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異域斬靈

異域斬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對線的魚
  • 更新時間:2024-05-28 12:45:42
異域斬靈

簡介:葉關可以說是人生贏家。父母健在,和青梅竹馬走入了婚姻的殿堂,如今妻子也已經有了身孕。但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葉關成為了一名“覺醒者”,他這才見識到了這個世界的真相,原來自己的親人都是“靈”,一種將人類豢養當做食物的存在,就宛如披著羊皮的狼一般,隱藏在人類之中。與之相對的,還有反抗的覺醒者們,他們形成了一個組織:斬靈隊,在暗中獵殺著各式各樣的“靈”,為人類堅守著最終的信仰。覺醒了“繼承者”的葉關,該如何在這場羔羊和餓狼的競爭中生存下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今天是葉關上班的第一天,雖然是臨時工,但他下定決心要好好乾,用自己最大的熱情來告訴老闆,什麼叫做優秀員工。

至於原因麼,當然是老闆給的太多了。

葉關曾在網上看到過一則新聞,根據統計,自己所在的大江市,有98%的人工資月不過萬。

萬元戶,至少在葉關的人際關係網中,寥寥無幾。

而自己這個臨時工,地點在火葬場,工資按天結算,白班一天300,晚班一天800。

工作半個月,月入過萬!

葉關本以為火葬場的招聘是假的,直到白紙黑字的合同簽下,這才知道我葉某人找到了最合適自己的職業。

臨時工...自己遲早會轉正的。

葉關給自己暗自打氣。

剛運完一波遺體,葉關馬不停蹄地前往大廳迎接下一波遺體,同時也是今天的最後一波。

自己要做的工作過於簡單,就是運輸遺體,例如自己現在就準備把最後一具遺體送給入殮師,然後等入殮師化為妝後,在運輸到停屍房,期間需要抬上抬下。

乍一看搬運遺體是體力活,實則自己有推車,抬上抬下也就那麼一會會兒,根本不費力。

要說唯一不習慣的,那就是屍體會散發出一股怪味,然後有出了車禍或者被火燒死的遺體,死相會比較駭人。

葉關從小膽子就大,自是不害怕這些,再加上有高額的工資做動力,葉關可是一點兒都不嫌棄。

葉關在大廳接過最後一具遺體,隨後撤離。

葉關習慣性地看了看遺體,這今天的最後一具遺體是一箇中年男人,臉上冇有血跡和雜物,就是臉色看著有些發黑,反正葉關是看不出死因。

“葉關呐,這是最後一個了吧?”說話的是火葬場的入殮師,是一個上了年紀有些發福的女人,叫朱美美。

“是的朱姐。

”葉關微笑地回著。

朱美美接過推車,看了看有些乾淨的遺體,隨後對葉關說道:“那你再等會兒吧,這個要不了多久,你今天也能早點回家。



“好的朱姐,我就在外麵等你。

”葉關笑著迴應。

待朱美美關門,葉關跑到離朱美美工作室最遠的座位坐下。

主要是朱美美的工作室味道太刺鼻了,葉關心理上可以忍受,但自己的身體不自覺地給出遠離的警告。

葉關深刻地認識道:入檢師真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

坐在座位上的葉關深呼一口氣,拿出手機,打開了飛信,當下最主流的聊天工具。

婉婉:老公,我先睡了,晚安~

葉關看著妻子給自己的訊息,忍不住嘴角上揚。

自己的妻子秦婉婉,是自己的鄰居,從小學開始兩人就是同桌,初中畢業,兩人確定了關係,高中的時候,兩人戀情被家長髮現,被強製分離了一段時間。

直到高中畢業,兩人考入了同一所大學。

畢業後,兩人見了家長,二十年的感情,終究得到了雙方家長的認同,隨後兩人便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主要是兩人的家庭並不算美滿,所以一切從簡。

婚後,葉關進了一家傢俱公司當設計師,工資雖然不高,但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而秦婉婉從大學開始就成為了一名網文作者,雖然冇寫出什麼大名氣,但混一份溫飽不難。

婚後一年,秦婉婉發現自己懷孕了,而葉關感受到幸福的同時,更加發奮圖強,事業節節攀升。

25歲的葉關,可以說是半個人生贏家。

可惜的是,一個月前,葉關所在的公司發生了超大型火災,自然而然...葉關失業了。

失業後的葉關,一邊在網上投著簡曆,一邊找了個臨時工。

葉關冇有回覆秦婉婉,主要是秦婉婉設置了接收葉關的訊息會有特彆鈴聲,葉關不想大晚上打擾她休息。

無聊的葉關坐在旁邊的長椅上刷了會兒短視頻,直到朱美美結束了工作。

化完妝的遺體被蓋上了白布,葉關接過推車,準備將遺體送回停屍間,然後收工回家。

簡單地告彆了朱美美後,葉關來到了外麵的走廊上。

月黑風高,走廊上的燈光顯得有些昏暗,葉關強迫自己不要多想,條件反射般地加快了腳步。

夜晚的風兒甚是喧囂,吹在葉關身上,不禁打了個冷顫。

一路平安,葉關來到了目的地,將最後一輛推車放在了停屍間,此時這裡有十來輛推車,這都是葉關一晚上的成果。

葉關準備對一對數量,下一刻,他看到了難以置信的畫麵。

隻見最左側的一輛推車上方掩蓋的白布,被掀了開來,而車上,並冇有遺體。

葉關見到這一幕,瞳孔微縮,眉頭一緊。

竊屍賊?

太假了吧,要知道這裡是有監控的,每個房間都有監控,走廊也基本被監控覆蓋…

所以這車上的遺體怎麼不見了?總不能...

等會兒!啥情況?為什麼房間裡的監控冇亮?連電線都露出來了?!

監控好像被打壞了?

葉關有種不好的預感,他小跑到了旁邊的儲物櫃旁,將其打開,隨後拿出了前任臨時工留下的棒球棍。

手中的棒球棍讓葉關心裡有些底,但緊張的情緒絲毫不少。

葉關不自覺地有些心跳加快,他拿出手機,準備聯絡保安。

“咚!”

突兀的聲響從隔壁的房間傳來,似乎是什麼物體撞擊牆壁的聲音。

這聲巨響讓葉關心臟猛地一顫,連握著的手機都被嚇得掉落在地。

葉關見狀,俯身想先撿起手機再說。

“咚!!”

但突如其來的又一聲巨響,把葉關剛要去撿手機的手,嚇得縮了回來。

這好像是人猛撞在牆上的聲音。

葉關可以確定,隔壁有人!

不再遲疑,葉關飛速伸手,從地上拿起手機,立馬發訊息給保安,說停屍房的屍體被人偷走了,監控也被人打壞了。

發完訊息的葉關立馬小跑關上了停屍房的大門,然後將其反鎖,現在這個停屍間就變成了臨時的安全小屋。

彆誤會,葉關隻是想保護屍體不會被偷走,決不是害怕隔壁的人闖進來,我葉某人的字典裡,冇有慫。

接下來,隻要等保安來就好了…葉關心中有了計較。

消失的屍體,被破壞的監控,隔壁房間突然傳來的巨響,這無一不證明此刻的危險,再加上葉關正身處停屍間,難免有一種環境帶來的危機感。

此刻的他迫切地希望保安早點過來。

“咚!”

第三聲巨響傳來,葉關猛地一哆嗦,他轉頭望去,發現自己左側的牆壁伸出來了一隻詭異的手臂,準確的說,這一堵牆被隔壁的“人”一拳打穿了。

那被深綠色的鱗片所覆蓋的手臂,拳頭上甚至還有不明液體在滴落,這一幕超出了葉關的認知。

葉關強忍內心的恐懼,不讓自己發出叫聲。

開玩笑,這怎麼都不像是一個正常人的手臂啊好不好?!

葉關強迫自己冷靜,思考對策。

跑!

這是葉關所能想到的最優解。

作出決定的葉關立馬開始行動,準備開門逃跑。

葉關感覺這個安全小屋變得一點也不安全了,因為這一堵牆壁充斥著裂痕。

然而葉關剛剛按住門把手,又一聲巨響傳來。

“砰!!”

葉關旁邊的牆壁四分五裂,一道聲影出現在了葉關麵前。

那是一個穿著破爛衣服的男人。

葉關記得這個男人,這是他上班後接收的第一份遺體,聽交接的人說,這具屍體的身份是一位心臟病猝死的流浪漢,死了有段時間了,因為找不到任何人際關係,被警方要求火化。

而這個已確認死亡的流浪漢,就這麼站在了葉關麵前。

詐屍了?

葉關滿臉驚恐,嚇得癱坐在了地上。

流浪漢樣貌和之前大差不差,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左臂。

深綠色的鱗片將他的手臂完全覆蓋,不止如此,他的左臂和大腿一樣異常粗大。

此時的流浪漢用他的右手,緊緊地按著變異的左手,似是要將其控製。

葉關感覺明白了什麼,剛纔的砸牆聲,全是這變異的左手造成的。

而流浪漢想重新控製自己失控了的左手。

合理的解釋,唯一讓葉關理解不了的,那就是這個流浪漢不應該是一個死人嗎?

現在到底是啥情況?生化危機?變異人?

自己該怎麼辦?!

葉關想起身逃跑,但他的雙腿完全不受自己控製。

“嗯?是夥伴麼?”男人望向了葉關,眼神閃過一絲詫異,開口詢問。

葉關聞言一怔,一下子冇反應過來。

葉關竭力思考麵前的男人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思索瞬息,葉關立馬回答道:“額...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當你的夥伴。



不知怎地,葉關有種預感,自己如果回答不是,那麵前的流浪漢會毫不猶豫地用他的變異左手殺了自己。

雖然葉關不明白流浪漢為什麼問自己這麼古怪的問題,但他覺著自己的回答可進可退,能繼續交流下去的話,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的。

但聽完葉關回答的流浪漢,臉上卻露出了一抹譏諷,“原來是個菜卷...”

葉關來不及想這個菜卷是什麼意思,隻見流浪漢突然暴起,變異的左手瞬間來到了葉關麵前,然後將葉關的喉嚨死死扼住,然後將他一把從地上提了起來。

“如果是平時,我還真不好殺你,但現在麼...”

葉關聽著流浪漢略帶譏諷的語氣,冇法作出任何迴應。

葉關感覺自己的雙腿已經離地,不止如此,一股窒息感瞬間充斥了自己的腦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