!但他發現,就算劇情有所改變,固定的時間地點,該刷的物品和人物一樣會刷。既然如此,誰還躺著被殺呀?主角的氣運?孟垢:我搶!主角的機遇?孟垢:我搶!主角的金手指?孟垢:我搶!主角的後宮們?孟垢:這個……我……原主後宮們:怎麼,不想搶了?不行!孟垢被撲倒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孟垢一臉無辜,他那眼睛在眨巴什麼呢?

“不行!”柳白薇喊出一聲,憋紅了臉。

“多謝小二哥。”孟垢笑著把銀兩塞到小二手裡,讓他去安排,反正自己今晚又不睡。

柳白薇見這樣,臉紅的似乎能滴出血,埋得低低的,軟囁:“師尊……”

孟垢帶著柳白薇上樓,現場留下一眾男人,牙齒都快咬碎了。

便宜他了!

隻有店小二美滋滋的咬著手裡的銀子,自己這事辦的漂亮。

到了房間裡檢查妥當之後,孟垢就讓柳白薇累了早些休息。

柳白薇疑惑:“師尊不睡?”

“隻有一張床,怎麼睡?抱著你睡?”

柳白薇被一句話噎紅了臉,熱氣上頭,嬌嗔轉過去對牆罰站。

孟垢冇太在意,看了看窗外的景色,月色正濃之時。

今晚葉衡將在附近的山上獵殺一頭五級妖獸,等到金老吸收完所有妖丹,會出來和主角第一次見麵。

這麼重要的劇情,自己怎麼能不在呢?

“好了,不逗你,我在此處有個老友要去見見。”

孟垢找了個藉口就要出門,結果開門就迎上了三個人。

領頭的二十多歲,一身華貴錦袍,腰間珠寶點綴無數,手中一把檀木摺扇搖的神采奕奕。

緊隨其後的兩個人,一身粗布馬甲就要顯得粗鄙許多。

“幾位找誰?”孟垢微頓,然後反應過來。

氣勢洶洶,直接把孟垢逼到門內,用摺扇戳著他的肩膀:“就你特麼叫孟垢!就你他媽想娶我姐?”

孟垢心下瞭然,原來他就是阮子穆,看來和書中的冇兩樣,姐控又缺根筋。

阮子穆繼續黑著眼睛,咄咄逼人:“小爺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立馬給我滾出冥城,不然……”

“不然如何?”孟垢嘴角掛起了笑,撫了撫被戳皺的衣裳,直起腰身明顯要比阮子穆高出一個頭,阮子穆瞬間從俯視變成了仰視。

“不,不然,俺,俺們哥倆就讓你好瞧!”

阮子穆背後一個絡腮鬍壯漢站了出來,還是個結巴。

孟垢看出來了,阮子穆兩個打手也是修士,這個絡腮鬍煉氣期,另一個剛剛築基。

“在下並冇有要娶阮姑孃的意思,倒是想和阮少爺你交個朋友……”

阮子穆看著葉衡臉上愜意的笑容,他生氣,他可太生氣了。

聽姐姐病了之後,他日夜兼程的趕回來。

回來之後,姐姐被治好了,本來是要感謝他一番。

可是姐姐一直在唸叨他,吃飯不給自己夾菜,在唸叨他。

不跟自己說話,在唸叨他。

自己找姐姐撒嬌被推開了,因為姐姐在唸叨:孟!垢!

“誰他媽和你交朋友,你給少爺我提鞋都不配!”

阮子穆氣的發抖,向後一退,一揮手,兩名打手就一左一右的迎了上來。

另一個瘦高的打手出聲:“朋友,我們哥倆可是這附近有名的散修”

“阮少爺出了大價錢,你隻能怨自己命不好了。”

孟垢向後退一步,笑容有些深沉,目光卻已經染上了一層殺意:“兩位既是散修,就該珍惜得來的機緣,不要自己尋死纔是……”

“師尊,怎麼了?”柳白薇本來已經在浴桶中加好了水,卻聽到了門外吵吵嚷嚷的。

身上裹著一層薄紗就出來檢視,鎖骨下的風光若隱若現。

兩個打手看到孟垢背後的柳白薇,瞬間身體都僵住了,像是被攝了心魄。

愣了半刻,口水都快淌出來了,對視一眼,隨即同時露出猥瑣的笑。

“阮,阮少爺,報酬我們兄弟倆不要了,隻要,隻要把這小美人兒交給我們兄弟倆處置。”矮個子的絡腮鬍一臉賤笑,如同沾了汙油的老鼠。

“不行!我讓你們來是來教訓……”阮子穆來這除了想給孟垢點厲害,冇想做彆的。

看到這兩人的反應,心中一驚,阻止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就被高個子的打手一肘擊在麵門上。

兩眼一翻,鼻血流了下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孟垢看著搖搖頭:嘶……後腦勺怕是會很痛哦……

兩個打手的目光已經完全略過了孟垢,一臉噁心至極的嚥著口水。

高個子打手已經急不可耐:“我是大哥,得我先來!”

“大哥,瞧您這話說的,不是還有嘴……”

矮個子絡腮鬍話還冇說完,二人已經被一陣靈力陡然轟飛到樓梯口。

“找死!”孟垢聲音沉沉,眸光幽暗,帶著洶湧殺意。

一個閃身移到樓梯口,又把這兩個人踢下樓。

兩個打手就像是兩頭死豬一樣,毫無反抗之力,滾到了樓下的地板上。

高個子勉強掙紮著爬起來,卻見旁邊的絡腮鬍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倒抽了一口涼氣,眼神顫抖的探了探鼻息,已經氣絕了。

頓時盯緊了孟垢的眼睛:“你!你居然敢殺我兄弟!”

孟垢從樓梯上一步步走下來,閒庭信步,攤開手,臉上浮起深深濃鬱的笑意:“殺了,所以呢?”

高個子提了提氣,手掌中運起靈氣“都是築基,彆以為我會怕你!”

話畢,雙眼充血就要向孟垢衝去。

孟垢定定的站在原地瞧著,用神識一懾。

高個子打手便像是瞬間中了箭,刹那頓在原地,直挺挺的站著。

隻是短短一瞬,已經麵如白紙,眼神中透露出無儘的驚恐。

“元,元嬰!”

話都還冇說完,七竅便已經滲出了膿血,然後渾身一鬆倒了下去。

現場同樣留宿的修士無一不心裡暗驚,這人看著表皮完好,內裡隻怕已經讓眼前這個青衣男人的靈力震成瓜瓤了,落了個神魂俱滅。

“小二!出來洗地!”孟垢拿出一錠銀子拋在櫃檯上。

“來嘞……”小二趕緊跑過來拾起銀子,開店的嘛,小場麵而已。

此時的阮老爺阮夫人怕兒子惹事,帶著一眾家丁才匆匆趕到。

趕上樓,把阮子穆揪下來壓在孟垢麵前,連連賠罪。

“小孩子嘛,不聽話,打一頓就好了……”

孟垢不會出手殺一個凡人,並且他也隻是單純的無知。

阮父如蒙大赦,抄起地上的凳子就砸上去,碎了一個,再拿一個。

孟垢搖搖頭:這下子怕是全身都會很痛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