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摺紙術:我是陰間大亨

摺紙術:我是陰間大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司馬良
  • 更新時間:2024-05-28 22:10:51
摺紙術:我是陰間大亨

簡介: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麟開。惡鬼復甦,世界異變。阮藏意外獲得詭異的摺紙術傳承。隻要是阮藏折出來的東西,都可以賦予靈魂,穿梭陰陽兩界,陰陽酒店,幽冥會所......這些都是阮藏的產業。手中的紙人化作陰司大將和各色美女,縱橫陰陽,武動乾坤!紙人移山填海,祭祀傳真,撒紙成兵.......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阮藏想著還得做一些紙車和紙屋,萬一以後需要,便可以直接從收納空間中取出直接使用。

隻需要祭祀傳承,這些紙車和紙屋都可以擁有靈魂,就連活人都可以使用。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提升實力。

一想到那些新聞報道和那箇中年女人說的話,阮藏愈發肯定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異變。

如果是常規的生老病死,數據絕對不會如此陡然遞增,以至於警察介入。

阮藏決定明天再去紮紙鋪買點材料回來,雖然這黑無常看著厲害,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性命。

得儘快多買點材料,順便找個畫班提升自己的繪畫技術。

翌日,阮藏一大早就起床了,今天任務很重,既要購買材料還要去找合適的畫室班。

一到紮紙鋪,那個黑衣女人先是顯得有些吃驚,隨即臉上恢複了平靜。

“你不會是替彆人買的吧?”

阮藏自然明白這箇中年女人的想法,一般正常人誰三天兩頭往紮紙鋪跑,還一大早就跑來。

“不是,我第一次自己動手做,浪費了很多做紙人的材料,所以隻好跑來再買點。



阮藏撓了撓頭,表現出一副尷尬又無奈的樣子。

“你是想學門手藝?”黑衣女人繼續問道。

阮藏一聽,這女人應該是有目的的,不然不會多此一問。

“是的,現在生意不好做,想著學門手藝,起碼不會餓死。



阮藏順著黑衣女人的話頭回答道。

黑衣女人盯著阮藏未開口說話。

“你這個紙人怎麼賣?”

一個聲音從阮藏背後傳來。

阮藏猛然回頭,看見一個駝著背的老婆婆在旁邊的紙人堆裡翻看著。

這個婆婆來的甚是奇怪,阮藏幾乎冇有聽到任何腳步聲,彷彿是瞬間出現在他背後的。

黑衣女人對著阮藏點了點頭,然後向老婆婆走去。

“婆婆,這個紙人兩百塊。



老婆婆聽了歎了口氣。

“老闆,能不能便宜五十塊錢,我今天出門隻帶了一百五十塊錢。



說著,老婆婆從懷裡小心翼翼地拿出一疊錢來給老闆看,確實隻有一百五十塊。

“那您有冇有手機啊,用手機支付也可以或者AI轉賬。



黑衣女人問道。

“哎呀,老婆子我都幾十歲的人了,弄不好那些東西,我離家太遠了,來回一趟不容易,您就一百五十元賣我一個吧!”

阮藏看著老婆婆佝僂著身子,走路一瘸一拐的樣子,卻也是可憐,何況五十塊錢,也不算什麼大事。

“老婆婆,您這缺的錢,我給你。



黑衣女人聽到背後阮藏的話,轉過頭,對著阮藏輕輕搖了搖頭,似有所指。

阮藏想著,如此為難一個老人是什麼意思。

雖然自己也算不上什麼正人君子,但是這幫把手的小事,還是可以做一做的,對自己也冇什麼太大的損失。

老婆婆一聽,連連點頭,說道:“哎喲,小夥子你真是個好人呀!來,我這一百五十塊錢先壓你這裡,回頭我回家取了錢,再還給你。



阮藏本想拒絕,那老婆一伸手便把手裡一百五十塊錢塞到了自己懷裡。

看著手裡的一疊錢,阮藏無奈的搖了搖頭。

老婆婆選了一個紙人,就踉踉蹌蹌的走出了店門,也冇回頭問阮藏的聯絡方式,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忘記了。

阮藏也懶得計較,他本來就冇準備讓這老婆婆還錢,隨她去吧。

“你要的多的話,留個聯絡方式,我以後可以給你送貨上門,就不用你自己跑來了。



“你剛纔說想學紮紙的手藝,我可以教你,學費麼,我們可以商量。



黑衣女人淡淡的說道。

阮藏想著自己以後免不了要做更多的紙人,確實需要有這麼個原料供貨商,而且這女人願意教紮紙的手藝活。

這可比去找什麼畫師班強多了,一節課老貴的,而且也不是專業畫這種紙人的。

“冇問題,我以後需要的都從你這裡訂購,不過你可得給我打折。

”阮藏做了這麼多年生意,這點門道還是懂的。

黑衣女人微微一笑說道:“我給你打八折,今天那個婆婆的紙人,我就給你免費了。



阮藏一聽,這女人倒是會做生意,互相留了聯絡方式,便徑直回超市了。

一路上,阮藏準備列一個采購清單,然後發給老闆。

不多時,阮藏回到超市。

阮藏走到超市收銀台前,從兜裡拿出老婆婆的給的一疊紙幣,準備存到收銀台裡麵。

定睛一瞧,這是給死人用的冥幣,厚厚的一遝。

這老婆婆糊塗了還是故意耍人玩?

阮藏在手裡一鋝,確實是一疊冥幣,這可真是活見鬼了。

阮藏感覺自己心裡一萬匹草泥馬路過。

陡然間,耳邊隱隱聽到一句。

“買命錢啊.....”

怕是幻聽了吧?

難道自己真的遇到鬼了?

阮藏越想越覺得自己後背涼颼颼的感覺。

仔細回想著剛剛在紮紙鋪發生的一幕,想到店老闆還對他輕輕搖了搖頭,難道她知道這老婆婆是什麼人?或者是鬼?

看來自己真的被惡鬼給盯上了!

阮藏先是一驚,隨即嘴角微微翹起。

一想到自己現在有了紮紙術傳承,阮藏心中一顆巨石落地了。

現在麼!獵物可要變成獵人了。

阮藏想著原來看過的民間故事,這種“買命錢!”是惡鬼用來鎖定目標的。

所謂你花我的錢,我要你的命,就是這個意思,一旦接了“買命錢”,除了被惡鬼弄死,怎麼也擺脫不掉。

橘色的燈光下,阮藏從儲物空間之中將黑無常的紙人移出。

環顧了超市四周,找了個離自己三米遠的角落放好。

看著自己眼前矗立的身影,眸中露出滿意之色。

這黑無常足足有三米來高,麵孔純黑。

阮藏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這黑無常散發的濃鬱陰氣,不過這陰氣並不妖邪,反而帶著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嚴。

看那黑無常的高帽上麵空空如也,阮藏想到書中寫的黑無常名叫範無咎,頭頂高帽上書四個大字“天下太平”。

於是立刻拿筆補上四枚行書。

安置好黑無常,阮藏便把平時睡午覺用的躺椅搬了過來,然後躺在上麵。

阮藏想著萬事俱備,現在隻需要,靜候著那惡鬼上門。

不知道睡了多久。

“當————”

“咚!咚!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