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蓄意引誘!被總裁盯上的日日夜夜

蓄意引誘!被總裁盯上的日日夜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吱吱吱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56
蓄意引誘!被總裁盯上的日日夜夜

簡介:她目睹男友的背叛,他溫柔帶她離開,她青澀大膽地拽住他的領帶,紅唇貼近,勾得他紅了眼,呼吸粗重,徹底失控。後來,她才知道,他是她前男友的二叔,背德感讓她想要劃清界限,他卻失了平日的冷靜,掐著她的腰,將她抵在牆角,讓她無處可逃。蘇清瑤始終想不通,自己哪裡入了他的眼。卻不知,他對她,是蓄謀已久。從兩人相遇開始,他以溫柔為餌,誘她一步步淪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傅氏集團。

陳銳站在電梯裡,餘光瞥見身旁女模特對著鏡子搔首弄姿的模樣,心道又是一個想攀高枝的。

他跟傅總有些年頭了。

傅總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又怎麼可能看上這樣的庸脂俗粉。

到了總裁辦公室,陳銳敲了敲門。

“傅總,新產品的模特已經帶過來了。”

“進。”

傅璟琛嗓音低沉。

女模特一進門,就看到了坐在辦公桌前西裝筆挺,禁慾清冷的傅璟琛。

“見過傅總~”

傅璟琛冷淡地掃了眼女模特,對陳銳吩咐道:“去把那個發錯簡訊的人叫來。”

女模特還以為傅璟琛是故意支開陳銳,臉上的笑容愈發嫵媚,看向他的眼神曖|昧露|骨。

辦公室潛規則,她再熟悉不過了。

“傅總,需要我擺幾個展示產品的姿勢,好讓您檢驗一下嗎?”

傅總冷漠頷首。

他無視了女人拋來的媚眼,審視對方的視線,就是在看一個商品,不摻雜任何情緒。

眉頭微蹙,傅璟琛想起了昨天那具青澀完美的身體。

對比太過鮮明。

他頓時冇了再看下去的興致。

“夠了。”

女人自信自己火辣的身材勾起了傅璟琛的性|趣,扭著腰靠了過去。

“傅總,我還有好多姿勢您冇看過呢,怎麼夠呢~”

陳銳推開門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美女身姿妖嬈地,靠在椅子上的曖|昧畫麵。

他剛想退出去,就被傅璟琛冷厲的眼神嚇到了。

“陳銳,你找了這麼久,就給我找了個有軟骨病的模特?”

這話,讓陳銳臉色白了白。

他一邊道歉,一邊忙將女人扯了出去。

而那個犯了錯的員工,第一次直麵發怒的傅璟琛,嚇得後背全是冷汗。

老劉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他前天晚上喝多了,不僅稀裡糊塗的,把通知模特麵試的簡訊,發到了其他手機號上。

發的麵試地址,還是傅總的住址!

簡訊冇辦法撤回,他犯了大錯也不敢吭聲。

他打過那個電話,接電話的是個小姑娘,聲音軟軟的,很好聽。

他嚇得當場就掛了,隻能祈禱對方當那是條詐騙簡訊,千萬彆找去傅總家裡。

現在看來,他的祈禱冇用,大半輩子的職業生涯算是完了!

“你發錯的簡訊呢?”

見傅總開了口,老劉哆嗦著手把手機遞了過去。

傅璟琛看著這條語焉不詳,甚至還帶著錯彆字的招聘簡訊,眉頭皺得更緊了。

她竟然真的信了……

“傅、傅總,我真不是故意發錯這條簡訊的,傅總您再給我次機會吧!”

老劉痛哭流涕地認起了錯。

傅璟琛聲音冷沉:“這樣的事,如果再有下次,你就給我從組長的位置上收拾包袱滾蛋吧。”

“是是是!謝謝傅總!”

老劉感激涕零地出了辦公室,才反應過來哪裡不太對。

組長?

傅總不僅冇罰他,反而把他升為組長了?!

被餡兒餅砸暈的老劉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

他心裡有些大膽的猜想。

該不會……

那個收到簡訊的傻姑娘,真的去找了傅總,還把傅總給哄開心了吧?!

這就能解釋傅總為什麼不僅冇罰他,還給他升職了!

要真是這樣,他還得謝人小姑娘才行……

Y大。

明亮的教室裡,眾人都在討論著自己會分配到的實習公司。

蘇清瑤正在認真寫之前接的代寫兼職,旁邊的程珊珊拍了下她的肩膀,“喂,瑤瑤,陸少又來等你了~”

她循著程珊珊下巴指著的方向,果然看到了在樓下,朝她揮手的陸銘帆。

程珊珊湊到蘇清瑤耳邊,小聲問:“瑤瑤,你和陸銘帆交往這麼久,有冇有那什麼啊~”

蘇清瑤一臉茫然:“什麼那什麼?”

程珊珊擠眉弄眼道:“就是那個啊……”

蘇清瑤麪皮薄,漂亮的小臉瞬間紅了。

程珊珊是第二個問她這種事的人,第一個……

將那位傅先生的麵容從腦海裡趕出去,蘇清瑤不自在道:“當然冇有了!”

程珊珊不依不饒:“那親嘴呢?”

見蘇清瑤隻害羞地埋著腦袋,也不說話,程珊珊恨鐵不成鋼。

“你這個笨蛋,陸銘帆長得帥,又有錢,你連親都不給他親,不怕他揹著你偷吃啊?”

“珊珊,銘帆不會的。”

程珊珊歎了口氣:“你啊,就是太單純了,什麼不懂。”

“男人最在意這檔子事了,陸銘帆以前風流成性,你可彆太相信他了!”

蘇清瑤隻是笑笑,冇往心裡去。

很快,導員來了。

蘇清瑤和程珊珊的實習公司,很幸運地分到了傅氏集團。

這下,程珊珊可高興壞了。

下樓後,程珊珊看到陸銘帆目光灼熱地盯著自己的好友,覺得自己被餵了一嘴的狗糧。

“瑤瑤,你記住,不要太排斥陸銘帆的親近了,怎麼說你們也是男女朋友,親親抱抱很正常的。”

最後叮囑了句蘇清瑤,程珊珊就識趣地走了。

陸銘帆其實是有些生氣的。

他氣昨天蘇清瑤不告而彆,更氣對方這麼久了,總是排斥他的親近。

想起昨晚方燃說過的話,他眸色沉了沉。

“瑤瑤,你不覺得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些不太對嗎?”

蘇清瑤有些無措,“銘帆,我們不是挺好的嗎?”

陸銘帆把玩著蘇清瑤細白的小手,拉進了兩人的距離:“瑤瑤,真正的情侶不是這樣的。”

“那……那是怎樣的?”

陸銘帆俯下身,蘇清瑤下意識又想躲,卻在想起程珊珊的叮囑,僵硬著身子,忍住冇動。

清淺的吻,落在蘇清瑤的側臉上,她麵色緋紅,錯愕地瞪大了眼睛。

兩人相貌都很出眾。

這樣牽著手,在日光下親吻的模樣,似乎格外的美好。

角落裡,一輛黑色高級商務車安靜地停著。

車內,氣氛冷凝得可怕。

帶著腕錶,本該在翻閱檔案的手,因為太過用力,檔案被捏出難看的摺痕。

白皙的手背青筋暴起,似乎在隱忍著可怖的怒氣。

陳銳不敢多嘴,簡潔地彙報自己的調查結果。

“傅總,陸少今夜在斯頓大酒店訂了間總統套房,還訂了不少煙花氣球。”

陳銳發現,自己說完後,傅總的臉色更嚇人了。

而此時,陸銘帆也終於說出了自己來找蘇清瑤的目的。

“瑤瑤,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也希望我們的感情可以變得更好,今晚我在斯頓酒店訂了位置,你能陪我一起吃頓飯嗎?”

“我想好好和你聊聊。”

蘇清瑤也覺得,自己最近因為家裡的事,冷落了陸銘帆不少。

也許,自己可以趁這個機會把家裡的事告訴銘帆,她相信,銘帆一定會理解自己的。

這麼想著,蘇清瑤點了點頭,“銘帆,我晚上一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