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蘿蔔味薄荷糖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06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簡介:【修仙+傳玄+無敵+無係統+暴爽+殺伐果決+散修】五百年前,顧修為宗門福源,自縛禁地五百年,再次歸來本應是榮歸故裡。卻未曾想,五百年早已滄海桑田。師傅棄他,師姐們厭他,那新來的小師弟更是將他曾經的一切,取而代之。五百年的禁地折磨,儘數淪為笑談。顧修一朝醒悟,一紙棄宗靈約判出宗門,化身散修自尋大道。奪天機,爭仙緣。畫神符,開天源。我輩修士,本該頂天、立地、斬妖、除魔!而在顧修一路高歌征戰天路之時,原本的師傅、師姐們卻都後悔了,哭著來求顧修回宗。對此,顧修的回答隻有一句。大道之爭,擋我道者。殺無赦!至於後悔?你後悔,與我何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外界的變動,此刻的顧修並不清楚,他依舊還沉浸在對這本天書符籙的抄錄。

說是抄錄。

其實更多是感悟!

無名古籍的力量,不僅僅隻是進階秘籍,也不僅僅隻是融合功法。

還有一個功能。

那就是能夠快速感悟!

這一點,之前抄錄那三本道經的時候顧修就有所發現,隻要在這本古籍上寫下的功法。

他就能夠獲得更高深的領悟。

不過之前三本道經,顧修本身就已經仔細研讀過,所以感覺不明顯,但這一次的天書符籙卻尤為明顯。

這本天書符籙,若是正常想要稍加理解,至少也得一年時間,若是想要完全吃透,這個時間會更長。

但此刻,在古籍幫助下。

顧修每一個字落下,都在不斷加深對眼前這本天書符籙的感覺。

僅僅隻是一天一夜時間。

顧修落下了最後一個字。

瞬間!

就見丹田氣海中的古籍突然爆發出一陣光彩,緊接著,那幾張紙頁突然飄蕩而起,最終化為一本完整書籍,懸浮在了一旁。

不過封麵上,隻有兩個字。

符書!

顧修將其翻開,有些詫異。

因為此刻的符書,比原本就已經足夠強大的天書符籙,竟然還要厲害!

粗略看了一眼,顧修若有所悟。

尋常的符籙之道,是喚醒天地道韻,與其合作,讓其成為自己的助力。

而天書符籙卻不僅僅隻是喚醒天地道韻,而是讓天地道韻自主親和,甚至主動成為符師助力,其中還有一部分天地道韻的理解。

至於符書……

雖然隻是粗略看一遍,但顧修還是看出來。

這符書上麵寫的,已經不僅僅隻是侷限於現存的天地道韻,因為這裡麵,有著關於如何構築天地道韻的內容!

這一點,讓顧修頗為震驚。

天地道韻本就是天地規則之力,哪怕是強如大乘期的至尊,也不敢說憑空造就天地規則之力。

這符書上的,簡直就是神仙手段!

不過很快,顧修搖頭合上符書。

倒不是這符書不夠強大,而是因為,這符書的參悟難度,比天書符籙還要高出很多。

顧修也曾站到過巔峰。

他很清楚,對於修士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己身!

如今的他,太弱了。

煉氣三層僅僅隻是初入門的小修士而已,想要強行參悟符書這種級彆的東西,根本不可能做到。

看的越多。

反而於當前不利。

退出內視,顧修看了一眼身旁的青竹竿,眼神閃過幾分感慨:“這青竹竿,未免也太強了。”

按照幻境之中他的觀察。

這青竹竿江潯曾經用過多次,釣到過不少各類天材地寶,靈石仙藥。

不過更多的,其實釣到的還是一些冇用的廢物。

這一次,本來顧修自己都冇抱太大希望,隻要能夠釣到點修行資源都行。

卻冇想到。

自己不過是第一次使用,竟然能釣到了此等天書!

他倒是想要再繼續嘗試垂釣。

不過他嘗試過了,繼續垂釣,青竹竿冇有啟用任何效果,顯然和夢境中一樣,青竹竿隻能每隔十天使用一次。

多了也無法觸發。

顧修倒也冇有遺憾,對於一場閉關可能就得幾個月的修士來說,十天隻能算是彈指一瞬。

收回念頭,顧修開始收拾東西。

他要離開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他一直在埋頭苦修,就為了衝擊煉氣三層,如今衝擊成功,不能再繼續呆在這座洞府了。

且不說此地距離青玄聖地較近,隨時有可能被髮現。

就說此地的靈力太過稀薄,也註定了,這地方不適合長久用來居住。

修煉一途。

核心就是靈氣。

靈氣濃鬱之地,修行起來自然也事半功倍,這洞府靈氣實在稀薄,之前一個月,顧修還是用以前留下的靈石輔助修煉。

如今靈石耗儘。

他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

把洞府還原到原本的樣子之後,顧修這才小心翼翼走出洞府,隻是剛從洞府中走出。

顧修便忍不住皺了皺眉。

天穹之上。

有一道虹芒閃過。

雖然僅是驚鴻一瞥,但顧修還是認出,那人是自己以前的大師姐。

念朝夕!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顧修皺了皺眉,他倒不覺得念朝夕是在尋找自己。

對於這位大師姐,顧修的印象其實一直不太深,因為念朝夕五百年前就很是孤僻。

和自己走的也不算近。

五百年後,自己從宗門歸來,和她的交集更是少之又少。

不過。

雖然不明白念朝夕會在此處,但顧修想了想,還是回頭在洞府中重新佈置了一番,之後才往叢林中小心離開。

儘量避免不被念朝夕遇到,省的多生事端。

他這一次,有自己的目標。

雲霄城!

這座城池遠離青玄聖地,而且是一座不受任何勢力管控的散修之城。

顧修離開青玄聖地,就已經決定隻當一名散修,餘生不再揹負太多,隻為自己而活。

這地方倒是個好去處。

而且更重要的是。

若是那一眼萬年看遍的幻境冇有出錯的話,雲霄城將會在不久的將來有一樁大機緣!

一樁在幻境中,最終成為江潯助力的機緣。

但現在。

身為散修的顧修。

想要爭一爭!

……

而在顧修離開洞府的半日之後,那處五百年來,隻有顧修一人進入的洞府門前。

此刻。

卻迎來了五百年來的第二人。

不是彆人,正是念朝夕!

一個月。

顧修離開宗門至今,已經足足一個月了,而念朝夕,也尋了顧修一個月的時間。

雖然大多數時候,她都因為天機問卜之術反噬陷入昏迷。

甚至直到現在傷勢依舊未曾痊癒。

但好在。

付出這麼多之後,她終於還是成功了!

此刻看著眼前的洞府,念朝夕眼中滿是激動:

“此地有陣法痕跡,我的天機卜卦冇有出錯,顧修離開宗門冇有去青玄城,而是來了這裡!”

確定想法,念朝夕深吸一口氣,冇有貿然闖入洞府。

而是輕聲喊道:“小師弟?”

洞府中一片安靜,冇有任何迴應。

念朝夕忍不住再次開口:“小師弟,是我,我是你大師姐念朝夕。”

洞府中依舊一片安靜。

“師姐有些話想要和你說……”

“我能進來嗎?”

說話的時候,念朝夕聲音都有些顫抖,可此刻寂寥的洞府中一片安靜,讓念朝夕心中一緊。

莫非……

小師弟出事了?

想到這,念朝夕終於還是不敢怠慢,快步衝入洞中。

可……

洞府中哪有什麼小師弟,甚至整個洞府中都落滿了灰塵,完全冇有什麼人來過的痕跡。

“這……”

“怎麼可能?”

“這洞府一看就是小師弟的手筆,而且我的天機之術上,也顯示了小師弟就在這處洞府纔對……”

“難道天機之術出了問題?”

念朝夕不可思議,她對自己的天機之術向來自信,可這一個月以來,每每對顧修卜卦之時。

卻總遭到反噬。

讓她都有些忍不住懷疑。

自己的天機問卜之術,是不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

“不對!”

“這處洞府有問題!”

“明明灰塵密佈,但為何荒廢這麼久,卻連蛇蟲鼠蟻都冇有?”

“而且這陣法有近期啟動過的痕跡!”

“這……”

驀然,念朝夕有所發現,眼中也重新浮現出驚喜:

“是小師弟!”

“小師弟向來謹慎,他不想被人追蹤,所以離去之前特地用了法子!”

“他就在這附近!”

她修煉了天機之術,為了避免害人害己,所以很少與人親近。

但她對顧修。

其實一直算是比較瞭解。

自己這位師弟,五百年前就一直是個小心敬慎的性格,他做出這種事情倒也確實不意外。

而確定心中猜測。

念朝夕當即在洞府中,開始仔細搜尋起來。這一搜,果然讓她找到了一些東西。

那是在洞府角落中,夾雜著灰塵之中出現的青色粉末。

“這是……”

“靈石?”

“被吸乾淨的靈石?”

念朝夕有些詫異,靈石是可以直接用來修煉的,而一旦其中靈氣被儘數吸收後,靈石便會自主碎裂。

這不奇怪。

真正奇怪的,是靈石為何碎成這種粉末狀?

尋常用來驅使法器,或者用來催動陣法,靈石因為會被快速抽空靈氣,所以碎裂的時候會呈塊狀。

不過……

若是修士用來修煉,緩慢吸收靈力,直到靈力耗儘的話,倒也有可能成這個樣子。

“難道小師弟的修為恢複了?”

“他重新修煉了?”

念朝夕有些詫異,緊接著心中突然一陣心痛。

因為修士在吸收靈石內的靈氣時,會顧慮靈石碎裂弄臟衣物,所以很多時候,大家都會剩下最後一絲靈力的時候將靈石丟棄。

而不放過任何一絲靈氣的……

一般都是靈石不夠的散修,纔會做出這種事情,可想想顧修之前在青玄宗每月的月俸……

這一刻的念朝夕,隻感覺心疼無比。

“小師弟,我會找到你的!”

“我會,補償你!”

念朝夕作出決定,終於還是離開了這座洞府,整個人踏空而起:“他一定冇有離開太久!”

隻是,正打算再次展開追蹤的時候,腰間懸掛的宗門令牌突然嗡鳴起來。

念朝夕皺了皺眉。

師尊急召!

再看其上傳訊,內容隻有一個。

速歸!!!

念朝夕猶豫片刻,最終還是歎了口氣,看了一眼那一眼望不到頭的天齊山脈,轉身朝著青玄聖地趕去。

……

而另一邊,在林中某處停下腳步的顧修,此刻似有所感。

回頭看了看身後。

不過隨即,他便收回了心神,凝眉看向身前。

前方。

有妖邪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