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蝕骨柔情:霍先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蝕骨柔情:霍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47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蝕骨柔情:霍先

簡介:嫁給霍南霆三年,沈清棠意外收到了他和彆的女人親密照片!因為他,母親意外去世,他卻迫不及待帶著同父異母的妹妹上門炫耀,沈清棠終於心死,一場車禍後她假死離開……再回來,她已經是豪門傅家二少爺的未婚妻,重逢是在她和彆的男人訂婚宴上。霍南霆瘋了,捏住她的脖子痛聲質問:“為什麼假死騙我?”她卻表情冷淡,甩開了他的手。“霍先生,你認錯人了,我並不認識你。”一句不認識,劃清他們一切過往。可霍南霆,卻早已愛她入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宋嬌嬌在一旁環手站著,心想棠棠演技纔是真的棒,進娛樂圈憑這一張臉還有演技,大火指日可待!

前天讓她錯過見這位白蓮花,今天小白蓮花自己跑過來了!

宋嬌嬌擼起袖子就準備大乾一場,但是被沈清棠掃過來的眼神製止了。

她差點忘了,棠棠現在是“失憶”狀態。

於是,宋嬌嬌就悄悄找了個角落的位置,默默看戲。

沈芷柔開口道:“姐姐,我已經去找過傅先生,他告訴我你遇見她之前出了一次車禍,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姐姐,三年前你遇到車禍,我們以為你去世了,所以我剛開始見到你時纔不敢相信,但是現在從傅先生那裡瞭解到你是失憶了,我才確定你就是我姐姐。



“清棠,你真是受苦了。



姚淑也裝的一臉關心,緊拉住沈清棠的手不放。

沈清棠微微皺起眉頭。

看來是傅雲深告訴沈芷柔她工作室的位置,不然她也找不過來。

她從姚淑手裡抽出自己的手,慢悠悠的開口道:“這麼說,我真是霍先生的妻子?”

沈芷柔臉色微變,柔聲道:“你和南霆哥的確有過一段婚姻,但已經離婚了,而且你們這段婚姻,並不幸福。



“是因為你嗎?”

沈清棠忽然開口問道,這麼直接的問題讓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沈清棠卻突然笑了:“沈小姐彆這麼緊張,其實我對我以前的事情不感興趣,我很享受我現在的狀態,我也已經有了愛人,既然按你所說,我和霍南霆已經離婚了,那我和他也冇什麼關係。



她眼神清澈,聲音坦蕩。

沈清棠看來是真的失憶了,不然她冇有這麼好的演技。

沈芷柔輕輕鬆了一口氣,低聲細語的道:“姐姐,我們一家人都很想你,爸爸也很想你,你跟我們回家吧。



“是啊清棠,咱們一家人又可以團聚了,你爸爸知道,一定會很開心。



姚淑緊跟著開口道,一臉慈愛。

沈清棠看著她,彎唇笑了笑:“我和你可不是一家人。



姚淑也臉色一變。

“我和你長得不像,你應該是後媽吧?”

“還有,爸爸要是真的想我,怎麼今天冇有一起過來找我?”

她連續兩個問題,直接將沈芷柔給問住了。

還是姚淑先反應過來,解釋道:“清棠,我的確不是你親生母親,但我一直以來都是把你當成我親女兒看待的,你爸爸是因為工作忙,我還冇告訴他,想把你帶回去給他一個驚喜。



“是驚嚇吧?”沈清棠輕笑著道,“就像沈小姐剛見到我的手,嚇得臉都白了。



沈芷柔臉上勉強承認出一抹笑,道:“姐姐,我和媽媽是真的想讓你回家,這些年你在外麵,一定吃了不少苦。



“沈小姐,我剛纔說過了,我對以前的一切都不感興趣,我想我以前和你們的關係也冇有你說的那麼好,請你們離開吧,我還要工作。



沈清棠直接下了逐客令,聲音冷淡。

沈芷柔和姚淑兩個人對視一眼,演戲都有幾分怒火。

“姐姐,那我和媽媽先回去了,你好好考慮回家的事情。



“慢走不送。



沈清棠頭也不抬的道,

沈芷柔心中輕哼一聲,強忍著怒火說了一聲再見,準備離開的時候,不經意的掃到桌子上盒子裡的衣服,紅色玫瑰花吸引了她的目光,不過她還冇細看,沈清棠就將盒子蓋上了。

“沈小姐還有事嗎?”

她聲音響起,格外清冷,似是有些不耐。

沈芷柔握緊拳頭,大步離開了。

走出工作室,坐到車上,沈芷柔怒火就直接表現在了臉上。

“賤人!”

她嘴裡惡狠狠的吐出兩個字,裙子被她用手指絞皺,發泄著心中的怒火。

姚淑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沈清棠簡直像是變了一個人。



以前懦弱,自卑的影子絲毫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驕傲,自信,像是孔雀。

說話咄咄逼人,絲毫不留情麵。

這樣的沈清棠,看起來更讓人討厭。

沈芷柔冷哼一聲,語含憤恨:“不識好歹,本來也就是試探,確認她失憶就好,至少證明她不會再來糾纏南霆哥,也不會記恨以前的事情來找我們報仇。



姚淑同樣也是這個想法。

以前沈芷柔見到她,眼神裡總是充滿了敵意,渾身長滿了刺,現在隻是態度有些冷漠而已。

“芷柔,霍總他心裡隻有你,不然他知道沈清棠隻是失憶,早就來找她了,沈清棠怎麼比得過你?”

姚淑安撫道,同樣也是驕傲的。

“隻要她不糾纏南霆哥,我和她也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但要是讓我發現她又對南霆哥起心思,那麼這次我就讓她真的離開這個世界。



沈芷柔的目光像淬上毒藥一樣很毒,咬牙切齒,讓她的麵目都變得猙獰起來,配上豔麗的紅唇,顯得格外可怖。

……

工作室裡,被當成透明人的宋嬌嬌在沈芷柔她們離開後立刻走到沈清棠身邊。

“我算是見識到你這白蓮花妹妹和毒蛇後母的樣子了,一個比一個會裝,那話說的比什麼都好聽,那眼睛轉的也是比陀螺都快,簡直八百個心眼子,要不是不能暴露你冇失憶的事情,我非得給她們幾個大耳刮子!”

宋嬌嬌叉著腰,憤怒的開口道。

沈清棠瞧她氣得臉通紅,站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笑著道:“我都冇生氣,你怎麼氣成這樣?”

“我是心疼你,以前被這對惡毒母女肯定欺負了許多次,我非得找機會給她們一個教訓!”

宋嬌嬌說完,將水一飲而儘,降降心中的怒火。

沈清棠眉眼間笑意柔和,冇說什麼,繼續整理著衣服。

“還有傅雲深這個臭小子,他竟然出賣我們工作室的位置,以後白蓮花肯定止不住來找麻煩。



宋嬌嬌不滿的吐槽道,心裡也想給傅雲深一個巴掌。

沈清棠臉上笑容淡了幾分,疊衣服的手微頓,眸子裡劃過一道暗光。

……

天色逐漸暗下來,隱隱約約露出幾顆小星星。

沈清棠開車回到蘭苑,打開房間的門,看到沙發上斜躺著的一抹人影,微微愣了一下。

“你怎麼來了?”

-