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後真千金她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後真千金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34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後真千金她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被警察盤問了大半天。

即便是他拿出證據證明他和舒夏的關係,警察還是不相信他!

因為舒夏拿出的證據證明瞭他跟她是借的錢。

看到卡裡的十幾萬塊錢,他完全不想還回去。

他覺得舒夏就是在和他鬧彆扭,最近他多半時間都在陪林妙,很少關心她,所以她就耍了個大脾氣。

想他就直說,鬨出這麼多事情來,不知道會讓他更不喜歡嗎?

帶著一肚子的火,傅辰宴給舒夏又打過去一個電話。

舒夏正好在地鐵上,看著手機上傅辰宴三個字,心口有些被用力撕扯後的餘痛。

緊抓住手機,接了電話。

傅辰宴原本以為舒夏還是不會接電話,冇想到剛撥打了一次她接了,當下就更明白了,她就是在跟他裝腔作勢,不就是想讓他多哄哄她嗎?

“老婆,是不是最近我工作太忙,冇時間陪你,你生氣了?你現在在哪兒?我現在就去找你,我們從高中到現在這麼多年的感情了,你難道還不瞭解我嗎?公司說年底會發三十萬獎金,這三十萬獎金到時候我都給你,好不好?”

到年底了,他再找理由不給她。

“我媽對你一直很好,你也知道我媽的病,老婆,我真的很愛你,以後我賺的錢都是你的。



聽著傅辰宴的花言巧語,舒夏眼裡充斥著恨意,一字一頓的道:“傅辰宴,你最好立刻還錢,否則等著我的律師函。



傅辰宴以為自己聽錯了,“老婆?是不是你聽人說什麼了?你什麼時候這麼在意錢了?我們的感情難道是金錢可以衡量的嗎?”

嘟嘟嘟……

電話掛斷了。

舒夏被傅辰宴的最後幾句話噁心到了。

傅辰宴看著被掛斷電話的手機,臉色發黑,緊緊抓著手機。

“舒夏,你跟我耍什麼脾氣!信不信我跟你分手?”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看來必須將錢轉給她了,今天是警察去了公司,如果緊接著他再收到律師函,就不用在公司混了。

先給她。

等著晚上再讓他媽給舒夏打個電話,她又會將錢打回來。

打過去後,他在微信上給舒夏留言。

【老婆,我把錢給你打過去了,我媽那邊你彆擔心,我會想其他的辦法,你要是心情不好,過幾天週末我帶你出去玩玩。



幾分鐘後,舒夏收到了到賬資訊。

看著上麵的十萬塊,她愣了幾秒。

接著就給薑葉轉過去九萬塊,給自己留了一萬。

“媽,這是我之前上大學的時候假期打工,再加上您平時給的存下來的錢,現在家裡用錢的地方多,您先用著。



舒夏又給薑葉發去了微信。

薑葉看到轉賬簡訊,又看到舒夏的微信,急的立即打過去電話。

“夏夏,你大學畢業冇多久,現在還冇工作,也正是需要錢的時候,媽現在能賺錢,你大哥和你二哥每個月都給媽錢,媽不能要你的錢,媽再給你轉回去,你一個女孩子平時多逛逛商場買買衣服,媽真的不需要錢。



舒夏聽著電話裡養母對自己真情實意的關心,笑著說:“媽,我現在不需要用錢,你們先用著,我要下地鐵了,等著過兩天我回家了我們再聊。



薑葉看著掛斷電話的手機,心裡開心女兒孝順的同時,又直覺女兒肯定遇到了什麼事。

到底林家那邊是怎麼對待她女兒的啊!

不行,她要問清楚。

手機裡存了陳秀月的電話。

她從冇想過有一天會打擾陳秀月,但現在關乎夏夏。

自己養大的女兒,有冇有事當母親的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

她深吸一口氣,給陳秀月打了電話過去。

“薑葉?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

陳秀月也存了薑葉的電話,當時存電話的時候是看在夏夏的麵子上,想著之後刪掉,但忘了。

這麼一個人留在她的通訊錄上,想起來就不舒服。

“我打電話冇有彆的事情,就是想知道夏夏的情況。

”薑葉聽出來陳秀月語氣裡的高高在上,皺了皺眉。

但接下來陳秀月的話,讓薑葉氣的臉色發青。

“既然你問了,那我就必須說一說了,不知道你是怎麼教育的,夏夏太不聽話太不懂事了!還會和我們頂嘴,一點兒規矩都冇有,之前我過生日她送了一幅畫給我,那副畫看上去就破舊不堪,她說那是什麼古畫,她隨口就說騙人的話,一看就是從小教育出了問題,真以為我們什麼都不懂嗎?”

“不求她和妙妙一樣乖巧懂事,但她做的事太讓我們丟臉了!”

“她這兩天又鬨離家出走,是不是回你那兒了?你告訴她,再不回來,我們就不認她了!就算是回來,也要想著怎麼和我們好好道歉!態度必須要誠懇,否則這一次絕對不會輕易原諒她。



薑葉聽的兩眼泛紅,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她一向與人為善,很少說重話,但現在聽陳秀月將夏夏和林妙放在一起對比,又將夏夏說的一文不值,她再也忍不住了。

“夏夏一向懂事,一定是你們做了什麼事纔會讓她離家出走,我養大的孩子我知道,她絕對不會做出你說的那些事情!該反思的人是你們!該道歉的人也是你們!”

掛斷電話後,薑葉忍不住流淚。

看陳秀月的態度,就知道夏夏在林家過的不開心。

她的夏夏啊!

……

舒夏來到了京市的古玩一條街。

這條街上萬物皆有。

走進來就像是穿越到了古色古香的過去。

舒夏今天揹著的包很大,裡麵裝著她從林家帶出來的古畫。

當初這破碎的古畫就是從這條街,一個擺地攤的老爺爺手中用一萬塊買下來的。

因為儲存不得當,畫卷很破舊,碎成了很多片,她用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修複。

當時老爺爺說這是他爺爺留下來的畫,說是北宋時期的畫,但破成這個樣子,看不出是誰所畫,老爺爺擺攤很久,即便是有人看中了,出價最高也不過一千。

舒夏看出來這是北宋一位畫家的作品,這位畫家喜作煙江雲山,寒林幽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