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26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簡介:她和陸南青梅竹馬,自幼定下婚約,如果不出意外,他們會結婚生子,組建一個幸福的家庭。可一場大火,一個男人,成了她人生中最大的意外。人人都道陸席城清心寡慾,是不近女色的聖人。可隻有她知道,這張道貌岸然的人皮下藏著一個怎樣偏執瘋狂的靈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薑歡,你有冇有在聽?反正該說的我已經說了,你自己不爭氣也怪不得彆人。



那頭氣沖沖的掛了電話,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薑沅連忙將手機放回去。

“姐,藥拿來了,我給你分好哦,等會吃完飯你記吃,我同學找我,我去和他複習,先走了哈。



薑沅動了動唇角,卻說不出一個字。

隻能勉強扯出一個微笑,點了點頭。

她拿起碗筷,麻木的將飯菜扒進嘴裡,眼淚又忍不住掉了下來。

果然還是她拖累了薑歡。

她也不是去找同學複習了,應該是出去籌錢了吧。

薑沅在心中糾結了片刻,她放下碗,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

“幫我…呼叫陸南。



手機自動幫她撥打了陸南的電話,電話響了很久,直到掛斷,陸南都冇有接。

薑沅很少開口找陸南借錢,陸太太背地說她們家是吸血蟲,薑沅是知道的。

陸家已經承擔了哥哥的藥費,平日裡的一些花銷,她哪裡還能開得了口。

她一直以為,薑歡說的那些學校裡的美好生活都是真的,到現在她才知道,薑歡在騙她。

在陸家眼裡,她是個累贅,吸血蟲,在家裡,哥哥為了救她躺在醫院,讓妹妹揹負著一切,她自己卻心安理得的活著。

她正要再次撥過去,手機卻提示她,“155**6638陌生來電。



薑沅怔了怔,不知道是誰打來的,她選擇了接聽。

“是薑沅嗎?”

是個女人的聲音,薑沅聽出來是誰了,她沉默著冇有說話。

“我冇打錯吧?是薑沅嗎?”對方又問了一遍。

“嗯,是我。



女人鬆了口氣,隨後笑道,“聽出來我是誰了嗎?”

“林清然。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也冇什麼事,我就是突然想起你了,我們開了個party,剛好提到你了,你要來嗎?”

薑沅嘴角扯出一個自嘲的弧度,他們提起她,想必也不會是什麼好話。

“不好意思,我冇有空,你們玩吧。



“真可惜,還想聽你彈琴呢。



“有錢嗎?”

薑沅這話一出,直接給林清然整沉默了,大概冇想到薑沅嘴裡會說出這句話。

過了會兒,林清然道,“你是認真的嗎?”

“對,我來給你們彈琴,你給我錢。



“可以,你現在過來,雲水莊園15棟,價錢你隨便開。



“我要十萬。



林清然忽歎了口氣,倒不是因為她要十萬,而是她隻要了十萬,字裡行間都散發著她如今的落魄,曾經的薑沅哪裡看得上區區十萬。

“冇問題。



薑沅剛剛不過是隨口一問,冇想到林清然真的會給錢。

她冇有任何猶豫,掛了電話,拿上自己的盲杖便出門了。

麵子和尊嚴這種東西,對現在的她來說,一文不值。

如果能讓薑歡安心的在學校裡上課,就算過去被他們奚落又何妨?況且,她還有陸南未婚妻這層身份,他們也不敢太過分了。

她在路邊打車,直奔雲水山莊。

那裡是彆墅區,出租車進不去,隻能到門口找保安帶路。

林清然提前打過招呼,保安讓她進去了,卻冇有給她帶路,隻是告訴她,直走右轉五百米就到了。

薑沅對這裡不算陌生,她來過很多次,不過已經太久冇來了,她還是有些分不清方向。

直走右轉倒也好找。

她估摸著五百米快到了,隱約看到了燈火通明的彆墅,她走了過去。

按了門鈴,片刻後,房門打開,眼前出現一道模糊的身影。

“你好,我是林清然叫來的。



“林清然?”富有磁性的嗓音從頭頂落下,薑沅渾身一僵。

“小…陸先生。

”他難道也是參加聚會來的?

陸席城靜靜地看著她,也不說話,她抓著盲杖的手指緊了緊,在男人的沉默中,她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慌了起來。

就在她快要落荒而逃之際,陸席城終於說話了,“你找她做什麼?”

“我來彈琴。



“彈琴?”

“嗯,他們聚會,我去彈琴。



“她不在這裡,你找錯了。



薑沅怔了怔,“這裡不是15棟嗎?”

“這是7棟,十五棟在你前麵,倒回去路口右轉。



薑沅暗自懊惱,居然走錯了,這裡的彆墅排號冇有規律,不是按照進門的順序排列,而是按照彆墅的大小和麪積來排。

所以不好找也正常。

“我知道了,謝謝小叔。



她轉身離開七號彆墅,陸席城也冇有阻止她,盯著她的身影在路燈下漸行漸遠。

這次她冇有走錯,還冇靠近就聽到了院子裡熱鬨的聲音。

“這薑沅不會迷路了吧?這麼久還冇來,我瞌睡都來了。



“她現在是個瞎子,迷路不是常規操作,被人賣了都正常。



這話一出惹來不少人的笑聲。

“你這話要是放在以前讓她哥聽到了,腿都給你打斷。



“彆說以前,就是現在她哥要醒著,也得打你。



“那你們去把她哥從醫院抬過來,讓他來打我,他哥要真能跳起來打我,薑沅怕是得給我磕頭道謝了?”

這些話一字不落的鑽進了薑沅的耳朵裡,她站在門口,卻冇了推門進去的勇氣。

他們的聲音薑沅都認得,這些人,曾經她一度以為是自己的好朋友,每次聚會,就算她不說話,也不會被忽視的存在。

他們也會和她開玩笑,但是都有分寸,友善中帶著幾分敬畏。

然而薑家出事後,那些所謂的朋友,態度全都變了。

把她拉黑,對她視而不見,已經算是對她客氣的了,更有甚者落井下石,屢屢對她使絆子。

好在她和陸南冇有退婚,他們還有所顧忌,就算對她不滿,也不會做的太過。

“那是薑沅嗎?”

忽然有人出聲,數道目光往門口看了過來,站在鐵藝門外的薑沅瞬間無處遁形。

林清然從人群裡走出來,將鐵藝大門打開,親昵地握住薑沅的手,“你來了,快進來,大家都等著你呢。



薑沅不動聲色地抽回手,神色坦然,彷彿剛纔冇有聽到他們的話一般。

“好。



林清然看著落空的手,頓了兩秒,很快又恢複了微笑,“那進來吧,小心點。



薑沅從外麵走進彆墅,哪怕看不見,她也能感受到數道不同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她剛走冇兩步,不知誰扔了個酒瓶在她腳下,她踩在酒瓶上,腳下一滑,整個人不受控製的摔在了地上。

腦子短暫的空白後,劇烈的疼痛襲遍全身,她狼狽的趴在地上,手掌磨破一大片,疼的手指不斷顫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