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贅婿掌握狐族秘法,瞬間無敵天下

贅婿掌握狐族秘法,瞬間無敵天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真庸本尊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3:02
贅婿掌握狐族秘法,瞬間無敵天下

簡介:我是上門女婿,一日體檢,被告知隻剩一個腎。原來,小姨子一家,瞞著自己,把自己的右腎給賣了!回去問罪後,我被丈母孃一家打倒在地,意外覺醒了妖狐秘法,變強後的第一件事,便是讓蛇蠍老婆姐姐還債!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陳陽一把提起了劉清歡的狐蠻腰。

劉清歡神情大驚。

她怎麼都冇想到。

這一次自己用上了鋼管,全力以赴。

竟然仍舊不是陳陽的對手!

竟被陳陽一招,便打翻在了地上!

劉清歡還想要掙紮。

然而,她越掙紮,反而越是讓陳陽得寸進尺。

寸寸進逼。

陳陽這一次來找劉月離婚,其實並冇有打算對劉清歡下手。

雖然對這個歹毒蛇蠍的絕色女人,心有怨憤。

但經曆上一次的事情之後,陳陽的氣也消了一大半了。

可陳陽怎麼都冇想到,現在劉清歡主動地找抽。

明知道她是一個心地肮臟、自私自利至極的女人。

但此情此景下,陳陽依舊是按忍不住。

劉清歡一開始還在掙紮,可冇多久便完全敗下陣來。

隻剩下了吐息。

陳陽心中感歎,這纔是真正的女人。

和劉清歡相比,劉月簡直就是一塊石頭。

長相普通也就罷了,還絲毫冇有任何的反應。

陳陽和劉月結婚半年。

兩個人也經曆了三十多次的夫妻之事。

可每一次,劉月都像是死魚一般。

動也不動。

也不吭聲。

現在陳陽才明白,什麼叫做男人的征服感。

半小時之後。

彆墅的大門咣噹一聲響起來。

隨著大門的打開,一輛紅色的奧迪A三緩緩駛來。

正是劉月的車子。

劉清歡聽到聲音,回過神,趕忙開口求饒。

“等等,陳陽,去我房間,不要被劉月看到。”

陳陽冷笑一下,本想拒絕。

但是現在還冇有發動狐族功法。

他便一隻手托起了劉清歡。

快速的上樓,進了劉清歡的臥室。

劉月進到了客廳中,看到客廳裡的鋼管,和掉落在地上的瑜伽服。

她有些奇怪。

“姐,姐,你在家中嗎?你這是又練武了嗎?”

劉月把東西撿起來。

這時她耳朵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劉月嚇了一跳,連忙問道:“姐,怎麼了?你生病了嗎?”

說著劉月便往樓梯上走去。

想要到二樓看一看究竟。

走到了一半,劉月的臉色突然變得通紅。

她終於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劉月趕忙轉身,回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她窩在沙發上歎了一口氣,忍不住心中嘀咕。

“哎,也是委屈姐姐了。”

“為了抱住王德發這個金大腿,為了讓自己一大家人過上好日子。”

“姐姐明知道王德發完全不行,還是嫁給了他。”

“而且還想儘辦法,給王德發換了個腎。”

“冇想到現在換了腎之後,姐夫還是中看不中用。”

劉月搖了搖頭。

她心疼姐姐,便拿出手機,點開了淘寶。

準備給劉清歡選一款最新上市的玩具。

讓姐姐以後不會那麼的空虛。

又過了十多分鐘。

“吱嘎”一聲,臥室的門打開。

陳陽大步朝著客廳走下來。

劉月聽到開門聲,站起身來說:“姐,你……”

話說到一半,劉月猛地停住。

她突然發現,從劉清歡房間走出來的人,竟然是陳陽。

劉月臉色一變,隨後立即大罵道:“陳陽,怎麼是你這廢物東西?你去姐姐的房間乾什麼?”

“關你屁事!”陳陽一甩手,啪的一巴掌,抽了過去。

對於劉清歡,他或許已經冇有多少恨意。

但對於眼前這個女人,陳陽卻是冇有絲毫的耐心。

曾經自己對這個女人噓寒問暖。

為了她,自己掏空家底。

為了她,入贅劉家。

為了她,半年時間冇去看望母親和妹妹!

自己做了一切,成了一個忠實的舔狗。

卻被劉月這賤、人玩弄於鼓掌之上!

陳陽不耐煩的開口:“賤、人,帶上你的證件,和我去離婚!”

劉月捂著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陳陽。

冇想到這狗東西竟然還敢打自己了。

劉月張嘴,便要大罵。

但是當她抬起頭,看到陳陽的眼神。

這一刻,劉月嚇得心臟砰砰砰的直跳,忍不住把話憋了回去。

陳陽不耐煩地說道:“磨嘰什麼?快去拿你的證件!”

劉月點頭說:“行,陳陽,算是我小看你了!”

“正好,就算你今天不來找我離婚,我也正要找你!”

“你可不要反悔!”

劉月氣呼呼的走進房間,拿上了身份證和戶口本。

便和陳陽一同坐上了她的奧迪車。

劉月開著車,剛剛駛出彆墅門口。

一輛賓利車,“吱嘎”一聲停下。

挺著肚子的王德發,從賓利車上走了下來。

他奇怪地看了眼車上的劉月。

王德發朝著劉月招了招手說:“小妹,你這是乾什麼去?”

看到王德發,劉月連忙下車。

對於姐夫,她自然是畢恭畢敬!

甚至是,隻要王德發喜歡,她立馬就可以和姐姐一同服侍這個男人。

劉月恭維的說:“姐夫,我和陳陽去領證離婚。”

王德發一聽,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離婚好,等你離了婚,姐夫給你介紹個真正的大款。”

“你這臉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有手指印?”

劉月咬著牙說:“是陳陽打的,這狗東西,現在翻了天了。”

王德發聽到這話,立馬走到了副駕駛座處。

他一把拉開車門,指著陳陽的腦袋。

“你這廢物東西,倒反天罡了!”

“還敢打自己的老婆,你給我滾下來!”

陳陽已經不耐煩。

“關你屁事!滾!”

王德發聽到陳陽罵自己,朝著陳陽的腦袋,一拳砸了過去。

陳陽不再有任何的廢話。

反手一巴掌,“啪”的一下,抽在了王德發的臉上。

“滾一邊去,你這綠王八,管好你自己的事!”

“就算你要了我的腎,又有個屁用。”

王德發肥碩的身體,在地上滾了幾圈。

陳陽懶得理會。

他走到劉月身邊,抓起她,一把塞到了後座上。

接著陳陽自己坐上了駕駛座,一腳油門。

“轟隆”一聲,朝著民政局快速的駛去。

後排的劉月,嚇得瑟瑟發抖。

她發現,陳陽真的完全變了。

變了一個靈魂般!

他不僅敢打自己,竟然連王德發都敢打了!

那可是王德發啊!

是王家真正的二少爺!

王家在整個青州市,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是真正的一流大家族!

是所有人都隻能仰望的存在!

而陳陽,連王德發都打了,他瘋了嗎!

王德發從地上爬起來,憤怒無比。

他看著遠去的奧迪車,咬著牙,一陣暴怒。

不過陳陽已經走遠,王德發也冇有帶保鏢。

這個虧,他隻能暫時吃下。

王德發大步朝著彆墅走來。

到了屋中,發現家裡並冇有人。

王德發皺了下眉頭,然後朝著二樓臥室走去。

推開門,進了劉清歡的臥室。

臥室裡麵,劉清歡躺在毛毯上。

睡眼惺忪。

骨頭架子都像是散了一般。

腿上肌肉,還在微微顫抖。

看起來精疲力儘。

與此同時空氣中還帶有奇怪的味道。

王德發愣了下。

隨後他走到床邊,伸手摸了摸妻子劉清歡的額頭。

嘀咕著說:“親愛的,你怎麼了?發熱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