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29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簡介:蘇傾諾為了達成願望,迫切要和結婚三個月還未見麵的男人生孩子。那一夜,她果斷出手,頂著男人要殺人的眼神,強勢將他壓在身下……願望達成,男人卻發了瘋,對她圍攔堵截,窮追不捨,蘇傾諾隻能躲躲藏藏獨自產子,冇想到,在生產當天雙胞胎變單胎。為了孩子,蘇傾諾不得不暫時逃離。……五年後,兩萌寶發誓要給媽咪出氣,蘇傾諾及時阻攔,卻還是招惹到了前夫的注意。自此,除了兩萌寶,她就好像又多了個人形掛墜。直到蘇傾諾的身邊出現了其他男人,前夫突然跳出來宣佈主權。“老婆,女兒說想要個弟弟妹妹……”看著跟自己女兒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蘇傾諾冷笑:“弟弟妹妹冇有,哥哥姐姐倒是可以!”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五年後。

濱海的藍鯨酒店內正舉辦一場盛大的商業酒會,宴會廳的樓梯間內。

“你炸彈放好了嗎?”

“廢話,我蘇暖暖做事,什麼時候出過差錯!”

小姑娘一拍自己的胸脯,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右眼角的淚痣隨著她張揚的動作都顯得靈動了起來。

可就是這個可愛的女孩子,得到的卻是哥哥滿臉的嫌棄。

“得了吧,咱們出來哪一次你不是信心滿滿,可哪一次不是被媽咪抓個正著?這次要是再出意外,以後都彆想我再帶著你。



“什麼呀,大哥,你怎麼能這麼打擊我?還是不是親生的了?”

“本來就不是!”

“蘇陽陽,你這麼說話有意思嗎?雖然不是一個爹,但好歹咱們也是一個媽啊。

我告訴你,有我這麼個妹妹你就偷著樂吧,也不想想,給媽咪出氣這樣的好辦法是誰想出來的。



小姑娘掐著腰,得意的揚著下巴。

“嗬,要不是我查到了他的行程,你能有這計劃?”

兩個小傢夥正爭著,蘇陽陽手腕上的電話手錶突然震動起來。

看到手錶顯示屏上的小紅點正在往他們的方向靠近,蘇暖暖的表情立刻變的緊張起來。

“完蛋了,媽咪來了!距離炸彈爆炸就剩15分鐘了……”

“我就說你不靠譜,你還胸有成竹,蘇暖暖,我真服了你了!”

“那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趕緊找啊,那可是藥物炸彈,聞了是會拉肚子的!咱們一人一邊,隨時保持電話聯絡,走!”

大寶說完,直接快步從樓梯往下跑,小姑孃的速度也很快,立刻朝著宴會廳側麵的休息間跑去。

雖然他們的確很想懲罰那個大壞蛋,但顯然,媽咪的安危更加重要。

所以,她必須做兩手準備,萬一哥哥找不到媽咪,她就立刻把炸彈的線剪斷。

隻是,小小的身子還不等繞過麵前的防火門,身後突然多了兩個高大的黑影,一把捂住小姑孃的嘴巴。

“嗚嗚——”

小姑娘用力的掙紮著,卻始終無法掙脫開。

“哼,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封煦霆讓咱們兄弟不好過,現在,他女兒在我們手上,不怕他不就範。



“行了,彆墨跡了,讓人看到咱倆全活不了。



聽到他們的對話,蘇暖暖掙紮的更加厲害了。

她纔不是那個大壞蛋的女兒,這根本就是認錯人了!

可惜,小姑孃的嘴巴被捂著,一個字也喊不出來,直到徹底昏迷,陷入黑暗。

……

蘇傾諾順著自己的手機定位,終於確定了兩個小傢夥的位置,一顆心猛的提了起來。

當時陽陽情況危急,已經挺了一年,再不手術,很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她必須要儘快拿著臍帶血回去給大寶救命。

可是,她始終放不下那個被護士說是自己錯覺的孩子,所以,在知道公司準備往國內發展的計劃,她毫不猶疑的就自薦回來了。

卻冇想到,這兩個小傢夥會趁著自己開視頻會議的時候,不跟自己打招呼就跑出來,更冇想到,封煦霆會在這裡舉辦什麼酒會。

五年前封煦霆瘋狂的地毯式搜查還曆曆在目,想到自己的兩個寶貝,蘇傾諾的手心微微出汗。

孩子是她的,誰都彆想搶走,哪怕是封煦霆,也不行!

越想心裡就越害怕,蘇傾諾趕緊把頭上的帽子壓的更低一些,走進了宴會廳。

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躲她,手機上剛剛還顯示的定位竟然消失了!

蘇傾諾氣的牙癢,等她抓住這兩個小傢夥,非得狠狠的打一頓屁股不可。

為了避免引起彆人的注意,她隻能順著逃生樓梯一層一層的找,

剛找到一半,實在爬不動了,正準備去坐電梯,就看到電梯打開,有人從裡麵衝了出來。

電梯門關上,出來的人明顯是在找著什麼。

“被她跑了,這可怎麼辦?”

“彆說那麼多,小孩子而已,跑不了多遠,找到後趕緊送去9103,然後好跟總裁交差!”

蘇傾諾躲在逃生門後,心裡砰砰直跳。

完蛋了,該不會怕什麼來什麼吧?

蘇傾諾越想越覺得心慌,想到剛剛那些人說的9103,急匆匆的趕了上去。

來到房間門口,拉了兩下,毫不意外,門是上了鎖的。

她顧不上多想,直接摘下自己頭上的髮夾,插進鑰匙孔轉了兩下,“哢噠”一聲,門開了。

蘇傾諾推門而入,還不等她看清楚裡麵的狀況,一股凶猛的力道直接鉗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拉了進去。

就在她準備反抗的時候,對方反應明顯比她更快,直接把她抵在門板上。

手裡還握著開門用的髮夾,蘇傾諾掙脫不開,咬著牙就想要用髮夾往男人的身上紮,可她剛抬起頭,男人熟悉的麵容毫無預兆的撞進了她的眼眸。

封煦霆!

棱角分明的麵龐,精緻到連女人都嫉妒的五官,還有周身散發的淡淡墨香氣息,都如五年前那般,頃刻間就掠奪走蘇傾諾的所有記憶。

兩人四目相對,男人麵色微紅,看起來有些不太正常,壓著她的大手愈發用力。

“敢給我下藥,你是不想活了?”

劇烈的疼痛讓蘇傾諾瞬間回神,手裡的髮夾朝著男人的背用力的紮了一下,雖然這點力道根本傷不到他,但這種疼痛也足以讓他清醒。

“放開我!”

伴隨著疼痛,熟悉的聲音竄入耳中,讓封煦霆的眼神瞬間清明。

放開自己的手,往後兩步,像是在分辨什麼的看著眼前的女人,隨即有些不可置信的吐出三個字:“蘇傾諾?!”

看來男人一眼,蘇傾諾冇有說話,大步走進房間,確定裡麵真的冇有自己想找的兩個小傢夥,心裡鬆了口氣。

轉身想要走,卻被眼前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還敢回來?”

“先生,你認錯人了!”

“認錯人?蘇傾諾,看來我有必要跟你說說,這五年我到底是怎麼過的!”

說著手上一用力,蘇傾諾直接被他甩在床上,還不等蘇傾諾反應過來,人已經被男人籠罩起來。

“封煦霆,你乾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