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雪中:徽山客卿,一步入天人

雪中:徽山客卿,一步入天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林king撲街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8:56
雪中:徽山客卿,一步入天人

簡介:【無係統】+【半無敵】+【亦正亦邪】+【江湖】+【不舔徐家】+【天資逆天】+【八奇技】+【絕技自創】+【避免封書改綜武流】陸通穿越來到武俠世界,變成乞丐,幸好被徽山軒轅敬城收留,成為軒轅敬城的客卿無係統無背景無地位成就武藝,隻靠讀書讀書一年,入金剛讀書二年,進指玄讀書三年,邁天象功法冇有,全靠自創絕技冇有,全靠自創廣陵城中殺廣陵王,龍虎山上殺天師,北涼境中殺人屠,武帝城中殺仙芝,北莽境中殺女帝,天門之外斬天帝天門千年一大開,天上仙人各自臨凡,人間氣運被掠無數值此時刻,陸通一步入天人,斬儘天上仙人心境上與世為敵,天下無雙一人占儘天道八石風流(避免封書通過綜武入手,通過綜武入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

雖說陸通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年,可畢竟隻是一直待在徽山上,不知道這世上諸多事物。

但是險惡是體驗到了一把。

軒轅大磐和龍虎山的人,聯合給他實實在在上了一課。

不過趁著這個機會,陸通也可以見見這個世界是什麼樣的。

乞丐乞討,江湖仇殺,劫匪攔路,大俠鋤奸。

路有餓死之骨,朱門有酒肉之臭。

一幅幅以前隻能在聖賢書出現的場景,此時此刻出現在了陸通的麵前。

離陽不愧是以武起家的皇朝,雖然說當初徐曉馬踏江湖,但畢竟武風茂盛,所以一路走來的武俠之事還不在少數。

一部分就是要砍要殺,一部分就是馬匪要搶占金銀,結果卻給陸通一刀割下來腦袋,然後吊在了樹上,將好個人震懾得說不出話。

陸通是一品天象,不要說這劍州地麵,就是在全天下裡,能勝他的,隻怕也冇幾個。

所以,一路下來,就算陸通再怎麼不通世事,他還是成功地走出了劍州。

這一日,陸通來到了廣陵江地麵。

廣陵,是由離陽王朝六大藩王之一的趙毅把守的地麵,據說為人肥胖十分,而且還暴虐好色,凶殘無道。

不過,這一次陸通是為了去上陰學宮,所以也冇有多管閒事的想法,畢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嘛。

此時此刻,正值八月。

廣陵江客人來人往,陸通身穿青衫,手持玉簫,在一眾遊客中顯得十分的出眾脫俗,引來了不少少婦以及小家碧玉的目光,時常走過身子跟陸通碰碰手,揩揩油,鬨得陸通這個一品高手也隻能連連就退。

直到了走出人群,陸通走入一家客棧,坐下一張桌子,高聲喊道:“小二,上酒!”

剛剛喊出,立刻就有個小二哥賠笑著走了過來,忙問道:“這位客家,要吃些什麼?”

陸通哈哈一笑,道:“吃些本地的招牌,然後再給我上一小罈子黃酒就好。”

小二忙笑著點頭,緊跟著便退了下去,不多會兒功夫,就將酒肉什麼的都趕了上來的。

陸通一直趕路,早已餓著急了,所以等到飯菜端出來的時候,便開始了一陣狼吞虎嚥。

陸通這副吃相,不由得引來了旁邊桌子一個小女孩的噗呲一笑。

陸通奇怪地看了過去,便看到那個小女孩指著自己對身邊的一個男人,笑著道:“爹,你看看他吃相好難看,哈哈,這是不是不符合爹吃飯時候教我的禮儀。”

聽此,那男人有些尷尬,連忙打斷了小女孩,道:“你這娃娃,亂說。”

緊跟著又抬著頭向陸通賠罪,道:“孩子年紀小,說話不過腦子,這位兄台不要怪罪。”

陸通很大度地擺了擺手,道:“冇怪罪的道理。”

而那男人也才嗬嗬一笑,這纔算過去了。

同時小聲訓斥著自家孩子。(這家人後麵有重要劇情)

要知道,廣陵春潮天下有名,每每這個時候,就總會有許多附庸風雅的士子或者行俠仗義的俠客前來。

隻不過這些人來了可不是什麼好事。

也彆想著帶動當地經濟發展,純粹就是出來禍害百姓的。

還記得前些年一個俠客,就因為桌邊一個小孩子說他的刀是冇用的刀,當場就給那俠客用刀剁下來,然後大搖大擺地走出酒家。

冇人敢攔。

因為那個俠客後來投入了廣陵王趙毅的府中,所以這件事也就成了無頭案。

現在這個陸通看起來就是江湖人士,如果這個小姑娘不小心什麼地方惹怒了他,那後果可不堪設想。

不過好在,這個人看起來不是很凶神惡煞。

而陸通則是不知道自己已經給腦補成這個樣子。

在他看來,就是一個小姑娘開個玩笑,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吃完飯之後,陸通便前往廣陵江麵上觀潮。

要說這廣陵江麵的春潮湧動,實在是壯觀無匹。

就在此時,突然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戰馬嘶鳴之聲,猶如驚雷般劃破長空。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片驚恐的呼喊聲,彷彿末日降臨一般。

陸通循聲望去,隻見一名身材魁梧、身披黑色重甲的騎士正揮舞著一根鋒利的長槍,如入無人之境般在人群中疾馳而過。

他麵容扭曲,猙獰可怖,令人不寒而栗。

更可怕的是,在那名騎士前方不遠處的地麵上,竟然還坐著一個年幼的孩子。

而那位騎士似乎毫無停下來的意思,甚至連韁繩都冇有拉緊,隻是嘴角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容,讓人渾身發毛。

一旁的文人和遊客們雖然心中緊張萬分,但麵對如此凶猛的戰馬和凶悍的騎士,他們卻束手無策。

更何況,那柄寒光閃閃的長矛更是讓人望而生畏,誰敢輕易上前阻攔?

眼看著一場慘絕人寰的悲劇就要上演,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們無奈地紛紛閉上雙眼,實在不忍心目睹接下來的血腥場麵。

分明是奔著殺小孩來的,這還了得?

這還了得?!

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慘狀,陸通不禁怒從心頭起,冷哼一聲後,隻見他右臂猛地一揮,手掌呈鉤狀朝著前方狠狠地一抓,與此同時左手掌則如刀般向前淩厲地劈出。

伴隨著陸通這一係列動作,一股強大得令人窒息的力量驟然爆發出來,並以驚人的速度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那個原本站在遠處的小孩突然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一般,毫無反抗之力地被拖向陸通所在之處。

而另一邊,那位身著黑色鎧甲、威風凜凜的騎士,則正麵遭受到了陸通劈出的掌風襲擊。

然而僅僅隻是一眨眼的工夫而已

隻聽得“砰”的一聲巨響傳來,那位看似堅不可摧的黑甲騎士竟然連人帶馬一同炸裂開來。

刹那間,無數破碎的肉塊和內臟四處飛濺,彷彿一場血雨腥風降臨人間。

眨眼之間,曾經威風凜凜的騎士便化為了滿地殘骸碎肉,散落在血泊之中,讓人不忍直視。

不僅如此,就連那匹強壯無比的黑馬也未能倖免,同樣慘遭厄運。此

刻它早已失去了生命氣息,靜靜地倒臥在一片猩紅刺目的血水之中,不知這裡麵究竟混雜著多少屬於人和馬的血液……

旁觀眾人見了這一幕,無不嚇得大聲吼叫,個個四處逃竄而走。

而那個小孩子也是有些失神地站在原地,片刻之後,便開始哇哇大哭了起來。

陸通正要安慰的時候,便突然聽到一陣怒喊聲傳來,道:“誰敢殺了本世子的馬前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